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只想安静地抄书啊在线阅读 - 第192章 王者苏曼芫,青铜段晓晨

第192章 王者苏曼芫,青铜段晓晨

        戴着棒球帽、大墨镜的女人匆匆走来,“不好意思,公司有点事耽搁了一下。你饿了吧?”

        她的声线很轻柔,甜甜的还有点黏。

        听到她的声音,杜采歌总会想起小时候吃的棉花糖。

        此时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正处于旁观状态,看着这一场记忆碎片中的情境。

        他发现自己伸出手,想去搂着这个女人。

        “不要,这里熟人多,被人看到了不好,”女人躲闪了一下,抬起头,明亮的眼睛里有着浓浓的警告,“别挨我太近。”

        杜采歌能感受到原主当时的无奈,对这个女人的怜惜宠爱,以及一点转瞬即逝的怒火。

        这个女人的形象,立刻和他在网上看到的歌后苏曼芫照片重合起来。

        一个高挑、苗条的女人,有着超模的身材,瓜子脸,微笑甜美,一对不大、但是特别明亮的眼睛,显得俏皮的短发。

        从颜值上来说,苏曼芫其实是要逊色于段晓晨的。

        但是她有种令人心疼的气质,给人感觉她其实内在很柔弱、总是在强撑。

        让人忍不住想要抱住她,为她挡风遮雨。

        “你开了车来么?”她问。

        “开了,停的地方离这里不远。”

        “那走吧。”

        一边走,两人一边碎碎聊。

        到了一辆火红色的老款迈巴赫车上,苏曼芫说:“去哪吃饭?”

        “有个朋友开了间小餐厅,我们去捧捧场。”

        苏曼芫皱了皱眉,“圈里人还是圈外人?”

        “圈外的。”

        “那行。”

        苏曼芫摘下棒球帽和大墨镜,甩了甩秀发。

        “下半年给我做张专辑吧。”

        “我暂时不想写歌。”

        苏曼芫扭头看着他,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杜采歌听到原主无奈地说:“放我一马,行不行?让我缓一缓。我才说了要退出娱乐圈,你不能让我这么快就打自己的脸吧?”

        苏曼芫生气地哼了一声,看着前面:“你什么时候那么在乎别人的看法了?而且就算怕打脸,你可以换个马甲啊。”

        原主摇摇头:“你已经是歌后了,急什么,自然有大把的音乐人想要和你合作的。”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就问你,到底给不给我写歌?”

        “过两年吧。”

        “停车。”

        “什么?”

        “我让你停车。”

        原主将车靠边停下。“怎么了啊?”

        “我不想吃饭了,你自己去吃吧。”苏曼芫拉开车门,踏了下去,又扭回来看着杜采歌,“我这一点小小的要求,你都不愿意满足我?”

        杜采歌低着头,一言不发。

        苏曼芫失望地说:“还说你爱我,为我牺牲一点就不乐意了?你知道我为你牺牲了多少吗!”

        “我现在没有写歌的灵感。”杜采歌轻声说。

        “没空听你找借口。”苏曼芫灵活地跳下车,重重地关上车门,头也不回地走远。

        杜采歌感到原主落寞地看着她的背影,喃喃自语:“不能给你写歌,我就没有价值了么?就不值得被你爱了么?”

        ……

        次日一早,杜采歌快节奏地锻炼、浇水、吃早餐,然后匆匆出门和范玉弘碰头,把合同签了。

        从今开始的3年内,范玉弘将成为他的经纪人,并负责为他组建一个团队,来打理他一切工作方面的事务。

        “合作愉快。”签了字以后,杜采歌和范玉弘握握手。

        范玉弘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不同了。他笑着问:“你和小颜联系了没有?”

        “联系了。”

        “你不是说找她有事么,事情办好了?”范玉弘关切地问。

        杜采歌想了想,采薇的事情还是别泄露比较好,因此点头说:“都差不多了。”

        “那就好。”范玉弘也没多嘴。

        接下来他和杜采歌商量了一阵接下来工作的重心:经营书粉,打理好微博等社交工具,在《诛仙》《鬼吹灯》的版权谈判中争取更大的利益。

        和范玉弘碰头完,杜采歌没有立刻回去。

        看了看时间,他前往约定的咖啡厅,准备接受一个门户网站娱乐频道的专访,这是唐业执给他派的任务。

        杜采歌到得点早,到了后自己先点了杯咖啡,然后回忆昨晚收获的那一枚记忆碎片。

        从那惊鸿一瞥中,杜采歌能觉察到原主当时矛盾的心理,也能清晰地看得懂苏曼芫调/教备胎的手段。

        杜采歌他自己并不算是“玩家”,上一世在穿越前虽然同时交往着两个女朋友,但其实他经历过的女人还不到5个。

        当年圈里就有人议论,杜采歌是最难被拿下的导演之一,咖位不是顶尖,谱却摆得特别大,人家第二线顶尖的花旦倒贴他都不搭理。

        作为一个身家几千万的知名年轻导演,又是身在污秽的娱乐圈,他算是出淤泥而不染,洁身自好的典范了。

        所以杜采歌其实并不是很懂女人。

        经历得不够多,情商又不算高(杜采歌:谁说我情商不高?敢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自然不懂女人那些微妙心理、精妙手段。

