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只想安静地抄书啊在线阅读 - 第176章 我不想和一个不追求完美的歌手合作

第176章 我不想和一个不追求完美的歌手合作

        这种不粉艺人,而粉创作人的青少年,还真算得上是稀有生物了。

        至少杜采歌两辈子加在一起,都只在网上碰到过,现实里还是第一次遇到。

        杜采歌只稍稍犹豫,便接过了笔记本和签字笔。

        翻开一看,里面还是空的。

        “你叫什么名字?”杜采歌问。

        “邵咏诗。”男孩回答。

        总觉得不像真名。但杜采歌当然不会深究,刷刷写下几个字。

        “赠邵咏诗:愿你生命如诗如歌,谱写华丽篇章。”

        然后递还给对方。

        男孩接过,看了看,嘴角立刻勾起。

        与他那非主流的打扮相比,他的笑容却是显得很干净,清纯。

        “谢谢你,海明威!我会努力的。”

        “恩,再见。”杜采歌客气地点点头,拉起妹妹走了。

        等走远一点,他给姜佑曦拨了个电话。

        姜佑曦说遇到了一个朋友,在闲聊两句,和他约好等会在停车的地方碰面。

        杜采歌便和妹妹慢慢往停车处走去。

        没走几步,就听到旁边有歌迷的声音:“咦,你们看,那是不是海明威?”

        “好像是哦,快去要签名!”

        “他好帅哦,我想和他合影!”

        杜采歌想跑已经来不及了,很快他身边就被围得水泄不通。

        歌迷们七嘴八舌:“海明威,能给我签个名吗?”

        “海明威,你是不是晨晨的男朋友啊?”

        “海明威,那两首钢琴曲是你的作品吗?你会发布到网上让我们下载吗?”

        “海明威……”

        “海明威……”

        杜采歌只觉得有一千只苍蝇在耳边嗡嗡嗡。

        他和妹妹对视一眼,杜媃琦一脸的嫌弃,似乎在说:看看你惹来的麻烦事!

        杜采歌只能苦笑,他确实低估了这些歌迷们的好奇心和旺盛精力。也或者说,他低估了自己现在的影响力。

        他还把自己当成一个小透明的幕后创作者,可是至少在短时间内,他是没法继续隐藏在幕后了。

        不但现场的歌迷能认出他,由于这场演唱会被好几家电视台直播,现在能认出他这张脸的人或许已经有数百万了。

        两世为人,这还是第一次享受到明星待遇。

        在地球时虽然他也算是公众人物,大导演,但是与演员们一起出场时,人们永远只会去拥簇那些明星演员。

        杜采歌哭笑不得,只能应这些歌迷们的要求,迅速签了几十个名,然后拉着杜媃琦跑开。

        好不容易到了停车的地方,姜佑曦还没到,杜采歌和妹妹便站在车旁闲聊打发时间。

        杜媃琦说些学校的事情,一些女孩子间的明争暗斗,几个老师的八卦,有个男生在外面混社会,结果被人骗得很惨……

        “咦,原来他抽烟的啊!”杜媃琦突然惊奇地说。

        杜采歌转身一看,只见姜佑曦和他那位笑容羞涩的发小一起走过来,两人都叼着烟,烟头的红光明灭不定,在黑夜里特别显眼。

        “哥!你今晚帅呆了啊!”姜佑曦老远就笑嘻嘻地向杜采歌打招呼,顺手将抽了一半的香烟丢掉。

        杜采歌没有开口,平静地注视着他。

        “怎么了?”等走到了杜采歌面前,姜佑曦才发觉不对劲。

        他不安地看了看杜采歌,又看看杜媃琦,有点摸不着头脑。

        直到他觉得头皮开始发麻了,杜采歌才说:“你是不是飘了?”

        姜佑曦顿时有点委屈:“我没啊,哥,我心态很端正的。”

        杜采歌盯着他:“没飘,那你为什么抽烟呢?我特地叮嘱过你几次了吧。”

        姜佑曦忙解释道:“哦,抽烟啊?我没烟瘾的,就是随便抽两口玩而已。”

        他的发小黎绪之也腼腆地帮着解释:“海大,他平时真的不抽烟,刚刚是我硬塞给他的,你要怪就怪我吧。”

        杜采歌仍然注视着姜佑曦,半晌才按下电动钥匙开了车门,钻进驾驶座。

        姜佑曦松了口气,却见杜媃琦对他做了个鬼脸,无声地用唇语说:“你惨了!”

        姜佑曦笑了笑,不以为然。

        大家都上车后,杜采歌发动了汽车,然后轻描淡写地说:“我会和明明姐沟通的,后面几首歌,让她给你找个更专业的制作人来录吧。之后的事,我不会再插手。”

        姜佑曦身体一僵,脱口而出:“哥,你不管我了?”

        杜采歌专心开车,不理他。

        “哥,到底怎么了?我认错行不?”

