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只想安静地抄书啊在线阅读 - 第399章 不将就

第399章 不将就

        “这样吧,你们和他续约,新合同只签2年,或者2+2。其余条款,你们看着办。违约金,就1.5个亿吧。1年半以后,我出违约金来挖他。”杜采歌给出条件。

        这个金额,是他反复计算过的。

        上一世他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几年,对于一线明星的违约金,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少的一个亿,多的也就三四个亿。

        什么七八亿、十来亿的,那是唬人的。

        而蔚蓝星这边,1.5亿大华元相当于4亿多、接近5亿的软妹币了,这个违约金,配得上姜佑曦的身价,也不至于高得离谱。

        高出来的那一部分,是给华宇娱乐的补偿。

        以姜佑曦目前的4年合同,如果华宇娱乐铁了心要在他身上捞钱,4年赚回4个亿并不难。

        只是华宇娱乐是一家有人情味的公司,不会这么做而已。

        当初姜佑曦想沉下心来训练、提升,没有接商演、不去跑通告,华宇娱乐也容忍了他。

        所以杜采歌哪怕想挖姜佑曦走,也得顾念着这点香火情。

        尽管现在他只花5000万就能把姜佑曦挖走,但这样就太得罪人了,也让姜佑曦以后不好面对华宇娱乐。

        而之所以承诺一年半之后再挖姜佑曦,也是让华宇娱乐赚点钱吧。

        毕竟,华宇娱乐花了那么大代价培养姜佑曦——虽然在姜佑曦这一个人身上,花得并不多。

        但却是在几十、几百个练习生里,才培养出一个能赚大钱的姜佑曦。

        培养这几十、几百人花的钱,其实都是成本。

        杜采歌如果只花5000万挖走姜佑曦,华宇娱乐虽然不至于说亏本,但也是几年的时间成本打了水漂,肯定会很不舒服。

        所以,综合考虑后,杜采歌给出了这个条件。

        杜采歌说完,唐业执吧嗒吧嗒地抽着没有点燃的香烟,不做声。

        李筱琼也一脸平静,神色不露端倪。

        “你怎么说?”杜采歌问。

        “有什么好说的,”唐业执看他一眼,中气十足地说,“你自己都说了,这是小事。既然是小事,就没什么好说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麻痹的老子还会为了这点小事和你计较不成?”

        李筱琼也笑眯眯地,语气温婉:“只希望以后和海明威老师还能有合作的机会。”

        “我来翻译一下:以后拍电影也好,搞音乐也好,记得带我们一起玩啊!”唐业执说。

        “那就不计较了。如果你以后觉得亏了,只管找我要别的补偿。”

        “我特么现在就觉得亏了,”唐业执哈哈一笑,“拿10首歌来补偿我脆弱的心灵!”

        “我的歌,从不随便给人。”杜采歌语气淡淡的。

        李筱琼瞳孔一缩,虽然没有露出不悦的表情,但脸上的微笑显然僵硬了。

        唐业执却是笑着一拍桌子:“好!回头就给你。”

        李筱琼迅速扭头看他,用目光询问:给他什么?

        唐业执摇摇头:你别管。

        唐业执太清楚这位忘年交的性子。

        不管是以前叫林可的时候,还是现在改名叫海明威了,他的歌,确实从不随便给人。

        不是不给别人,而是一定要给对人。

        所以,如果自己想捧谁,就录好音让杜采歌去好好听一听,杜采歌自然能拿出适合的歌曲。

        而如果自己推上前台的人实在上不了台面,杜采歌也是宁愿得罪朋友,也不将就的。

        谈到这里,事情基本也就妥了。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闲聊。

        接近中午的时候,杜采歌起身告辞,让范玉弘载他去魔戏附近,请魔戏的几位老师吃饭。

        杜采歌当然是不认识魔戏的人,不过之前有许清雅牵桥搭线。

        加上他自己是逐梦互娱的老板——是的,对方更看重他资本的身份,而不是导演的身份——所以结交魔戏的老师,倒也不难。

        关键是,他也没求人家办事,就是交个朋友。

        所以这些老师也并不抗拒。

        杜采歌的目的,一方面是考虑到妹妹想来魔戏读书,另一方面也是想代表逐梦互娱和魔戏建立起一定的合作关系,以后可以从魔戏招募合适的编剧、演员、和其他相关从业人员。

        前一个原因相对而言更重要些。

        毕竟,逐梦互娱和魔戏合作,完全可以由别的高层来进行交涉。

        他就是一个搞艺术创作的,并不喜欢社交。

        要不是为了杜媃琦,他才懒得搞这些。

        目前他接触的魔戏老师,层次都不算高,最高也就是资深教授,和中层行政人员。

        更高层的比如系主任,副校长这些,只能慢慢接触,一步步来。

        一顿饭吃得还算顺利,和这几位老师也算是认了脸。

        吃完饭,范玉弘又送他去和孟兆龙汇合。

        路上杜采歌说:“范哥,你儿子是个有本事的,眼看可以赚大钱了;你自己现在也不缺钱。我虽然很需要你帮忙,但实在不想你影响身体。要不你看这样,你帮我搭建好一个团队,以后你只负责总领一些事情,具体事务安排下去让别人做,你也能清闲一点。”

