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冢三国在线阅读 - 第001章孤兄寡弟

第001章孤兄寡弟

        时值初夏,天地宛如蒸笼热气流溢,就连传入鼻腔的草木禾苗芬芳亦带着灼息,微烫。

        张汛仰视着站在邬堡壁垒之上的总角少年,眼露忧色,轻叹一声之后这才拾阶而上。

        “二弟,缘何又在发呆?”

        张汛板着脸,言语之中夹杂着严肃,二弟自从三日前坠马之后,经常魂游天外,早就让他忧心如焚。

        为此,荒废了三日的学业和武事。

        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遣开随从仆役亲身看护和安慰。

        他甚是不解,二弟半夜惊醒口唤三国为何意?

        “兄长,哎!”

        名唤张辽的总角少年回过神来,急忙行了一礼,正要开口解释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化作一声复杂的叹息。

        “父母逝去之后,我们兄弟二人互相扶持立足于世,为何你总是欲言又止,让为兄好生担心。”

        张汛轻拍二弟肩膀,一下一下又一下,满是关切。

        张辽心涌感动,这三日来兄长的辛苦和担忧他都瞧在眼中,让他惶恐不安的心得到许多慰藉,想要接受这份兄弟情谊时,却被愧疚之情取而代之。

        对于一位穿越客来说,接受此间身躯所有的遗产,却总觉得愧对于旁人,让他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触,这种情绪越是深思越是让他惭愧,就连这声兄长叫得亦让他有负罪感。

        望着兄长殷切的期盼,张辽决定说些什么,遂指着自己的脑袋道:“这里突然多出来了一些东西,让我深感不安。”

        “难道如留侯旧事,得遇奇人传艺?”

        “谁乃留侯?”

        “张良张子房是也。”

        “嗯,兄长是说张良得遇奇人黄石公的旧事吧?”

        “是也。”

        张辽反应过来之后这才明悟了兄长所要阐述的意思,于是点头道:“有所同,有所不同。”

        对于自己的来历,以及日后所要表现出来的异常,越是有个摸棱两可的解释,越是对他有利。

        “既是有所奇遇,应当心怀感激,缘何连日来愁眉不展呢?乡间闾里对于奇闻异事早就见惯不怪,大富大贵之人总有一些不同于旁人的际遇,就连草原上兴起的鲜卑霸主檀石槐也是一位奇人,如今天下皆知,檀石槐乃是其母吞冰雹而生。”

        张汛没有任何的异常表情,反而隐隐为二弟高兴。

        也是,在这个神鬼大行其道的时代,见到海市蜃楼认为是神迹,梦中遇到飞行亦是神迹。

        毫不夸张的说,任何解释不通的事情全部推给了神鬼。

        汉高祖刘邦之母与天神相交,梦神龙而怀有身孕。

        对于此种事迹,只要大多数人相信,那就是这个世间的真理。

        就算是统治世人的儒家门徒都抱着敬鬼神而远之的态度,遑论其他人哪有不信鬼神的道理。

        即便在后世,科学鼎盛的时代,也有一些无法解释的现像,还不是有人归咎到了神鬼身上吗?

        一个人如果没有出处,无疑于孤魂野鬼,想要立足于世间谈何容易。

        张辽解决了自己的出处问题,心中畅快了些许。

        于是踩了踩厚实的夯土之墙,好奇的问道:“邬堡壁垒,能否挡住胡马掳掠?”

        以往,张辽被兄长逼着苦学经学,勤练武艺,对于窗外之事只是听闻,在兄长的监护之下可没有亲身经历过。

        “三千余胡兵,休想踏足张氏邬堡三丈之内。”

        张汛自信满满地开口,俯身从墙壁里抠出一枚骨质箭簇,不以为然的道:“胡马射术一流,如果面部中箭,生还的可能性不大,要是有铁铠护身,胡马之箭矢不足为虑。”

        “皮甲防御如何?”

        张汛见二弟兴趣很浓,很有耐心的解释道:“皮甲自然不凡,但比起铁甲来说大大不如,要论皮甲的防御效果,这跟箭矢的杀伤力有关系,百步之外,皮甲自是坚挺,如果在二十步之内,效果则大大降低,当然了,这跟弓箭手的力气也有关系,要有一个具体的评判标准显然不可能,其中的变数太多。”

        “强弓和轻弓,在不同的胡骑手中发挥出来的杀伤力大相径庭,轻弓即便在猛卒手中,亦是杀人利器,不可同日而语。”

        张辽之所以有此问,那是因为看到了百步之外的张氏部曲皆穿皮甲,很为这些部曲的安危担心。

        他隐隐觉得,当下所处的时代,铁铠已经非常普及,如果连张氏这样的地主豪强,麾下的部曲都着皮甲的话,岂不是间接的说明,这个所谓的豪强身份很有水分。

        不知不觉间,他将自己代入了所处的环境和身份,天知道,他自己怀着什么样的不安分心态。

        张汛似乎察觉到了二弟的思绪,轻笑道:“你在为自家的安危担心?”

        张辽不置可否的点头,多余的心思没有明言的必要。

        “汝有此心,吾心安矣!”

        张汛极其高兴,在他眼中,能考虑家业强盛与否的二弟,已然长大。

        “兄长似乎甚是自傲,认为自家底蕴很是强大?”张辽倍感狐疑。

        “这是自然,放眼马邑县,能用皮甲武装起近千部曲者非我张氏莫属,即便是县兵都多用木甲。”

        “缘何如此?我还以为铁甲遍及大汉士卒呢?”

        “无他,强干弱枝之法尔,京畿重地周边自然皆是铁铠精甲,至于其他州郡则大打折扣,如今天子不修兵事,不理朝政,只图安逸享乐,放眼九州山河,举兵造反者频频发生,所有动乱全靠贤臣弹压,其中京兵起着决定性作用。”

        “兄长,我们可以议论天子的是非吗?”

        “王权不下乡,私下里我们兄弟可以在嘴上痛快痛快,当着郡县官吏的面自然恭恭敬敬不敢说半个字的是非,这一点你要刻在心头,天子即便有万般不是,也不是我等可以妄加议论,如果当着郡县官吏的面图一时之快,砍掉我们的头都不负任何责任,为官者,皆要为尊者讳,主辱臣死,任何忤逆之言都是大罪。”

        张辽顿时警惕,这才是他心目中的那个皇权大于一切的封建社会,州郡官吏掌握生杀予夺,全凭个人的心情杀人者多矣,律法在人治的时代就是一个笑话。

        掌权者似乎都有一部杀人宝典,或者是一句圣人之言断人生死,或者是法家门徒如商鞅的律令致人身亡,或者是出于孝道击杀他人而无罪。

        更甚者,以游侠的身份畅行郡县全凭个人的好恶杀人,只图一时之快,哪里管过旁人是否犯了死罪,或者是冤死呢?

        张辽思绪乱飞,难以平静,他可耻的发现,像张氏这样的地方豪强也是这种所谓的乡里之间的掌权者。

        他甚至不以为耻,反而有所期许,心中像是有魔鬼诞生,正在不断的蚕食着后世的处世价值,即便是心性也在悄然生变。

        “也许,这是一个骄傲的灵魂知道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乱世,这才如此挣扎吧。”张辽怀着深切的不安,以及隐隐期许,心绪百转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