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在线阅读 - 027,是渣男吧?天启之门

027,是渣男吧?天启之门

        七点,全班同学到齐,乘坐大巴车前往码头。

        途中,楚天行闭目假寐,实际上却是在开启新发放的“均定三千礼包”。

        新书上架已经有一天多,首日高订就有三千五,已经刷新了幻空网开站以来的首订纪录。

        然而因他一口气爆发的章节太多,均订直到现在,才堪堪突破三千。

        在高订破三千时,他开启的礼包,就已经是降龙十八掌的某一招,或是铁掌功、水上漂、透骨打穴法、摧心掌等五绝级、九阴级的高段武功。

        这会儿刚刚发下的均订三千礼包,则是开出了大名鼎鼎的摧坚神爪。

        也就是“九阴白骨爪”。

        老实说,九阴白骨爪未必比同为九阴真经武功的摧心掌、大伏魔拳等武功高明。

        只是因其出场率较高,名号又有一种邪异残酷的美感,这才拥有了如此之高的知名度。

        楚天行自是毫不犹豫地将摧坚神爪学了。

        只可惜这会儿正在车上,不然他还真想买个西瓜,试炼一番摧坚神爪的威能。

        四十多分钟后,大巴行至海边码头。

        众人次第下车,登上了一艘可容供百名游客住宿、休闲的近海游轮。

        这艘游轮,是班上一位女同学家里开办的旅游公司的船。

        因着这层关系,班上此次包船出海,一分钱都没出。

        低沉的汽笛声中,游轮缓缓驶离码头,为期三天的海上旅行,正式开始了。

        这趟旅行,只是在近海航行观光,途中会在两个著名的景区小岛停靠游览。

        另有一个正处于航线上的荒岛,也在停靠计划之内,到时候大家将乘坐小艇,去那无人荒岛上野营烧烤。

        旅行计划听起来挺靠谱,路线也是安全的近海航线。

        船上的安保人员,则有一位十二正经、奇经八脉皆已贯通的内力境大成级高手,以及几位打通了十二正经的退伍军人。

        据说船上还备有开了刃的优质冷兵器。

        安全的航线,武功高强且经验丰富的安保人员,按理说,这趟海上旅行,应该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然而不知是天赋“直感”生效,还是因为对穿越者招惹麻烦的体质迷之自信,以至于杞人忧天,楚天行心里面,总是隐隐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总感觉这趟恐怕真会出点儿什么事情。

        然而在大明近海的安全航道上,又能出什么事?

        天气预报也没说这几天海上会有大风暴啊!不然也不会出海了。

        “反正感觉不太好……但愿是我杞人忧天吧!”

        然而事实证明,楚天行的自信,是有道理的……

        上午九点。

        远处的海岸线,已变成了一条模糊的影子。

        天空风和日丽,海面波澜不惊,游轮行驶得非常平稳。

        同学们三五成群,在游轮上结伴玩耍。

        一个有着“慈善赌王”称号的同学,还在甲板上支起了牌场子,和几个牌友一起打牌。

        “为什么都叫他慈善赌王?”

        楚天行背靠着舷边的栏杆,看着遮阳伞下的牌场子,好奇地询问身边的秦玲。

        “高远虽然很喜欢打牌,还喜欢带点小彩头,但无论赌什么,他从来没赢过。每次都会输得一干二净。”

        秦玲笑道:“久而久之,就有了慈善赌王的称号。不过你可别小看他,他的武道修为很不错,在咱们班上,仅次于肖虎。”

        “这个我知道。”

        楚天行点点头,笑道:

        “之前在大巴上,我听有人说,咱们班上正好五十四个人,恰似一副扑克牌。你跟肖虎,是咱们班的第一、第二高手,宛如大小王。高远、许静、陈木生、李海洋仅次于你们,就是牌里面的四条2。下面还有什么四个a,四条k之类的……感觉很中二。”

        秦玲轻哼一声,“这说法,是肖虎一个跟班传出来的,言下之意就是想把我跟肖虎凑一块儿呢。哼,真是莫明其妙,谁跟肖虎那家伙是大小王啦?”

        楚天行赞同点头:“没错,你只是小王而已。肖虎嘛,就只能算条二了。”

        秦玲诧异道:“我只是小王?那谁是大王?”

        楚天行抬手梳理了一下被海风吹乱的头发,笑而不语。

        秦玲秒懂,一脸无语地看了楚天行好一阵,嘴巴动了两下,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说楚天行武功不行?

