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在线阅读 - 009,锦衣卫,意外遭遇

009,锦衣卫,意外遭遇

        到小区附近的邮局寄了合同,楚天行准备去昨天那座公园里练一练蛇行狸翻身法。

        距离不远,他便没有乘车,直接徒步前往。

        从一条小巷前经过时,突然发现巷口拉上了封条,还停着两辆闪烁着警灯的黑车。

        几十个闲人围在巷口前瞧着热闹,还有人试图溜进巷子里边,但都被几个守在巷口的黑衣人挡了出来。

        那几个把守巷口的黑衣人,身上的黑衣,都是清一色的束腰修身长风衣,看上去威风凛凛、漂亮精神。

        他们的衣襟上,还绣着某种奇形生物——体型像蟒蛇,头部有双角,尾巴又是鱼鳍形状。

        楚天行知道,那种奇形生物,正是“飞鱼”。

        而那些衣襟上绣“飞鱼”的黑衣人,便正是大明的锦衣卫了。

        历史上的锦衣卫,乃是天子亲军,负有监督百官,以及侦察情报的职责。

        不过到了当代社会,皇帝成了“虚君”,锦衣卫的职能,自然也早已发生了变化。

        锦衣卫不再受皇帝管辖,而是作为对内治安部门,接受政府管理。

        其职责主要为维护社会治安,打击罪案,相当于警察部门。

        锦衣卫入职的最低标准,乃是修成内力。

        而整个大明境内,足有百万锦衣卫。

        一百万最低内力境的武者组成的执法部门,一百万口绣春刀打击罪案、镇压不法,就问你怕不怕。

        所以尽管这个世界武者众多,大明更是因其庞大的人口基数,拥有世界最多的内力境、真气境武者,社会治安在全球范围内,却还是首屈一指。

        民间武者大都遵纪守法,鲜有滥用武力者。

        此刻。

        看到锦衣卫出警,封锁巷口,楚天行也不由自主靠了过去,想要瞧瞧热闹。

        不过并没能看到什么实际的东西。

        几个穿着现代款式飞鱼服,绣春刀不知道藏在哪里的锦衣卫守着巷口,禁止闲杂人等入内,巷子里边儿究竟发生了什么,围观的闲人们都是一无所知。

        楚天行混在人群里听了一阵,见围观群众们都只是在胡乱猜测,不明真相,很快便失去了兴趣。

        又等了一阵,见实在没啥好看的,楚天行又默默离开人群,继续前往公园。

        同一时间。

        巷子深处。

        一座垃圾堆前,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锦衣卫面沉如水,看着垃圾堆里的一具尸体。

        那具尸体干枯萎缩,皮包骨头,看上去像是风化多年的干尸,可身上的衣服却十分光鲜,给人的感觉十分诡异。

        这时,一个******的锦衣卫走到他身后,沉声道:

        “已经是这个月出现的第四个受害者了。那个疯子身负全国通缉,居然还敢连续作案,简直就是丧心病狂,胆大包天。

        “而且他作案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了。流窜到苍河市前,他每个月最多只杀两个人,而现在,一个月不到,就已经杀害了四人……他越来越疯狂,力量也越来越强了。”

        中年锦衣卫皱着眉头,语气沉重:“必须尽快抓住他!否则还会有更多的受害者出现。现场有发现什么线索吗?”

        说话间,他看向周围几个手持各种仪器,小心翼翼的收集线索的锦衣卫。

        一个看上去才二十出头,予人一种“新手菜鸟”感觉的锦衣卫满头大汗地说道:“跟以前一样,现场处理得很干净,凶手没有遗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中年锦衣卫不满地哼了一声,又问:“那死者的身份呢?”

        那菜鸟锦衣卫道:“死者是……苍河市武道协会的青年干事,内力境武者许周,今年才二十五岁,十二正经、奇经八脉皆已贯通,被认为有望在四十岁之前,臻至真气境宗师……”

        那******的锦衣卫淡淡道:

        “真气境哪有那么容易?多少二十几岁就把全身经脉贯通的武者,终生都未能凝炼出真气种子?不过这许周的名字我也听说过,曾经在市武道大会上夺魁,在省武道大会上取得前十的好成绩,还参加了全国大赛……算是一个小天才了,实战能力也相当优秀。”

        中年锦衣卫脸色难看:

        “那疯子此前还只是对普通的内力境武者下手,现在已经开始狩猎天才武者了。许周这种参加过全国大赛,拥有不弱实战能力的内力境武者,都不是他的对手……普通的民间武者遇上他,更是只有死路一条。就算是一般的锦衣卫,单打独斗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的锦衣卫点点头:“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中年锦衣卫深深吸了口气:

        “将手头一切不算特别紧急的案子暂停下来,把所有能抽调的人手都抽调出来,全部投入此案。另,通知市武道协会,让他们调派高手,与锦衣卫协同追缉。十天之内,我要看到那个疯子落网!”

