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是谁我来自哪里在线阅读 - 第9章 有人找上门了

第9章 有人找上门了

        魏笑和齐红玉离开山顶开始往山下走。

        刚一走到那条环山路,魏笑手臂上的光幕突然打开了。

        光幕上显示出了一行字:开启升级系统,用草药治好了别人的伤口,获得十个经验值,获得十五系统币。

        字迹演示完毕,光幕刷的消失一切恢复如常。

        这是什么东西?经验值和系统币?

        怎么感觉和打rpg游戏很像。

        再说用草药救人那是中午的事情,到现在这个光幕才做出反应,这反射弧也太长了吧?

        走在魏笑身边的祁红玉,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光幕的出现,正在问魏笑一些问题。

        “魏笑!那天我把你拉到城里来的时候,我以为你是个傻子,问啥啥不知道,现在看看你的脑袋…依然有点不太正常!”

        对于自己的脑袋不正常魏笑大方的承认:“其实我现在的脑袋还真的不算正常,因为很多事情我都想不起来了,我现在脑袋里的记忆仅仅局限于那天从大海里出来看到你的阶段,再以前我是干什么的?家住哪里?我一点都想不起来。”

        “失忆症我只是在电视剧里见到过,想不到在现实社会里还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实例。”

        别看几乎所有的连续剧里都有失去记忆的人和植物人。

        但是现实生活里还真就没有几个,最低祁红玉是没看到过。

        老年痴呆症除外。

        毕竟这一个群体因为岁数大了,身体的各种机能减退,出现这种症状可以理解。

        但一个年轻轻的人得了失忆症,她还从来没有见过。

        “从那天分别以后到现在也是四五天了,不知道这四五天你靠什么生活?”

        “我到西山湖畔一个工地干了三天活,特么的别提了,白干了等于帮了三天忙。”

        “哦!现在还有白打工的事情?说出来听听。”

        万帆就把自己遇到的倒霉事说了一遍。

        “这明显就是那个工头推卸责任,不想掏钱,你应该去告他,现在对农民工的工钱可是有法律保护的。”

        “算了,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再说也就三天工而已,要是打官司还不定耽误多长时间呢!有打官司耽误的那些时间干别的怕是赚的还能多一点,还有等我赚到了钱就把你给的那五百块钱还给你。”

        “那点钱从给你那时起,我就没有收回的打算,你就不用挂在心上了。对了,我才转过弯来,你刚才说你用草药治好了那个工友的伤口,你还会看病?会不会看内科的病?”

        魏笑哪里会看什么病,那些都是光幕作的妖,和他没什么关系。

        “我只会看点皮外伤,内科好像是不行。”他也不知道那个光幕对内科的病行不行。

        祁红玉闻听魏笑只会治疗一些皮外伤,也就没有再问下去的兴趣。

        “这么说你现在又没有工作了呗?”

        魏笑点头。

        “唉!”祁红玉长叹了一口气。

        “要不你先到我公司去干两天吧,起码有个吃饭的地方,虽然我的公司能干多长时间,我心里也没数,你就当骑马找马吧,一边先在我那干着一边再去找个好点的工作。”

        能解决吃饭问题就可以考虑。

        “你的公司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

        “天远能源有限公司,就在dh区山林路九十八号。你如果去就拿着我的名片,到厂子人事科报道就可以了,回头我和他们打一声招呼。”说话间祁红玉掏出一张名片给了魏笑。

        魏笑稀里糊涂的结果名片,由于这条环山路上的灯光不是很明亮,他也就没看顺手揣进了兜里。

        “你还没说你的企业是做什么的?”

        “做各种电机和电池,不过这两年从我父亲病了以后就每况俞下,现在处于亏损阶段,能办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唉!愁人呀!”

        祁红玉一脸愁容。

        通过这寥寥数语,魏笑粗略地理解了齐红玉现在的处境。

        她父亲得了病,看样子是不太怎么好治的病。

        企业也就落在了她的手里,貌似经营状况很不理想。

        从祁红玉粗重的叹息声中,魏笑可以想象这个女人现在面临的困境。

        对于齐红玉现在的现状他是爱莫能助,他现在连自己吃饭的问题都解决不了,哪里还有能力帮人家去解决困难。

        这时候,两人已经来到了山脚下的入口。

        原来停满车的广场上,现在只有一辆轿车停在那里,就是秦红玉的那辆宝马。

        “你现在在哪里住?用不用我把你捎到城里去?”

        “不用不用!我就在这附近住租了一个房子。”

        “那好,我先走了,再见!”祁红玉发动汽车开车离去。

        看着祁红玉的车消失在远方,魏笑也就走向自己居住的住处。

        明天不用再五点半就起床了,魏笑准备睡到早晨七点,然后去找天远公司,用明天一上午的时间了解一下天远公司的情况,再决定要不要去天源公司上班。

        他的算盘打的是不错的,但是计划没有变化快。

        早晨六点半,魏笑刚准备起床的时候,就有人敲响了她房间的门。

        魏笑一着衣服起来开门。

        门外站的是房东杨跃进。

        “小魏!外面有两个人找你,说是工地来的。”

        工地来的?他已经和工地没有关系了,工地来人找他干什么?

        难道是黄鼠狼派来的人?

        “杨叔!我知道了,我马上出去。”

        杨跃进走了后,魏笑回头进屋穿好衣服然后开始四处寻找。

        两分钟后,魏笑走出屋门来到大门外。

        到门外有两个他不认识的青年。

        “两位哥们!你们找我?”

        “你就是魏笑?”其中一个剪着光头的青年问道。

        “我就是魏笑。”

        “你今天为什么不到工地去上工?”

        对方这么一问,基本上就确定是黄鼠狼派来的人。

        “我和那个工地已经没有一点关系了,我已经不干了!”

        “不干了?那黄工长为什么让我们带你回去上工?”

        “那是他的事情,他怎么想怎么干我管不了,但我肯定是不会再回他那个工地去干活了。”

        “现在跟我们去工地干活!”另一个青年语气强硬的说道。

        “谁来我也不会去的。”魏笑也不含糊,这个时候不是慢声细语的时候,该强硬必须得强硬。

        如果这个时候他不强硬,弄不好就会被带回黄鼠狼的工地去白打工,那是根本不可能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