        范玉弘笑道:“我早就有这个考虑了,还等你来过问。你放心,我不会逞强,我还想多活几年享享福呢。”

        “别光说不做。”

        “我总得给你组一个称心的团队啊,不能随便拿些歪瓜裂枣来糊弄你。你也知道,我之前带的团队,其实我是不太满意的,肯定不能拿来坑你。”

        杜采歌是真的关心他,“世事哪能尽如人意,差不多就得了。”

        范玉弘给了他一个准信:“一些人我还在观察,等过完年吧,过完年我就陆陆续续开始把人带到你身边,磨合一下。”

        把杜采歌送到地头,范玉弘就先离开了。

        他其实忙得不可开交,杜采歌把摊子铺得太大,虽然最累的是杜采歌本人,他也好不到哪去。

        光是《鬼吹灯》的版权问题,包括实体出版版权、海外(东南亚等华语地区以及樱岛等大华国文化辐射区)的实体出版版权、有声读物版权、影视版权等,他和人开会碰头、聚餐、私下会谈的总时间就不少于300个小时了。

        而杜采歌的另外几本小说,那些童话,音乐,漫画,每一样都要牵扯他的大部分精力。

        而他现在的团队,其实并不得力,是之前为了养家糊口匆匆组建的,其中一些人他完全信不过,很多事他都得亲力亲为。

        忙到现在,他是真的感觉身体有些吃不消。

        所以,就算杜采歌不说,他也打算组建新团队来接班,自己要退休——不是去享福,而是疗养。

        否则的话,别说5年了,他连3年都很难活到。

        ……

        其实,在上次试镜《唐探1》男主角未果之后,杜采歌曾一度有过幻想。

        想到以前看过的网络小说里的桥段,他曾想象会在某个话剧团里找到一个青年才俊,也曾想过会偶遇一个曾经出过事的劣迹艺人。

        然而,这些小说里的桥段并没有发生。

        在那次试镜一批二线男演员无果后,孟兆龙虽然没有大张旗鼓地搞海选,但又陆陆续续发布了几次公告,也向相熟的业界朋友、熟人打听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这阵子,他拿到了超过200份的简历,都是四五线,甚至十八线的小演员。有的简历还附带一段视频。

        又通过层层筛选,这次他和杜采歌一起圈定了20多人,给这些人发了消息,组织进行一次试镜。

        一个两个,三个五个……

        一个个男演员走进试镜的房间,进去的时候,他们或紧张,或竭力表现得平静;或是胸有成竹,或是惴惴不安;或是势在必得,或是抱着无所谓地随便一试的态度……

        又一个男演员道谢后,走出房间,还体贴地关上门。

        “杜导,其实刚才那个谭全雄还挺不错的,不再考虑考虑?”

        杜采歌摇摇头:“矮子里拔高个罢了。这部戏的主角,绝不将就,一定要找到合适的。”

        “我觉得还算合适啊……”孟兆龙嘟囔道。

        杜采歌一时间有些动摇。

        仔细想想,《唐探1》的导演并不是他,而是孟兆龙。

        是不是应该让孟兆龙做主,来定下男主角人选呢?

        毕竟,要与这个男演员合作的,是孟兆龙啊。

        但很快杜采歌便摇摇头,动作缓缓的,却很坚决。

        虽然他自己也是一名导演,很能理解孟兆龙。

        但他现在来参与试镜选角,是作为资方。自己要考虑的,是如何保障《唐探1》这样一个好的剧本,能尽量被拍好,得到足够的口碑与票房回馈。

        孟兆龙的感受,反而是最不需要考虑的事。

        孟兆龙还没证明他自己,他究竟能不能拍好商业片?

        这是无法确定的事情。

        所以杜采歌只能尽力去满足拍好《唐探1》的各种条件。

        比如,和孟兆龙深入讨论,帮助促使孟兆龙形成拍摄思路。

        比如,请来优秀的演员。

        还有,聘请熟练的剧组。

        哪怕是将孟兆龙作为提线木偶,也要确保这部电影的票房和口碑不会太差。

        孟兆龙也懂这一点,他也是在从一个文艺片导演向商业导演进化,懂得在这样的商业制作中,导演受点委屈是难免的事。

        “叫下一个进来吧。”杜采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