        刚说到这里,中年锦衣卫突然侧首,厉喝一声:“什么人?”

        周围的锦衣卫们纷纷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却见巷子一侧,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撑着防晒小花伞的白衣人。

        那人穿着立领白风衣,脚蹬一双白皮鞋,披肩长发梳理地一丝不苟,皮肤雪白,五官漂亮,一双丹凤眼,更予人一种“妩媚”之感。

        然而这人是个男的……

        他一手撑着小花伞,一手插在裤兜里,静静地看着锦衣卫们。

        在场这些锦衣卫,最低也是贯通了十二正经的内力境武者,可谁也不知道,那个白衣人是什么时候到来的。

        看着那白衣人,中年锦衣卫皱了皱眉头,“顾冬藏?这里可是我们锦衣卫的办案现场,你身为东厂的人,一声不吭潜行过来,不太合适吧?”

        名为顾冬藏的白衣人微微一笑,用略显阴柔,但并不令人反感的声音说道:

        “林队长,我过来只是通知你们一声,你们锦衣卫耗时半年都没有抓住的通缉重犯凤予飞,其行踪已经被我们东厂锁定。接下来,就不劳你们兴师动众抓他了,我们东厂自然会将他缉捕归案。”

        中年锦衣卫林队长把脸一沉:“国内刑事案件,一向由我们锦衣卫负责。你们东厂横插一手,捞过界了吧?”

        顾冬藏微笑道:“凤予飞此人,涉及的可不仅是普通的刑事案件。他身上有大秘密。要不然,林队长以为,他凭什么能在你们锦衣卫全国通缉之下,至今逍遥法外,肆意杀人?”

        顿了顿,不给林队长说话的机会,顾冬藏又是微微一笑:“林队长,凤予飞的案子,由我们东厂接管了。接下来你们可以收队休息,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就是。再见。”

        说完,他身形一晃,幻影般消失地无影无踪。

        就像他来时无人发现一般,在场的锦衣卫们,也无人能看破他消失时的身法。

        就连已经凝炼出真气种子,随时可能突破至“真气境”的林队长,也只是勉强捕捉到了些许影子。

        顾冬藏走后。

        黑框眼镜锦衣卫沉默一阵,问道:“队长,怎么办?”

        林队长浓眉紧锁,咬牙道:“还能怎么办?东厂已经把案子接过去了,还特意派顾冬藏过来传话,显然是对凤予飞那个疯子志在必得,我们……”

        不甘地吐出一口长气,林队长涩声道:“只能像顾冬藏说的那样,收队休息,等东厂消息了。”

        公园。

        楚天行又来到了昨天醒过来的那块林间草地,打算在这里修炼蛇行狸翻身法。

        这里颇为僻静,昨天他在草地前的长椅上醒来时,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他以为今天也会空无一人,没想到等他来时,那张长椅上已经有人坐着了。

        那是一个身形矮小,看着颇显瘦弱的男子。穿着普通的夹克衫、运动鞋,相貌平凡,发型凌乱,看上去毫无特色。

        照常理,这么一个看上去毫无特色,又矮小瘦弱的男子,应该让人感觉人畜无害才是。

        然而楚天行看到他的第一眼,心里就莫明一突,头皮一炸,竟隐隐生出一种看到了毒蛇、饿虎的本能警惕。

        不过他并未因此震惊动容。

        不动声色地打量了那瘦小男子一眼,楚天行装作只是从这里路过的咸鱼路人,若无其事地沿着草地外的林荫小道径直前行,要穿过这里,前往湖边。

        然而刚走几步,一道低沉沙哑的男声,便陡然传入他耳中:

        “你在看到我的一瞬间,心跳加快了将近一倍,手心出汗,呼吸急促……为什么?你认识我?你在怕我?”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