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是谁我来自哪里在线阅读 - 第17章 南蛇

第17章 南蛇

        光幕消失以后,微笑陷入了沉思之中。

        光幕上出现的制造项目能干什么他现在还不清楚,唯一搞清楚的是知道自己刚才神奇的力量是从哪来的。

        那是光幕里的六面体注体赋予他的,但是现在这股力量已经消失了,或者说是被注体收回了。

        他现在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到站下车,然后在他经常去的那个拉面馆花六块钱吃了一碗拉面。

        看着自己身上还剩下的五十几块钱,魏笑不禁有些犯愁。

        按照这个过法,再有三四天,他就得准备喝西北风了。

        天远公司已经拖欠了工人两个月的工资,这个月估计希望也不大。

        自己在这里上班挣得钱充其量也就是一组数字,什么时候能兑现还是未知。

        看来自己需要找一个能先吃上饭的地方了。

        魏笑回到杨家,发现杨家的人回来了,刘婶也出院了。

        主要是以杨家现在的经济条件,老在医院里住着实在住不起。

        只能出院回家养着。

        虽然出院了,但是还要在家里打吊瓶吃药,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魏笑身上也快没钱了,只能在精神上支持,进屋去安慰了一番。

        他没提草药的事儿,因为自己还没凑齐这些草药,说了效果也是等于零。

        再说他就是凑齐了,杨家人相不相信还两说两讲。

        万一人家不信死活不用,他就算白忙活。

        不管他凑齐了人家用不用,他得先把这副草药凑齐。

        要凑齐这幅草药就得到滨海市的北部山区去一趟。

        连采草药带混饭吃,他必须要出去一趟。

        魏笑起来杨玉友的手机先给祁红玉打了一个电话。

        意思就是请几天假。

        本来像请假这种事情是和祁红玉没多大关系,他应该找的是车间主任。

        但是他没有李洪林的电话号码,甚至也没留下他师傅的电话号码,整个天远集团他有电话号码就只有祁红玉的。

        也就只好打给祁红玉了。

        这几天祁天远的病情不太好,祁红玉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到公司来了,她也是在医院里接的魏笑的电话。

        “好!等我给你们部门的负责人说一声。”

        祁红玉没精打采的敷衍了一声,然后就挂了电话。

        他父亲已经处于昏迷状态好几个小时了,她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别的。

        和祁红玉打完电话,魏笑又打了第二个电话。

        这个电话是打给栾雪的,告诉她他要到她家里去看看。

        起先栾雪还是懵逼的,不知道是谁给她打的电话,但得知是那个在西大山下见过面的帅哥给他打的电话,高兴万分。

        闻听魏笑要到她家来表示热烈欢迎,说明天她会到他们乡的车站去接他。

        安排完毕,魏笑就开始做明天去乡下的准备。

        其实也没啥可准备的,他就身上一套衣服,在两袖清风四壁空空,连收拾的东西都没有。

        …

        “废物!饭桶!”在滨海市南部一间豪华的会所里,一个五六十岁的正在发着雷霆之怒,咆哮的声音震的窗户玻璃都发出嗡嗡的声音。

        “张子平!你这几天在天远公司门口都干出什么了?”

        张三两手下垂站在屋子中间,身体有点瑟瑟发抖。

        “大哥!我是严格按照你的计划执行的,本来我们今天干的好好的,但是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

        “别拉不出屎赖地硬,有什么可奇怪的人?”

        这个正在发怒的老头就是复联公司的总裁严建联。

        严建联现在非常的低调,社会上既没有多少他的传说也没有多少他的新闻。

        00后都几乎不知道滨江还有他这么一个大佬,

        倒退二十多年,他在滨江市是一跺脚全市都乱晃的人物。

        “那个人力大无穷,我一个棒球棒都打断了,他的手臂一点事都没有,而且他还把何庆扔出了十几米远,扔进了湖水里。”

        棒子打到手臂上断了,对方的手臂啥事没有,这不算是什么太稀奇的事情。

        “嗯!难道是一个练硬气功的大师?”

        严建联这么一说,张三认为很有可能。

        是不是练硬气功的张三也不清楚,反正对方手硬的很。

        “有这种可能,对方可能是一个造诣非常高的硬气功大师。”

        就算对方不是练硬气功的,为了推卸责任也要让对方成为一个硬气功大师,张三自然要顺着严建联的话往下说。

        “哼!气功再高也怕南蛇的缠功,再给你两次机会,如果再搞不定,就让南蛇来主持大局。”

        南蛇?

        张三身体打了个激灵,那个美艳绝伦却出手狠辣,常穿一身黑色紧身健美服装的绝世美女?

        据说她会像蛇一样缠人,被她缠上的人就别想跑,哪怕你是金刚铁打也会被融化。

        南蛇是严建联手相四大天王里坐第二把交椅的人,也是四大天王里唯一的女性,更是四大天王里最年轻的人。

        据说她跟着严建联的时候,严建联已经不公开在江湖上行走了,但是她依然用短短的不到十年的时间爬上了四大天王的第二把交椅,不能不说是一段传奇。

        不过这两年好像没有她什么消息。

        张三还以为她嫁人退出江湖了呢,想不到还在这里。

        张三曾经无数次的告诫自己的手下,就是得罪另外三大天王你别去得罪这个女人。

        若是得罪了她,死了连尸体都找不到。

        从会所里出来,张三就恢复了自己的霸气。

        “找到那小子的名字和具体住址没有?”

        “找到了!那个青年的名字叫魏笑,是刚到天远公司工作的,刚刚才三四天。”

        “才到天远公司三四天的时间?”张三不相信的人。

        “千真万确,这一点绝对错不了。”

        “特么的,一个才去三四天的人你装那么忠心耿耿干什么?家在哪住?”

        “具体的不太清楚,只是好像是在西大山下一个村子里租房住,具体哪个村子不是太清楚,因为他到天远公司的时间太短,现在没人知道他具体住在哪里。”

        “他在下班的时候盯着他,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大哥!那家伙有些邪门,咱们还去找他合适吗?”何庆被魏笑扔进了湖里,喝了好几口湖水喝的有点心惊胆战了。

        “从哪跌倒就从哪里爬起,在他身上丢的脸,只能从他身上找回来,否则咱们以后就别混了!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是大哥!我一定会把他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