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只想安静地抄书啊在线阅读 - 第240章 苏曼芫终于承认

第240章 苏曼芫终于承认

        帖子的名字是:苏曼芫终于承认了。

        杜采歌点进去后,发现这是一个搬运贴,搬运的是今天苏曼芫接受采访时的内容,各大门户网上都能找到。

        杜采歌快速扫了一遍,主要内容是苏曼芫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承认,她和林可曾经交往过,但是拒绝透露更多的消息,只说“曾短暂地和林可交往,后来发现两个人有太多不合适的地方,便果断分手了。”

        被问及“是否还关注林可,知不知道林可现在改了艺名叫‘海明威’”时,苏曼芫“嫣然一笑”,回答说:“往日不可追,已经不再关注林可。”

        “但还是希望他能一切顺利。”

        “不太清楚海明威和林可是否同一个人,没去询问过圈里的朋友。”

        “让过去的,都过去吧。”

        苏曼芫以前在被问到关于林可的话题时,都是说“我们是好朋友”“请不要捕风捉影”“我们的友谊是纯洁的”。

        这还是她第一次公开和林可的男女朋友关系。

        杜采歌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这个女人……在打什么算盘?

        想了半天,他也没能得出什么有意义的结论。

        总之,不管她想要什么,杜采歌绝不惯着她。

        通过最近获得的一些记忆碎片,杜采歌已经对她形成了一个较为立体的印象。

        这就是一个高段位的绿茶,很聪明,很有手腕,曾经把原主耍得团团转。

        不去报复她的原因,仅仅是杜采歌不想脏了手。

        可如果她敢在自己面前蹦啊蹦地,杜采歌也不介意顺便地反手一抽把她pia在地上,再踏上几脚。

        这不是记不记仇的问题,男子汉大丈夫不应该记仇,他一点都不记仇,只是单纯地看她不顺眼。

        另外,在这次采访中,苏曼芫还承认,她已经接到了“音乐新力量”节目组的邀请,正在认真考虑是否以导师的身份参加即将启动的“音乐新力量”第二季录制。

        关掉帖子,杜采歌往床上一躺。

        闭上眼,眼前就浮现段晓晨那娇艳欲滴的红唇。

        他用枕头蒙住头,回忆着陈泉老师给他催眠时的句式,好一会儿才睡着。

        ……

        次日上午,他和段晓晨聊了一上午关于注册新公司的事情。

        本来他还担心会被段晓晨揩油,不过欧阳晋也在场,所以段晓晨还算规矩。

        段晓晨这阵子,除了开演唱会,大部分精力都用来想这事,对杜采歌关心的几个问题,她都提出了解决的思路。

        杜采歌听了,细品一阵,觉得还算靠谱。

        虽然颜颖臻那边一直没给他回馈,没告诉他怎样用互联网思维去经营一家娱乐公司。

        但是按照段晓晨现在的这些规划,也是有较大的可能将公司良好运转下去的。

        “我再考虑一下,尽快给你答复。”出于谨慎,杜采歌没有立刻答应。

        段晓晨不以为意,伸了个懒腰,“随你的便,反正我最迟7月底之前就去注册公司。如果你那个时候还没决定好,也没什么关系,大不了注册资金少一点而已。等你考虑清楚了,我随时接受你的注资。”

        她含情脉脉地看着杜采歌,“一年也好,十年也好,总之我等你。”

        “扑哧!”欧阳晋在旁边忍俊不禁,“你们别肉麻行不?注意照顾旁观者的心情,我刚和男朋友分手,每天借酒消愁呢!”

        杜采歌之前和段晓晨煲电话粥时就知道了欧阳晋的姓取向,对此他不评价。笑了笑,说道:“据说是因为你最近工作太忙了?我得批评晓晨,不能这么压榨你。”

        “是吧,杜哥还是够意思的,”欧阳晋也有一双桃花眼,但是并不显得妩媚,他是那种很man的类型,估计是攻而不是受,“其实,我个人真的很看好你们的强强联手。如果你们别步子迈得太大,稳扎稳打。以你们二位的金字招牌,绝对能搅动风云的。”

        “我再考虑考虑。”杜采歌坚持道。

        ……

        下午,杜采歌和范玉弘、姜佑曦、程明明四人一齐返回魔都。

        在飞机上,姜佑曦兴奋地说,昨晚在段晓晨的演唱会一亮相,他的微博粉丝数又暴涨了一截。

        “我现在随便更新一条微博都有几万人点赞或转发!”

        “你牛。”杜采歌说。

        这时程明明幽幽地开口:“昨晚你的团队给你更新了一条微博,内容是‘喜欢么?’就三个字,加一个标点符号。”

        “然后呢?”坐在前面的范玉弘颇有兴趣地回过头问。

        姜佑曦低下头。

        程明明幽幽地说:“然后,在我登机前,点赞、评论和转发已经达到了70万+。”

        杜采歌迟疑道:“我现在到底有多少微博粉丝了?”

