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是谁我来自哪里在线阅读 - 第19章 光幕惹得祸

第19章 光幕惹得祸

        栾雪家的果园就在这湖的北山坡上,坐北朝南。

        这一片山坡都是她家的,估计能有上百母坡地。

        果园里主要是黄桃和红富士苹果,当然也有零星的山楂、梨、栗子、五月红桃子等。

        因为果树多,她家的人侍弄不过来,还雇了好几个妇女干活。

        “哟!雪儿!这是谁呀?你对象吗?”

        这些妇女在看到栾雪带来一个帅哥,立刻就有了聊天的素材。

        “看看人家雪儿,不声不响地就找了个帅哥回来,我家那死丫头一天到晚就知道玩手机。”

        “这小伙长得不错,和咱们雪儿倒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儿。”

        栾雪脸通红地申辩:“不是的!根本不是你们想的那样,魏笑只是朋友,普通的那种。”

        辩解的同时,眼睛飞快地扫了魏笑一眼。

        这个棒槌,就知道傻呵呵地笑,你倒是声明两句呀!

        魏笑和这些人不熟,有啥申辩的,反正也不是真的,越解释也许越糊涂。

        栾雪的辩解自然没人相信,一干妇女继续拿她寻开心。

        眼见和这些妇女在一起没什么好果子吃,栾雪就拉着魏笑到了另一个边,离那些妇女远一点。

        眼不见心不烦。

        “魏笑哥!你准备在我家干活还是只是来玩几天?”栾雪拿着剪子给黄桃剪枝,一边剪一边问。

        “我这次来主要是找几种草药,找到了我就回去了。”

        闻听魏笑只是在这里待几天,栾雪有些失望。

        “你要找草药?为什么不到药房去买?”

        这不废话吗,不没钱吗!

        再说他要找的草药其中有两种药房里也没有卖的,他去打听过了。

        “药房里也没有,我问过了。”

        “药房里都没有,我们这里更不可能有,我们这里也不种药材呀。”

        “遍地野草野花其实都可以入药,不一定就是种植的,你们这里这么多山应该会有的。”

        草药之所以叫草药自然和草有莫大的关系,一株不起眼的植物在普通人的眼里是草,但在有点人眼泪就可能是药。

        “哗!”

        两人正聊得热火朝天呢,突然毫无征兆地天空竟然下起了大ys区的天真是说变就变,刚才还风和日丽呢,现在就风雨交加了。

        “哎呦我去!下雨了!天气预报说没有雨呀!这从哪来的雨呀!”

        栾雪从身上带来的一个包里刷刷地掏出了两件塑料雨衣,扔给魏笑一件。

        “快穿上!别让雨淋湿了。”

        两人穿上雨衣,没有去果园里的草屋里躲雨。

        因为一去了那里,眼望会成为那些妇女们打趣的对象。

        两人躲在一棵枝繁叶茂的果树下,看着仿佛瓢泼般的大雨。

        “今天干活是不可能了,要不待会雨小点咱们去采蘑菇吧?”栾雪看着天空建议。

        “采蘑菇?好啊!”

        采蘑菇魏笑是一窍不通,不过借着采蘑菇他倒是可以去寻找草药。

        山区的雨来的快去得也快,十多分钟后,刚才的倾盆大雨就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栾雪找来两个柳条筐和两把镰刀,带着魏笑向东面的山走去。

        东面的这座山没有开发果园,还处于原生状态,到处都是野生野长的树木花草。

        因此附近采蘑菇的都会到这座山或者是湖那边的南山去。

        隔山跑死马。

        虽然看着东山不远,但是等魏笑踏上东山也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栾雪用镰刀扒拉开树枝,在树下寻找各种蘑菇,而魏笑则不然,他右手拿的镰刀仿佛只是个摆设,顶多起个把远处的野草野菜拉到面前的作用。

        而他的左手可是没闲着,每一种他没见过的野草野花野菜什么的,他都要用左手去接触一下。

        这自然是让光幕进行识别,否则他哪儿认识哪是药哪是草。

        一个小时后,栾雪的柳条筐里已经有了一平筐的蘑菇,而魏笑的筐里蘑菇只有大猫小猫两三只,反倒是野菜野草野花装了半筐。

        “啊!你竟然就捡了这么几个蘑菇?你装这些草干啥呀?”

        栾雪一看魏笑的筐气得够呛。

        这货不采蘑菇竟然装了半筐草。

        “这些都是我需要的草药呀!”

        这一个多小时,光幕帮他找到了六七种他需要的草药,不过还缺一种叫野蓬蔴的药材。

        “这就是草药?这不就是野菜野草吗?”

        “草药草药,本身就是草吗!有啥奇怪的。”

        就在这个时候烦人的雨哗一声又来了。

        两人只好又躲到一棵树下。

        这棵树有点小,两个人很不幸地又挨在了一起。

        附近都是榛柴棵子,就这棵树还将就,两人只能躲在一棵树下了。

        两人挨在一起,虽然有塑料雨衣隔着,但是依然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

        再加上栾雪身上那溢出的体香,魏笑又产生了光合作用。

        好在是蹲着,栾雪也发现不了。

        栾雪身体和魏笑挨碰的那一瞬间,自然也就想起早晨用电动车驮着魏笑的时候,有东西戳她腰的那种感觉,脸又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魏笑哥!现在有女朋友吗?”栾雪羞羞答答地问道。

        “女朋友?我现在自己都快饿死了,哪里还有心思找男朋友?没有!”

        闻听魏笑没有女朋友,栾雪的心忽悠一下子差点从嗓子眼里飞到天空中去唱歌。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一身轻松。

        “这天快晌午了,咱们往回走吧!”

        “可是我还缺一种草药。”

        “下午再找吧,回去吃饭,你肚子不饿吗?”

        栾雪这么一说,魏笑感觉肚子确实空了,爬山是个消耗体力的活儿,早晨吃得那点东西早就消化了。

        也就跟着栾雪往山下走。

        “你采这些草药做什么?”两人一边下山一边聊天。

        “我房东老太得了一种肺病,他家生活条件一般,在医院治疗不起,我家有个祖传秘方,就想配制一下给她看看。”

        “是这么回事儿呀,那你这秘方好用吗?”

        这个魏笑也不敢说百分之百管用。

        “这个我也不敢保证,就算治不好对身体的调理也有益处。”

        “看不出来你还有祖传秘方。”

        我有个屁的祖传秘方呀,那都是光幕惹的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