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是谁我来自哪里在线阅读 - 第12章 欺上门了

第12章 欺上门了

        找到了山林路九十八号,也就看到了天远集团的大门。

        天元公司的大门修的还是很气派的,只是门前十分的冷清,既没有车辆进进出出,也没有人员熙熙攘攘。

        只有看大门的保安坐在阴凉处没精打采。

        魏笑说明情况后,保安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只是把手往里一指,继续闭着他的眼睛。

        魏笑本来还想问问人事部门在什么地方,但看这保安的表情也就识趣的没有开口,而是进了厂子问别人才找到仙源公司人事部门的所在地。

        天远公司的人事部门里异常安静,气氛似乎还有些压抑。

        里面的四五个人,有的在无聊的翻看报纸,有的像雕塑一样坐着发呆,还有一个在修指甲的女人。

        魏笑走进人事部门的时候,里面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抬头看他一眼,似乎他就是那虚无缥缈的空气。

        “请问谁是负责的?”

        魏笑问了一句,这才有人抬头看了他一眼。

        “你有什么事?”那个看报纸的人把人埋在报纸后面头不抬眼不睁的问。

        “我是到天远公司来工作的。”

        屋里的四五个人几乎都停下了手里的活计,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他。

        “你就是那个要到天远公司来工作的人?”

        “应该是吧!”

        “你去电池部门找余廷江的人,他会给你安排工作。”

        报纸后面的人连报纸都没放下,抛出这么一句话就没动静了。

        祁红玉说他的企业不景气,看来是真的。

        人事部门里的人无所事事且没什么活力。

        以小见大,可以说,天源公司现代的环境确实不好。

        天远公司的占地面积还是很庞大的,微笑一边打听一边寻找,耗费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才找到了电池部门所在的地区,也找到了那个叫余廷江的人。

        余廷江打了个电话叫来了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四十多岁的人,就把魏笑塞给了他。

        这个中年人叫李洪林,是天元集团电池车间一个车间主任。

        李洪林也没和魏笑说几句话,默默地把他领到一个类似于仓库的地方,给他令了一套劳动保护。然后又把他带到一个车间交给了一个叫张西坤的五十多岁的老工人。

        从现在起,魏笑就是这个叫宋旭琨的老工人的徒弟,他的工作倒是非常的简单,就是给一种湿式蓄电池加蒸馏水。

        这个车间里一共有工人大概十几个,但是没有一个人干活,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抽烟聊天。

        “小魏!你为什么这个时候跑到天源公司来干活?”

        宋旭琨点燃了一支烟,坐在一张油脂麻花的椅子上问。

        “是别人介绍的,正好我也没有工作就来了。”

        “两三年前你来还行,现在咱们厂子完了,这都两个月没开响了,你现在跑来真的有点不合时宜。”

        啊!都两个月没开响了?

        祁红玉这娘们这不是骗老子吗?

        两个月没开响我跑来干啥呀?不挣钱我喝西北风呀!

        “你没看车间里的工人都没有干活的,公司不行了人也就没有了,工作的积极性,有门路的正在准备从这里跳出去到别的地方去干,没有门路的则在观望,实在不行了,就得回家自谋出路了。”

        宋旭琨的语调有些低沉也有些无奈。

        他在天远公司里工作了十几年,经历过它辉煌高光的时刻。

        天远公司辉煌的时候,员工三四千人,年产电机电池以百万件为单位计算。

        而今一年的产量,都不如以前一个月的产量多。

        如果企业真的有倒闭的那一天,他的心里真的有些无法割舍。

        魏笑第一天在天远的工作没什么值得书写的内容,工人们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闲散的坐在那里聊天,就是干活也是懒洋洋的。

        他这一天唯一的收获就是跟着宋旭琨问这问那,到也弄清楚了一些事情。

        天远公司的辉煌在五六年前,那时公司来了一个叫张铎的大学生。可以说这个人在电机和电池方面是个天才,他革新研究出的电机和电池让原本一个只生产普通电池规模一般的天远公司开始快速发展。

        短短三四年时间,就让天远成了国内著名的企业,但是不知什么原因,两年前张铎离开了天远公司,转而投奔了本市另一个生产电池的企业复联集团。

        他不但人走了还带走了自己的专利技术,并且通过法院禁止了天远销售以他的技术做出的产品。

        这样一来,天远公司一下子就从巅峰跌落到了谷底。

        偏偏就在这个时期,雪上加霜的是公司老总祁天远又得了怪病,公司的重担就落在了毫无管理经验的祁红玉的身上,公司的一些老人对于祁红玉视而不见,表面上点头哈腰,背地里不使绊子就不错了。

        天远公司本身情况就不妙,再加上这些人都闹腾,这两年也就急速坠落了。

        宋旭琨作为车间里一个普通工人,知道的情况有限,只能大概的说出这些事情,再详细的他就不清楚了。

        魏笑只是像听故事一样,听着师傅诉说的这些事情,听完了也只能是微微摇头。

        作为一个局外人,他不觉得这和自己有太大的关系。

        可是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打破了。

        晚上下班的时,魏笑随着天元公司的职员走出公司的大门。

        还没等魏笑到大门口,就听到大门外传来一个高音喇叭的声音。

        “天远公司的兄弟姐妹们!天远公司现在完蛋了,它现在没有技术没有资金,银行已经不给天远贷款了,天远已经周转不下去了。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良禽择木而栖,我们复联集团正在扩大生产,迫切需要技术熟悉的工人,到我们复联公司来吧,工资高,待遇好,而且还有很多漂亮妹妹,帅哥哟。我们这里设有一个办事处,有兴趣的兄弟姐妹可以过来问问,我们妇联公司真诚的欢迎天远公司的员工加入我们,让我们一起共创辉煌。”

        魏笑有些疑惑,这就是典型的挖墙脚,而且还挖到人家大门口来了。

        这不就等于欺上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