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只想安静地抄书啊在线阅读 - 第179章 大魔王的黑手

第179章 大魔王的黑手

        大家都说《诛仙》好看,剧情感人,水军们就批判《诛仙》剧情散漫,许多人物写着写着就不见了,为了煽情而狗血。

        粉丝们热议《鬼吹灯》,他们就批评《鬼吹灯》宣扬封建糟粕,鼓吹不道德的盗墓行为,教坏了小朋友,人物对白幼稚,剧情破绽太多。

        而《老人与海》,则被他们说是“为什么要写外国人,为什么不写大华国人,崇洋媚外”,“故弄玄虚,废话太多”“卖弄文笔,不知所云”,“一个简单得三百个字就能讲清的故事,被你硬生生水成几万字”。

        也是哭笑不得。

        即使在全国作协主席“王陌”发推表达了对《老人与海》的欣赏,众多文艺界人士在微博上探讨《老人与海》的文学性、艺术性、思想性的时候,这些水军们仍然不服。

        “大魔王的黑手已经伸进了整个文艺圈。”

        “王陌现在也开始恰烂钱了,什么人的钱都敢收啊。这么卖力地吹一篇垃圾小说,怕是收了林可不少钱。”

        “说不定是林可把他玩过的女人介绍了几个给王陌。”

        “我算是看透了,现在整个文艺圈都是一丘之貉。”

        “是的,这个圈子已经烂透了。”

        “恶臭。”

        微博上、海明威吧里,诸如此类的言论数不胜数。

        李喆和他的两个小伙伴根本忙不过来,没法一一禁言,已经向杜采歌叫了几次苦,申请增加人手、增加经费。

        至于海明威吧的小吧,早已放弃挣扎了,直接躺平任由摆布。

        杜采歌现在对这类言论已经有一定的免疫力了。

        心情舒畅的时候,甚至会看得津津有味,看看人类能无耻到什么地步,能nt到什么程度。

        今日登陆微博后,他下意识地看了看粉丝数量。

        从4月29日到今天5月3日,粉丝增长得不多,仅仅增加了不到30万。

        总粉丝数超过了500万,接近510万的样子。

        到了这个程度,粉丝数量已经不太可能快速增长了,除非是水军,或者僵尸粉。

        大部分顶流明星,也才刚刚达到1000万粉丝的门槛。

        像姜佑曦这种,在好几部热度还不错的电视剧里担任过男3、男4号,他的微博粉丝数也才堪堪超过60万。

        而据他自己透露,其中还有20多万是买的僵尸粉,真实活跃粉仅仅30多万而已。

        而近期则是有因为“第一次”这首歌口碑发酵,让他的活粉暴涨了两倍,总粉丝数达到了130万人。

        相比之下,杜采歌什么都没做,微博粉丝数就是姜佑曦的4倍了……

        但杜采歌不觉得自己的微博号有这么多粉丝是好事。尤其是,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黑粉,另外还有超过一半是吃瓜路人。

        真正欣赏他的真实粉丝,估计还不到十分之一,甚至只有二十分之一。

        昨天他在段晓晨演唱会上的亮相,自然也让海明威吧和他的微博热闹了一番。

        有不少段晓晨的歌迷沿着足迹过来留爪印,询问海明威大神到底和晨晨是什么关系,能不能给晨晨写新歌,请求海明威将昨晚的两首纯音乐录制好放到网上。

        然后他们在这里和海明威的黑粉发生了不少有爱的互动,彼此友好地尝试亲切访问对方的女性家人之类的,吵吵闹闹得如同菜市场。

        并没有什么太出乎意料的东西。

        杜采歌琢磨着,虽然昨晚他在段晓晨的演唱会上亮相,吸引到了一些目光和媒体的注意力,似乎有了那么一点热度。

        但其实这热度很虚,完全是蹭天后的热度——虽然不是他主动想蹭的。

        他自己仅仅只是一个幕后创作者,而不是大明星。

        准确地说,他甚至连公众人物都算不上。

        只要他保持低调,不再持续地出现在记者们的镜头前,这股蹭来的热度自然会消退。

        就像之前姜佑曦的新歌“第一次”热卖,让姜佑曦名声大噪,可那些听歌的人中间,又有几个人会注意,词曲作者是一个叫“海明威”的人?