        “没怎么涨,还是500万出头,现在增长已经陷入瓶颈了,”范玉弘告诉他,“关键是,其中活粉的比例很高。虽然其中一部分是黑粉,但也是活的。”

        杜采歌点头表示了然。

        然后大家一起看着姜佑曦。

        你就是个臭弟弟……

        ……

        在魔都下飞机后,他们四人一起吃了顿饭,才各自回家。

        杜采歌刚回到家里,就迫不及待地给颜颖臻打了个电话,询问余鱼之事。

        “别急,我会处理好,只是需要一点时间。你要是不相信我,也可以去拜托别人。”颜颖臻有些不耐烦。她还在加班,到现在晚饭都还没吃。

        “我怎么可能不相信你,你放手去做,我等你的好消息,”顿了顿,杜采歌问,“你是在公司?”

        “是啊,你准备给我送晚餐么?”

        “我可以帮你打个电话订外卖,你们公司附近有几家不错的餐厅是可以送外卖的。”

        “哼,男人呐。”

        杜采歌不理她的吐槽,“晚上把采薇送来么?”

        “我这就安排。”说完她匆匆挂了电话。

        杜采歌又试着联系余鱼,她的手机还是关机。

        又去对面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

        杜采歌猜测,余鱼或许是去酒吧唱歌了吧。

        10点钟,一个长得和陈馥芳有几分神似,但是明显年纪大了很多,体型也胖得多的女人将采薇送到了杜采歌的家门口。

        “陈姐,请进来坐!”杜采歌招呼道。

        这位大陈姨显得很拘谨:“我就不进来了,回去还有事。”

        又摸了摸采薇的脑袋:“采薇已经洗漱完了,可以直接上床了。”

        “粑粑我好想你!”大陈姨走后,采薇高高兴兴地和杜采歌腻了一阵,便从书包里拿出一堆纸片、胶水、小剪刀等摊在茶几上,一边打着呵欠,一边剪纸。

        “宝贝你这是做什么呢?”杜采歌旁观了一阵,忍不住问道。

        “麻麻快过生日了,”采薇像小奶猫一样,因为困倦而细声细气地,“我给麻麻准备生日礼物。”

        “你妈妈哪天生日?”

        “明天,还要过一天。”小采薇说。

        “明天的明天?”

        “恩。”

        “那就是后天。”

        “对,后天!”又学会了一个词汇,采薇表示很开心。

        杜采歌迅速算了一下:6月12日。

        自己是否该准备什么礼物呢。

        作为前男友,送什么礼物合适?

        等等……

        6月12日。

        0612。

        杜采歌终于知道颜颖臻的手机号码有什么涵义了,禁不住有些感慨。

        范哥说得对,她虽然很有钱,但是却很傻。

        原主对她不能说完全没有感情,通过那些记忆碎片,杜采歌感受得到。

        感情还是有那么一点,喜欢,欣赏,欲望,都有一点。

        但更多的还是将她当作一个有价值的猎物去征服、逗弄。

        原主对苏曼芫那才是真爱——可惜苏曼芫对原主却是玩弄于股掌之间。

        只能说是一物降一物吧。

        所以,回到当下,礼物还是要送的。

        对了……采薇也要过生日了,也该准备送给采薇的礼物了。

        要不,去买两件衣服,亲子服装,一件送给颜颖臻,一件送给采薇?

        根据陈泉提供的资料,原主曾经在采薇生日时,把当时市值十几亿的至臻文化送给了她。

        而经过了几年的高速发展,现在的至臻文化已经市值接近100亿了,和创始中文网的市值差不多。

        杜采歌当然没能力再送个这么贵重的礼物。

        别说100亿了,100万都送不起。

        但是,礼物嘛,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

        就送给她们母女每人一件羽绒服吧。

        搞定。

        等采薇半睡半醒地做完了生日贺卡,杜采歌把她抱到床上,没一会她就睡着了,根本用不着杜采歌讲故事。

        看了一会她可爱的睡像,杜采歌蹑手蹑脚地退出来,忽然有人敲门。

        杜采歌过去开门一看,余鱼垂头丧气地站在那儿,一副完全被玩坏了的样子。

        “怎么了?”杜采歌让她进来。

        余鱼闷闷不乐,低着头走进,连鞋也忘了换,木头桩子一样重重地坐进沙发。

        好半天才嗫嚅道:“老师,对不起!”

        见她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杜采歌大感头疼,忙安慰道:“你慢慢说,慢慢说,不管什么事我都原谅你。”

        “哇!”他这么一说,反倒是打开了某个开关,余鱼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老……老师!我对……对不起你!呜呜呜!我对不起你!”

        “到底怎么了?”杜采歌很是疑惑,开玩笑说,“你该不会是又拜了个老师,觉得一脚踏两船,过意不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