        杜采歌只是不理。

        姜佑曦一时有些担忧,一时又觉得杜采歌管得太宽,很是委屈,干脆也不说话了。

        车里的气氛尴尬起来。

        杜媃琦偷偷抿嘴笑了笑,干脆戴上耳机,用手机听起了英文单词。

        回到小区,杜采歌径直将车驶入地下车库。

        停好车,四个人沉默着走入电梯,一直到电梯在5楼停下,杜采歌还是一言不发。

        电梯门打开,杜采歌踏了出去。

        姜佑曦终于忍不住了,伸手挡住电梯门不让之合拢,喊道:“哥,没必要这样吧?只是抽了一支烟而已。”

        委屈之意,谁都听得出。

        杜采歌回头对他笑了笑,说道:“我们是朋友,这一点不会变。”

        正当姜佑曦以为顺利过关的时候,杜采歌补充道:“但是在音乐方面,我不想和一个不爱惜自己嗓子的歌手继续合作。就到此为止吧!我们仍然是朋友,只是不在音乐方面合作了而已。当然,如果你不能理解,不能接受,那我也没办法,只能祝你一切顺利。”

        说完,就开门进屋了。

        杜媃琦停留了片刻,给了姜佑曦一个同情的眼神,也跟着进门,将门关上。

        在黎绪之担忧的目光中,姜佑曦重重的一拳打在电梯壁上。

        ……

        杜采歌忙着换鞋的时候,杜媃琦说:“哥,你真的不理他了?”

        杜采歌耐心地解释:“我没有不理他,我仍然视他为朋友,只是不会再给他写歌了。”

        “可如果你不给他写歌了,他就觉得你们当不成朋友了呢?”

        “那我也没办法啊,”杜采歌笑着说,“我又不能强行扭转他的认知。虽然会觉得惋惜,但我不会因此而改变自己的做法。”

        “可是抽烟又不是什么大事,好多歌手都抽烟的。”杜媃琦表示不理解。

        “抽烟终究会对嗓子有一点影响,如果是追求完美的歌手,一定不会吸烟,”杜采歌说,“我不想和一个不追求完美的歌手合作。”

        杜媃琦吐了吐舌头:“我突然觉得你现在好严厉的,以前你不是这样子的。哥,你的变化真大。”

        杜采歌的动作停顿了片刻。“早点睡吧。”

        ……

        杜采歌坐在喧闹的酒吧里。

        肆意滚动的霓虹灯,震得耳膜发痛的夜场音乐,舞池中扭动的性感娇躯,闪烁的灯光将人们狂野的动作定格成一幕幕的离奇画面,就像是最荒诞的浮世绘。

        他独自一人占据了一张小桌,桌上只摆着果盘和一支普普通通的麦卡伦18年双雪莉桶。

        他的目光东张西望,并非是因为无聊。

        他能感觉到,自己正在迫切寻找着什么。

        终于,他的目光落在一个中等身高、但是身材饱满得近乎炸裂的女孩身上。

        那女孩看上去年龄不大,头发一半染成红色,时而在这桌与人喝几杯,时而又跑到那桌与人交谈几句,很明显是个卖酒女郎。

        她娴熟地躲避着从桌下、从身后、从各个隐蔽的角度伸来的咸猪手,既没被占到什么便宜,却又勾着对方,让对方心痒痒的。

        她的脸上始终挂着夸张的笑容,给人的感觉,她似乎是个浪荡随意的女孩,不介意每晚将自己灌醉,早上在陌生的男人身边醒来的那种女表子。

        每个男人都觉得,只要再从她那买几支酒,只要再将一些甜言蜜语掺着酒精一起给她灌下去,就能把她带到洗手间去胡天胡地,或者在晚些时候将她带出酒吧,直接前往廉价的小宾馆。

        杜采歌等了很久,终于看到那女孩停歇了一会。

        她的脸藏在阴影里,看不清楚,但杜采歌觉得自己能感受到那张美丽面孔上一瞬间的落寞和自嘲。

        杜采歌犹豫片刻,向她招了招手。

        女孩视线的余光看见了,立刻奔了过来,胸前沉甸甸的一对颤巍巍的,似乎要撑开荧光衬衣的纽扣。

        “你好啊帅哥,想请我喝一杯么?”她笑嘻嘻地说。

        她本有一张清新脱俗的面孔,可惜这张美丽的面孔被浓妆给破坏了,艳丽而低俗,就像最廉价的站街女郎。

        是段晓晨。杜采歌立刻意识到。这是年轻得过分,看上去才16、7岁,几乎和现在的杜媃琦一般年龄的段晓晨。

        可是他无法控制自己,更没法喊出声来。他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事态发展。

        是记忆碎片,他立刻意识到。

        “你叫什么名字?”杜采歌听到自己问。

        “人家叫玲玲。”段晓晨嬉笑着靠近,一双大眼睛似乎天真地眨呀眨,笑容中有一丝疯癫、还带着点勾引的意味。

        “好热啊,真想喝点酒。”她用手扇着风,故意对着胸口扇,将男人的视线拉向她那险峻的胸口。

        她的目光似乎不经意地扫过杜采歌的穿着和配饰,迅速对杜采歌的身家做了个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