        但是这个圈里那些女人的养鱼、撩人等手段大多都很高超,看得多了,杜采歌自然也能领略一点。

        苏曼芫就是那种很有心机手段的,段位至少是铂金,距离王者也不远了。

        与苏曼芫相比,段晓晨的那点小心机真就是妥妥的倔强青铜级别。

        凡事都是比较出来的。

        之前杜采歌觉得段晓晨太有心机了,而且太强势,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但是对比一下颜颖臻的强势,再对比一下苏曼芫的心机……

        杜采歌只想给段晓晨比个心。

        正在琢磨着,一股香风袭至。

        杜采歌抬头一看,一个打扮入时,差不多有70分级别的美女站在他面前,端详了片刻,笑道:“是海明威么?我是孙甜。不好意思,有点堵车,迟到了。”

        “你好,孙记者,现在还不迟,请坐吧。”杜采歌懒洋洋地没动,算是不太客气地招呼了一句。

        这是一个四人座的卡座,杜采歌是想让这孙姓记者坐在对面,可是她却径直贴着杜采歌坐下,只穿着丝袜的大腿几乎挨着杜采歌的腿,笑吟吟地说:“海明威,很高兴认识你。”

        杜采歌之前看她打扮得比较艳,脸上的表情也很世故,感觉她起码二十七八,甚至三十岁了。

        但此时挨得近,仔细一看,她的皮肤状态表明她绝不超过24岁,应该是刚毕业不久的样子。

        这么年轻的女孩子,从打扮、从行动来看,似乎过于成熟了,一些套路让人不太舒服。

        杜采歌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保持着基本礼仪的微笑:“你想喝点什么?然后我其实也挺忙的,我们赶紧把专访给做了吧,我会全力配合。当然有些私人问题我是不会回答的,请你谅解。”

        孙甜却是从喉咙里发出一串撩人的笑声,手似乎不经意地从耳垂、嘴边滑过,说道:“不用那么赶时间吧,我们先坐一会,喝点东西,随便聊聊,彼此熟悉一下吧。”

        顿了顿,又低回婉转地说:“这里不太适合采访,我在酒店开好了房间,等我们去房间里再做‘深入’采访,好么?”

        说着,左手仿佛不经意地挨了挨杜采歌的大腿,然后又若无其事地扯了扯她的裙子,似乎只是在整理裙子而已。

        杜采歌自然明白自己正在被套路。

        他皱皱眉,霍地起身,在孙甜诧异的目光中,坐到了对面,语气平静地开口:“不好意思,我确实挺赶时间,让我们尽快开始专访,早点完成行么。”

        孙甜拨了拨发梢,抿抿嘴唇。

        她是有些诧异,因为她之前做过功课,这位以前据说是个色中饿鬼,来者不拒的那种,睡过的女人都有接近一个加强连了。

        没想到现在竟然变得油盐不进。

        她不由得有些遗憾。

        海明威最近是个话题人物,如果给他舔舔,在短暂的爆炸后,也能拿到一点爆炸性的新闻,她绝不会介意。

        何况他还这么帅气,哪怕他实在提供不了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她至少也完成了一次集邮,不会认为自己吃亏了。

        但现在既然对方把态度摆明了,她也不想自取其辱。

        何况据说他脾气很暴躁的,如果自己再说些不合适的话,让他拂袖而去,无法完成采访任务,那就损失大了。

        她勉强挤出一个微笑,然后利索地拿出录音笔等,“你确定要在这里?这里的环境真的不好。”

        “就在这里吧。”杜采歌坚持。

        “那好吧。”

        这时她才招招手,让服务员过来,点了一杯拿铁。

        “让我先喝点咖啡,提提神,润润喉。”

        杜采歌有点不耐烦了,但这也算是合理要求,因此点点头,冷漠地看着窗外。

        孙甜又说了几句闲话,尝试和他拉近距离,杜采歌都只是“恩”“哦”简单地回应。

        孙甜突然觉得一股委屈感涌了上来。她用开玩笑的口吻说:“海明威,你不会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吧?这么一位美女在你眼前,你说话都不看着我的?”

        杜采歌看了一眼柜台,咖啡师正在处理咖啡。

        他收回目光,语气淡淡的:“我对你没什么意见,也不想随意评价别人。我不会轻易质疑你的专业性,但也请你拿出最好的状态,让我们把这次专访完美地处理好,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