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点香仙缘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仙法无常

第二十二章 仙法无常

        “这哪是好好修仙的山头...”

        陆平又开始抱怨了,他手里攥着一把镰刀,割草割的手腕疼。

        陈长安点了点头,深以为然,至少也得有些苗圃,栽种些药草。

        然后养几只珍禽异兽,时不时开补一下,才是修仙正道。

        这两个人一个是爱吃霸王餐的隔壁小王,一个是闻香下马不给钱的白嫖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过他们有一个共同的优点,就是都不懒。

        青乐趴在院子内的树枝上,看两个人忙活,身后两条毛茸茸的白尾来回扫动。

        经历过一场大难,三个人的关系已经是十分亲密,小妖狐灵动的眸子里,带着浅浅的笑意。

        一阵轻风吹来,她舒服地伸了伸爪子,跃下树枝也开始干活。

        玄鱼道人,在殿内暗暗点头,收徒果然是对的,早知道以前就收徒弟了。

        忙活了整整一天,结了几个轻身印,日落时分小院终于有点样子了。

        “糟了!”陆平擦着额头的汗,叫道:“光顾着收拾院子,忘了咱们的住处了。”

        陈长安也扶额道:“所以我常跟你们说,世上怕就怕‘认真’二字。罢了,我们以后就是正儿八经的在编修士了,就在这凑活歇息一晚吧。”

        推门进去,果不其然,这里一股发霉的味道。

        房内也比较简单,桌椅床铺,旁的也没什么了。

        三个人对视一眼,一起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我们学道之人,本就要忍受各种磨砺,所谓吃的苦中苦,方能修成仙,咱们发挥吃苦耐劳的精神,就在这院子里,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睡一觉吧。”

        青乐早就变成小狐狸,蜷缩着适合睡觉,有这两个人在身边,她睡得很快。

        陆平没好气地道:“我说小王,你的大道理可真多,一套一套的,听着跟个圣人一样。要不是记得清楚,我还以为那天酒楼被人扔出来的不是你呢。”

        “知道就好,世间万物就是理论加实践,成神成仙也不例外。我理论已经修到大圆满,离修成大道就差实践了。多跟我在一块,才有机会洗涤你这颗肮脏的心灵。”

        “去你大爷的!”

        这几天提心吊胆的,根本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两个人插科打诨,很快便传来轻微的鼾声。

        陈长安迷迷糊糊一睡着,梦里出现一颗种子,那种子浑身散发着勃勃生机。

        它的四周,闪烁着奇异的颜色,各种光晕将它衬托的十分璀璨。

        陈长安慢慢地靠近,突然种子开始落地,大地都变得颤抖起来。

        根脉发疯似地蔓延,紧紧地抓着大地,遍地是虬结的根须。

        慢慢的长成了一棵大树,一寸...十寸...百丈高,还没有停下生长的脚步。

        “天要挡我,我就把天撞破!”

        一声怒喝,气势如雷霆万钧,陈长安翻声坐起,喘息不止。

        他坐直了身子,呼吸慢慢平静下来,一缕月光洒下,铺在小院内。身边的陆平睡姿难看,青乐十分乖巧,都没有被自己吵醒。

        陈长安百思不得其解,只是惊鸿一瞥,那颗种子为什么能给自己留下这么深的印象。

        修道之人,日观沧海,夜观星象;灵兽妖精,对月吞吐,天精地华,皆有所获。

        自己每次一想那颗种子,感受当时它的那种澎湃昂扬的意念,就会调动全身的灵力,在气海内奔腾,胜过苦修十天。

        陈长安的身体彻底兴奋起来,浑然没了睡意,托着腮仰面观天。

        四周寂静无声,不知名处隐隐有虫鸣声传来,一声、两声,低低切切,月华如水,洒在他的身上。

        他昂首看天,只见繁星点点,月正当空,皎洁明亮。

        “到底是什么种子啊?”

        想的头都要炸了,晃了晃脑袋,陈长安不再纠结,拿出白天玄鱼给的《太一正气决》,修炼起来。

        这是太华宗的入门法决,跟竹简和云七的功法一样,都是入门法决。

        适宜人群,就是陈长安、陆平这些炼气士们。

        陈长安仔细比对了一番,发现这些功法都是大同小异,几乎没有什么分别。

        他本来以为,太虚宫这种修士界的顶端地方,入门功法会优异许多。

        但是如今发现,太虚宫的竹简,反倒不如太华宗的详尽。

        其实他不知道,上古洪荒时候,那些大修散仙,都是没有现成功法的。

        他们依旧可以凭借自己的摸索修炼,问道成仙,长生不老。

        说到底所谓的功法都是细枝末节,对于修士来说,天分、机缘和灵气才是最重要的。

        这一点和他深受前世荼毒的思想,完全相反,也难怪他会如此执念于功法。

        上古洪荒的大能,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独特的杀招,因为这都是他们境界上去之后,自行创造的招式。

        如今灵气枯竭,人们才只好按部就班,总结出一套最有效利用有限的灵气,来修炼到更高境界的功法。

        这世上,从来没有两个人,是完全相同的。所以每一个人的灵气,也都各不相同,比如云七的排云掌,一般人打出去都是杀伤招式,陈长安打出去就是群体治疗。

        ---

        岁月不居,时光如梭。

        转眼上山已经三个月,玄鱼道人果然不愧是公认的太华宗第一懒人,收徒之后给了些功法,便没有再行指点,任凭他们三个自己修行。

        好在三人都是带艺投师,各自有自己的修炼方法。

        如今的小院内,多了三个小屋,都是陈长安和陆平,从后山砍了树木自己垒的。

        三个人各自修行,也互相帮助,其乐融融,果然是陈长安做梦都想要的安静修仙。

        这三个月,他的灵气澎湃汹涌,眼看又快进阶了。

        这三个月,没有任何人打扰,甚至连个玄鱼也没有出关。

        清晨一早,陈长安带着陆平,准备去后山捉几只灵兔来,养在院子里繁殖。

        忽然间头顶响起了一阵破空之声,两道白光从西边疾驰而来,一阵光芒闪烁过后,现出两人,都是穿着道袍,白衣飘飘,十分俊逸。

        “玄鱼师叔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