        恐怕连十分之一都不到吧。

        分析到这,杜采歌满意地点点头。

        他还是更习惯保持在幕后,不喜欢抛头露面,远离闪光灯、无孔不入的摄像机、戳到脸上来的大话筒;远离因为成为公众人物,而被人放到放大镜下找茬的尴尬;远离那无穷无尽的麻烦。

        另外在仔细查看了微博和贴吧后,杜采歌有种这样的感觉:因为“林可”的身份来黑他的水军,与在网文领域黑他的水军,似乎不属于同一批,或者说他们的金主不是同一个人或势力。

        其中的界限泾渭分明。

        因为“林可”的身份而黑他的水军,主要是攻击原主过去的生活作风问题:脾气不好,人品恶劣,私生活银乱,欺负新人之类的。

        原本似乎还想攻击他江郎才尽,但在“第一次”推出以后,对方果断地放弃了这个点。

        总体而言,这批水军似乎只针对他在娱乐圈的事情发难。(林可二字已经解禁了)

        不过其实那些黑材料,网民都早已习惯,见惯不怪了,杀伤力没有那么大。

        上一次全网讨伐他,已经把网民们的热情耗尽了。

        终究“林可”最近并没有发生什么出格的事,睡女明星也好,摄影丑闻也好,殴打记者也好,都是几年前的旧闻,没什么新鲜感,网民们对于炒冷饭并不感兴趣。

        而在网文领域黑他的水军,则主要是攻击他搬运的几部作品的缺陷,质疑他的作品这么火是因为搞了py交易之类,比叨逼叨。

        而从这这方面攻击其实也没什么杀伤力,因为小说这种东西,哪怕再经典,也有人不喜欢读,红楼梦也不是人人爱看;哪怕再小众都有受众,就算绿帽文都有拱坝老哥喜欢看,不是么。

        所以针对小说本身进行攻击,除了带来话题性之外,真实伤害并不大。

        这些水军的攻击强度再怎么高,或许会导致海明威流失一小部分读者,但更多的读者却会因为好奇而去看上几眼《诛仙》《鬼吹灯》等,说不定就留存下来,成为海明威的粉丝了。

        杜采歌还欠他们一声“谢谢”呢。

        所以综合来看,目前形势已经稳定,这两批水军在短时间内都掀不起大的风浪。

        不过既然被两拨水军盯着,杜采歌觉得自己应该小心谨慎一点,千万不能爆出什么新的弱点被对方攻击。

        那一次被全网声讨,他只是幸运过关,有干爹的鼎力相助,有警察总局的神助攻(后来据打听,警察总局在那个时候发微博或许是纯属巧合),有原主以前积攒的一些人脉出手相助,他相当于是稀里糊涂就涉险过关了。

        而在后来月票风波时,则是对方的突破口找错了,让他找到了挽回局面的方式,用一篇公开信扭转了广大路人的印象。

        但是一次两次能过关,不代表三次四次他还能过关。

        舆论是真能杀人的,原主可以说就是被舆论杀死了一半。

        综合现在他得到的信息来看,原主是因为舆论的攻击而得了抑郁症,然后因为抑郁症而导致自杀。

        而他对未来有规划,有许多想拍的电影,有很多想做的事,有想要去帮助、去扶持的朋友。

        如果被黑得太惨,黑到神憎鬼厌,全民抵制的程度,或许他就没有机会再去拍自己想拍的电影,也不可能给朋友提供帮助。

        警惕心绝对不能放下。

        敌人亡我之心不死,必须尽快强化自身,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

        另外,过完五一节就开始去做心理咨询,哪怕只能找回一部分记忆,即使只记起一部分的敌人、一部分的朋友,那也是好事。

        理顺了思路后,杜采歌再去看贴吧、微博里那些水军的言论,自觉已经站在了一个更高的层次,居高临下,心态好多了。

        他到外面喝水、稍稍活动肢体的时候,听到杜媃琦的房间里传来大声的英语朗诵,似乎是在背范文。

        杜采歌想了想,过去敲门。

        椅子挪动的声音响起。很快门锁被打开,杜媃琦眨巴着闪亮的大眼睛站在门后,“干嘛啊?别打扰我学习。”

        “明天你就要回学校了,今天放松一下呗,看看电视。”

        杜媃琦嘴角抽了抽,眼皮子耷拉了一下,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哥,你知不知道,我马上就要念高三了?这个时候蛊惑我玩,你究竟是何居心?”

        明明你昨天还说不想看书,想追剧……杜采歌腹诽了一句。

        “学习也要劳逸结合嘛,”杜采歌飞快地伸手在她脑门上弹了一记,“你成绩那么好,多休息半天也没事的。”

        “不行啊,我模拟考距离魔影去年的分数线还有点差距。”杜媃琦立刻显得苦大仇深。

        “魔影?”杜采歌讶异了,“你要去读魔都影视学院?想学什么,幕后创作还是演员?”

        杜媃琦吐了吐舌头:“你听错了,我绝对没说魔影两个字,哥你该去看医生了,年纪轻轻就出现了幻听,这可怎么得了!哎哟!不准弹我额头!会弹傻的!”

        “还弹!我生气了!我翻脸了!”

        “嘭!”房门重重地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