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只想安静地抄书啊在线阅读 - 第163章 我吸烟、烫头、说脏话,但我知道自己是好孩子

第163章 我吸烟、烫头、说脏话,但我知道自己是好孩子

        杜采歌哑然失笑,又问了问她学校里的事情。

        杜媃琦不太想深入谈这方面的话题,或许对于孩子来说,展现在朋友面前的是一副面孔,展现在家人、长辈面前的又是另一幅面孔。

        每个孩子都不愿意让这两幅面孔错位。

        如果错位了,那一定会发生大问题。

        杜采歌以前有一个朋友(你说的那个朋友究竟是不是你自己?)。

        这个朋友在学校吸烟、烫头、逃课、说脏话、打群架。

        但是他成绩好,又懂得察言观色,在老师、在家长面前总是很乖巧。

        在同学面前表现出来的,是他真实自我的表露,是他最轻松的时候。

        当然并不是说他在老师、家长面前就是做假。

        而是他觉得时代在变化,代沟一直存在,家长、老师不可能理解他。

        他会觉得,虽然吸烟、烫头、逃课、说脏话,但他还是个好孩子,只是家长和老师不这么看,这一点是无法交流的。

        他不希望成为长辈心目中的异类,不想让长辈们担心。

        所以在长辈们面前,他收敛了一些,摆出长辈们期待的样子。

        其实这样子倒也不错。

        而如果反过来,在家长面前吸烟、烫头、说脏话,然后在学校里、在朋友们像鹌鹑一样老实木讷,那才恰恰会出大问题。

        杜采歌不知道妹妹在学校里是什么样子。

        也没觉得必须去弄清楚。

        他知道妹妹虽然傲娇了一点,但确实是个懂事的孩子,这就够了。

        他相信妹妹能够把握好其中的分寸,在切换两张面孔时也不会迷失。

        挨着妹妹坐了一会,杜媃琦嫌弃地说:“哥你没事做吗?别影响我跟朋友聊天啊。”

        “你聊就是了,我又不会偷看。”

        “哼,你还说过不会偷偷进我房间,不会偷看我的抽屉,结果还不是把我抽屉的锁给撬了!”

        说到这事杜媃琦就来气。

        “你这个说话不算数的坏哥哥!”

        杜采歌无语。我当时只是想去检查一下,那个房间里有没有藏尸……

        杜媃琦倒不是真要赶他走。

        见他赖在沙发上不肯动,推了两把,也就不理他了。

        她自个在那不停地接发短信,时不时发出傻笑。

        也不知是在和谁聊得那么起劲。

        杜采歌正在享受这温馨一刻,忽然手机震动起来。

        一看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座机号码。

        杜媃琦也凑过来看了一眼,立刻说:“快接,这是大哥监狱的号码!”

        杜采歌便不再犹豫,按下接听,开启免提。

        “喂,”对面是个大嗓门,但是声音有点迟疑,“是小可么?”

        杜采歌说:“是我。”

        他在脑海中迅速勾勒出大哥杜爽的形象:应该是个肌肉发达、身体高大的莽汉,一张红脸就像关公一样,笑起来给人感觉憨憨的。

        他没见过杜爽,也没看过杜爽的照片,纯凭猜测。

        “小可啊,你还好么?”杜爽说话的气势很足,就像是在跟人吵架。

        杜采歌将手机拿远一点:“我还好。琦琦也在我旁边。”

        杜爽高兴地说:“琦琦?你也在啊。”

        “我们放假了,”杜媃琦笑着回道,“你和二哥聊吧,我知道你们有很多话要说。”

        说完就跳下沙发,回她自己的房间来了。

        杜采歌觉得,她和杜爽的关系似乎不如自己之前猜测的那般亲密。

        “大哥,”杜采歌说,“上次给你汇的钱收到了么?”

        “你……好久没听到你叫我‘大哥’了。”杜爽像是喉咙里被浓痰堵住了。

        杜采歌没料到,自己随便的一句称呼,竟然引起对方如此感慨。

        结合杜媃琦之前透露的一些信息,他知道原主和这位大哥的关系似乎不佳。

        但也没想到会差成这样。

        诚然,有许多亲兄弟之间,是互相称呼姓名的,但也经常会下意识地直接喊“哥哥”“弟弟”。

        原主很久没叫杜爽“大哥”,这是有多大仇、多大怨啊。

        “时过境迁,很多事过去就过去了,”杜采歌说,“我之前因为抑郁症,吃药吃出了严重的失忆,大部分事都记不得了。”

        “失忆?”杜爽诧异道,“这是什么玩笑?”

        “不是开玩笑。你就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行么?”

