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心理化学师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番外:我是子钇1

第一百二十二章 番外:我是子钇1

        “大家好,我叫子钇,原子的子,钇是钇元素的钇,元素周期表第39号,它是第一个被发现的稀土金属元素,是一种灰黑色金属。和它的性质一样,我是一个很有延展性的人。很高兴认识大家,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多多向大家学习。”我在小学的时候第一次在讲台上自我介绍时如是说。

        不知道我的父母为什么给我起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以至于我每次自我介绍时都要给别人解释很久。

        名字是我童年的一个很困扰的问题。但困扰我童年的一个更大的问题是我小学时的一次班会。

        那次班会,老师向我们提出了一个开放式的问题:“你希望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当时同学们都积极踊跃的发言,我也不例外,大家的答案似乎都很高大上,都是明星、科学家、富豪等等。当我发言时,我给了一个答案:“我想做一个老好人。”全班哄堂大笑,似乎在笑我的答案太低端,没什么心意。但是我的班主任郭恒霞老师却走下讲台轻抚着我的额头说:“子钇,发光并非太阳的专利,你也可以的。”

        这句话对儿时的我太深奥了,我一直觉得郭老师是在批评我志向短浅。但是至此我“老好人”的人物设定似乎就在我的社交圈里传开了,小学乃至中学,这个人物设定就一直困扰着我。

        同学们各种欺负我,就因为我是一个老好人。很多老师拿我开玩笑,就因为我是一个老好人。不知不觉中,我似乎成为了有人发泄自己心中不满的受气包,他们可以无所忌惮地作弄我而内心无罪恶感,只因为我是一个老好人。

        青春期的男生们有时是很邪恶的,因为从众心理,有些人没有欺负过我,甚至还会被其他同学嘲笑,而“欺负我”这件事也慢慢成为了一种校园时尚。那时的我每天上学放学只有靠快速跑步才能尽快逃离人群,所以这也练就出来了我的一个走路特色——大步流星。这并非我天生体质好,其实只为逃离伤害。

        我的善良并没有换来尊重,而是无尽的屈辱。在这心灵的深渊,我濒临黑化。大学的专业,我选择了警察,我只为未来可以报复那些曾经伤害过我的人,我渴望在黑暗中注视着他们,直到抓住他们的把柄。我就像一只受尽屈辱的狼王,将要大开杀戒。

        但感谢上苍的是,阳光还是透过我人生混沌的云层给了我光明的可能。

        那是我的恩师,詹美洲老师。

        詹老师是一个学生们都非常喜欢和敬爱的老师,他的课非常的生动,不但给同学们传授了专业知识,还绘声绘色的为同学们讲授做人的道理。他曾因为执行任务受过伤,只有九根手指,但是却微笑地告诉同学们:“生活就是如此,十全十美其实并非常态,有那么一些缺陷其实会更好的让你思考人生的意义。”

        但是我却对这些心灵鸡汤免疫了,我的内心只想复仇,所以我不但不喜欢他的课,还觉得他在说教,于是每次上课我都会找一个安静的位置呼呼睡觉。记得有一趟课,那是一个冬日宁静的午后,下午两点的第一节课,我早早去教室占位置,不是为了像学霸一样占领前三排,而是选了一个最靠窗子的位置,因为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晒着暖暖的太阳睡觉简直是一种享受。

        詹老师的课,你从来不用担心占不到这些“黄金”位置,因为其他同学都会努力的往前坐,没人会选择这么一个偏僻的角落晒太阳,也没有人会踩着上课铃才进教室。课开始了,教室也安静了下来,我也可以好好舒展一下身体,开启了睡觉模式。

        我望着窗外凋零的枯叶,阳光晒在了我的脸上,我就这么安静地享受着这一切。上了大学以后,我一改我老好人的形象,给人一种阴森冷漠的感觉,我知道这并不是真实的自己,这么演戏也很累,但是至少没有人敢欺负我了,更没有人会打扰我睡觉……

        我或许就算阳光下唯一的阴影,但我也乐此不疲。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在动我的肩膀,哎呀?刚说没人敢打扰我睡觉,这就来了?看来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我愤怒地猛然抬起头,想看看到底是哪个孙子敢坏我的美梦!

        可是一抬头,我懵了,迷迷糊糊中,我似乎看见所有同学都转过身来看我。我心里很诧异,看我搞毛啊?下课了?我打呼噜了?我以为是自己迷糊了,便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哎呦?的确是都在看我,而且脸上都带着坏坏的笑容。

        我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这种笑容让我感到无比的屈辱,这让我回想起了我的中学时光,大家把我当成了笑柄。我内心突然很慌,下意识的想起身逃跑。但又想起了,好像还没有下课。但是……奇怪的是,老师去哪了?从我刚才醒来,就没看见讲台上的詹老师了。

        不会吧?难道说……

        我略带惊恐地回头,呃!詹老师站在了我的背后,原来刚才是他在背后推我。我心里更慌了,第一是上课睡觉被老师直接逮住,第二是因为这么多同学盯着我让我陷入曾经的惊恐,第三是如果我显露出慌张,以后我高冷的人设破了,同学会不会又欺负我。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詹老师的表情似乎并没有在怪我,他面露慈祥的微笑。或许在这个老警察面前,我的内心懦弱早已被他洞穿了。

        詹老师拍了拍我的肩膀,非常关心地对我说:“子钇,发光并非太阳的专利,你也可以的。”

        我一惊,十年前的回忆仿佛迅速闪现回眼前。这句话,不是小学的郭老师说过的吗?

        詹老师的背后正对着太阳,我抬起头看着詹老师,却被阳光刺得无法睁眼,我很像确认一下,站在我面前的到底是郭老师还是詹老师。我用手半遮掩眼睛,定睛一看,的确是詹老师没错。。

        我的内心突然一股热流涌起,眼眶开始有什么东西在打转,鼻子也有点酸酸的。

        窗外的枯叶被北风刮落,但是树枝上缺仿佛出现了一缕新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