        那不是揭他伤疤吗?

        想了想,秦玲轻巧地换了个话题:

        “天行,你行李里边儿,似乎有根铁箫?你最近在练乐器吗?”

        “嗯,最近确实有在练。”

        “可为什么是铁箫,那玩意儿多沉呀。”

        “就是因为它又硬又沉嘛!”

        “呃,你喜欢就好。另外,你包里似乎还有盒绣花针?”

        “小玲儿啊,你为什么对我包里有什么东西,知道得这么清楚?”

        “那我刚才在舱里帮你整理行李,就顺便看了一下嘛。你还没回答我呢,无缘无故的,带一整盒绣花针做什么?”

        “自然是有用……”

        刚说到这里,就见两个女同学笑嘻嘻地走过来,对着楚天行比了个大拇指:

        “大才子,你那首诗真不赖哟,许静到现在都还失魂落魄呢。”

        许静?

        那个娃娃脸、大眼睛,颇有几分卡通可爱风的小美女,那个诗词鉴赏能力十分低下的女孩,就是“四条二”中的许静?

        真是人不可貌相,她果然有点二啊!

        “诗?什么诗?”秦玲好奇道:“天行你又写诗了?”

        楚天行干咳一声:“那什么,游戏之作,当不得真……”

        正想转移话题呢,一位女同学就抢在他前头,把那首诗背了出来:“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听这女同学背完此诗,秦玲不禁皱起眉头:

        “这诗……比天行你以前写的诗都好,可是,听起来总感觉怪怪的……”

        那背诗的女同学笑道:

        “是啊,诗挺美的,可感觉好像是一夜那啥,然后始乱终弃,还劝女孩子别再纠缠……”

        另一个女同学道:“感觉像是渣男写给受害的女孩儿的……”

        说这话时,两个女同学都用意义不明的眼神看着楚天行,笑得一脸微妙。

        秦玲一个激灵,瞪大双眼看向楚天行:

        “你给许静写了这首诗,然后她就失魂落魄到现在?天行,你不会是对许静……”

        楚天行一脸无语:“我这也是造孽啊,咋就抄了这首诗呢?”

        著名诗人徐志摩,当然是渣男。渣到他老师梁启超,都在他婚礼上公然骂他。

        老金身为他的表弟,都不禁鄙视他,还特意在天龙八部中,塑造了“云中鹤”这么个反派来影射自家表哥……

        正想着该如何解释时,突然,如往常一样输得愁眉苦脸的“慈善赌王”高远,抬手一指右侧,发出一声振聋发聩的呐喊:

        “我去,快看,那是什么情况?”

        正跟他打牌的一个同学叫道:

        “高远你别耍花招,这把你就要输了,别想着转移我们注意,趁机仗着手速偷牌出千!”

        高远急道:“不是,我高远的赌品好歹也是有口皆碑,以我的手上功夫,真要出千,当着你们的面你们都看不出来。那边是真出状况了,你们快看,情况有点不对啊!”

        同桌两个牌友将信将疑,警惕着侧目一看,顿时呆住。

        与此同时,正在甲板上的同学们,都听到了高远以内力发出的的呐喊,纷纷望了过去。

        楚天行跟秦玲也侧目望去。

        然后所有人都怔住了。

        视线之中,游轮数百米外,一团浓郁的云雾,宛若活物一般蠕动着,向着游轮这边飞快移来。

        眼力够好的同学甚至看到,云雾之中,隐隐闪烁着丝丝蓝芒,予人一种极诡异的感觉。

        “风暴云?不对,云雾是白色的,且紧贴着海面,范围也只有方圆几百米……”

        楚天行心中无奈:“果然,我的预感没有错,真招来麻烦了!”

        正这样想时,那团内有丝丝蓝芒闪烁,紧贴海面,笼罩方圆几百米的奇异云雾,便已风驰电掣般来到了游轮旁,蠕动着将游轮包裹了进去。

        同一时间。

        苍河市郊,一座看着很普通的农家庄园地下,一个布满了各种不明觉厉的科技仪器的环形空间当中。

        某个身着东厂制服的女子蓦地站起,神情凝重,“东海检测到能量波动,波形符合‘天启之门’开启时的特征……新的‘天启之门’出现了!一级警报!”

        话音一落,便有刺耳的警报声,在整个下空间中回荡起来……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