        杜爽迟疑了片刻,说:“行。今天打电话给你,一是问问你的情况,二是有事要你帮忙。”

        “你说。”

        “我这里打电话有时间限制,不能超过5分钟,时间一到就会自动挂机。我就长话短说吧,”杜爽语速快了一点,但还是那么大声,像是在吵架似的,“雯雯今年小升初,我们家小区的位置不太好,如果是微机派位的话,估计会把她分到很远的一个学校,37中,而且你嫂子打听过,37中的学校质量也很差,升学率很低。”

        “她和我商量了一下,想让雯雯念私立初中。雯雯的成绩是够标准的,但是私立初中的学费比较贵,你嫂子4月份失业了,现在家里经济比较……比较困难。”

        杜爽的语速越发的快,声音也小了许多,似乎要用最快的语速,说完这段让他感到难堪的话:“所以我就想问问你,能不能借点钱给我,不用很多,1万5就行,我们家也还有一点老底,只要先凑出今年的学杂费。你嫂子马上就会去找工作,明年的学费她能省出来的……”

        “你家住哪里?”杜采歌打断他的话。

        “什么?”

        “我失忆了,不记得你家住哪里了。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过几天就去看看嫂子和雯雯,然后雯雯读书的事,我来办。你安心改造,争取早点出来。”

        杜采歌对这位大哥实在说不上有感情,对他来说,杜爽仅仅是个陌生人。

        但既然要继承原主的因果,这点小事,他当然会顺手办了。

        沉默了片刻,似乎杜爽小声骂了一句,然后他报出一串地址,说道:“客气话我就不说了。我出来后会尽快还钱给你的。”

        杜采歌没说“不用还了”这种话。亲兄弟也是要明算账呢。

        他可以帮亲戚,但是不养蛀虫。

        如果杜爽出来后很勤奋,他自然会用自己的资源,豁出脸面给杜爽找一份好工作,给杜爽一个上升的通道和机会,说不定杜爽以后还能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划掉“迎娶白富美”。

        不能迎娶白富美,否则自己会被嫂子打死。

        但如果杜爽觉得他做这一切都是应该的,没有丝毫感恩之心,杜采歌就会逐渐减少和这个便宜大哥的来往。

        “别说这个,我也有事问你,”杜采歌也语速很快地问,“申劲松,你还记得么?”

        “那个狗杂种!”杜爽立刻咬牙切齿,“他又做什么妖了?”

        “前些天他摆了我一道,把我弄得比较惨。他现在是一家大型娱乐公司的副总裁。”

        “等我出来就砍死他!新仇旧账一起算!”

        可以想象杜爽在那边气得跳脚的样子。

        “收起你那一套,这是法制社会,”杜采歌觉得和这个大哥沟通好累,“我会想办法对付他,用我的方式。”

        “你有个屁的方式!我要砍……”

        话没说完,就断了。

        杜采歌看了看时间,还没到5分钟。或许是旁边的狱警听不下去了,把电话挂断了。

        现在他又对想象出来的杜爽形象做了一个修正。

        不是憨憨的,而是有着二哈的笑容,又憨,又蠢,又凶!

        话说原主的父亲杜知秋是音乐学院的教授,能和霍彦英这种大咖论交,说明杜知秋的江湖地位不低。

        其为人,据说也是儒雅和善,满腹诗书。

        可这样一个父亲,为什么会教出杜爽这种“等我出来就砍死他”的鲁莽汉子?

        实在费解。

        这属于基因突变了吧?

        杜媃琦推门出来。“聊完了?听你们好像聊得很愉快嘛。”

        杜采歌收起手机,“还行。过完五一,我就去看看大嫂和雯雯。”

        “是该去看了,大嫂人不错的,我很喜欢她,她从来不抱怨什么,笑容很温柔,”杜媃琦坐下,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雯雯也很想你了,我跟她通电话的时候,她还悄悄问我,叔叔怎么不理她了,是不是生她的气了。”

        杜采歌苦笑:“我不是不想理他们,只是失……”

        “失忆了嘛,我知道,”杜媃琦用膝盖碰了碰杜采歌的大腿,语重心长地说,“可是哥,你总不能一直失忆下去吧,这个理由你用一次,我们能理解,用两次,三次,就是糊弄人了啊。我们都是家人,有什么话不能摊开说的?你要是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偷偷告诉我,我一定帮你想办法。”

        杜采歌没有说话,只是揉了揉妹妹的小脑袋。

        杜媃琦闭上眼睛,安静地享受着哥哥的宠爱。

        中午杜采歌把妹妹带到那家苍蝇馆子吃了一顿,杜媃琦吃了两大碗饭,吃完舔了舔嘴唇,揉揉肚子,露出痛苦的表情。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有美食摆在面前,却发现自己已经吃撑了。”

        美丽的少女发出饱经沧桑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