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1255再铸鼎在线阅读 - 第883章 惊弓之鸟

第883章 惊弓之鸟

        华夏四年,7月23日,剑门关。

        “轰、轰。”

        第103山地旅的驻地中,一个刚调拨过来的炮兵营完成了一轮试射。

        自华夏元年夏军攻入关中、收复长安,至今已过了三年,华夏国初步完成了对北方地区的消化,开始了新的计划。自今年起,宰相季国风就开始推动对元国的新一轮战争行动,试图彻底解决这个对手,而元国的内乱又大大推了这个新计划一把。103旅常年驻广元城,现在自然也在这一轮行动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负责对剑门关的主攻。

        目前103旅还在行军过程中,进攻尚未正式开始,只是西北师指挥部从后方调了一个炮兵营过来加强火力,今日他们与103旅汇合,于是便开上几炮试射一下,检验有没有出什么故障。

        为了对付剑门关坚固的山城,这个炮兵营装备的是120mm口径的重型野战炮,可想而知从汉中经过崎岖的山路运输过来要经过多少困难和颠簸,现在到货后自然要好好查验一番。还好,这型炮口径虽大但结构简单,并无问题,炮弹顺利出膛,划了个抛物线飞向远处,一如预期般顺畅。

        前来验收的副旅长祝明秋少校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对炮兵营长说道:“很好,就这样收拾东西入营吧。再过几日,等兵力集结完成,你这些家伙就该发威了。”

        营长搓着手道:“乖乖,拖拉机进不了山,这些大家伙只能靠马拉人推,你可不知道一路上那个难啊……等见了元人,我可得好好把这些火气发在他们头上。”

        祝明秋笑道:“那可真有他们受的了。”

        夏季天长,现在虽然已经是17点,但天仍大亮着,他返回旅部准备参加一个会议,然后看看有什么事做。

        这次的作战试图一举灭亡成都朝廷,规模庞大,涉及多个进攻方向的数万兵力,剑门关这里是重点之一,103旅任务繁重。这一开会就旷日持久,军官们拿着上面发下来的任务和友军传来的简报反复讨论,推演正式进攻开始后的进程和可能出现的问题。

        不知过了多久,正当他们沉浸于图上作业的时候,却突然有侦察兵发来了急报。

        “什么?剑门关内乱了?”

        ……

        7月25日,陕西,甘泉县。

        甘泉县位于连接延安与长安的道路之上,稍有些人气,但也不多。此县地处黄土高坡之中,多山少地,居民点被分割得支离破碎,对当地人来说生活不易,对外来者来说,也很麻烦。

        一队骑兵风尘仆仆返回甘泉县城之中,又拐进了一处挂着“军事地理勘测处”牌子的大院里。士兵们整理行装休息去了,而排长郭志保少尉则背着一大包图纸,进了大院第二进的正厅中。

        正厅中不少人来来出出,门口有人守卫接待。接待员认识他,起身迎接道:“郭少尉回来了,这次收获如何?”

        郭志保笑道:“还行,虽然惹了一身土,但找到了两个山沟里的村子,还有三个住人的塬。”

        黄土高坡上有一种特殊的地貌曰“塬”,也就是四周陡峭中央却平坦的小高地,顶上经常有人居住。理清人口和居民点是民政工作的基础,然而黄土高坡破碎的地形给这个工作造成了巨大的阻碍。枢密院的军事地理勘测处把不少人手都派到了陕西和山西来,协助户部进行普查,可是至今仍有不少盲区。郭志保之前的一个多月里,就带着人翻山越野,寻找可能存在的居民,为消除盲区做出了一点贡献。

        接待员点头道:“好,辛苦了,送进去报告站长归档吧……对了,隔壁116旅的白旅长今天来访问了,现在多半正在站长那里,。”

        “哦,晓得了。”

        郭志保对着厅侧的镜子整理了一下仪容,又敲门向内屋走去。内屋是一处办公室,六张桌子摆在过道旁,桌后各有人在处理一些文牍工作。他看了看,走向一处桌子,与桌后人交接了一些手续后,又向更内屋走去。

        “报告!”

        “进来!”

        这间屋子要宽敞一些,周围靠墙处摆着密集的文件柜,中央放着一大张桌子,桌上摆着一大张地图。旁边围着好几人正对着地图指指点点,其中两人军衔最高,一人为上校,位于桌左,另一人为少校,位于桌右,其余皆是尉官。

        这名中校便是军情处在甘泉的负责人吴闻,他准确地叫出了郭少尉的名字:“郭志保,按期返回了,很好。正好,让我看看,你查出什么东西来了?”

        “是!”郭志保利落地一行礼,然后从包中将文件取出来。他把其中的大部分都交给吴闻旁边的尉官,只单独取了一张手绘的地形图出来,对着桌上的大地图比照了一下,然后铺在了右上角一处未勘测的区域中。

        “……如此这般,这片区域有五个定居点,相互之间有小规模的交流,没有成形道路,但有几条长年踩出来的小路。水源不多,农田开了一些……”

        他详细将当地的民情地貌叙述出来,吴闻听了连连点头,还没来得及开口,另一面的那个上校,也就是来访问的旅长白为民,就笑着说道:“吴站长,你的手下很能干嘛。”

        郭志保挺起了胸膛,吴闻点头道:“这小子去年刚毕业,表现还行,也差不多了……还不谢谢白旅长?确实干得不错,不过也别骄傲了!”

        郭志保连忙敬礼道:“谢谢白旅长,谢谢吴站长!”

        吴闻摆摆手,让他去与别人交接工作。

        白为民低头看了看地图,说道:“照这个进度,把甘泉县境全探出来的日子也不远了。”

        吴闻谦虚地说道:“也就是探个图,离真正编户齐民还差得远呢。”

        白为民嘴角一撇:“也不需要那么精确,在这山沟沟里开山种地,累死累活收不了几石粮,有什么意思?等过阵子上面腾出手来,就把他们都迁到好地方去,封山育林,保持水土,到时候也就不用统计了。”

        吴闻哈哈一笑:“也是。到时候就要白旅长你们忙了。”

        白为民摇了摇头,说道:“你也知道,按计划没几日我们旅就要南下了,等打完不一定还回来驻甘泉,到时候可能得换别的旅来干了。倒也一样,咱们还是回归正题,说一下这个线路的协调……”

        正说着,门口却突然又敲响了,稍后一名通信兵走了进来,辨认出白为民之后,走来将一份电报交给了他。

        白为民看过之后一愣:“让我们提前动身,这是什么情况?……剑门关拿下了?”

        ……

        7月26日,襄阳。

        与东边一片荒凉的中原大地不同,襄阳所在的南阳盆地当年经元军长期屯田,至今已经积攒了大量的良田和不弱的基础设施,条件不错。而且,南阳盆地不但自身是边境前线、军事要地,还可以通过汉水航路联系到上游的汉中盆地,也就是另一个边境要地,因此地位更显重要。

        自从华夏元年的大战后,夏军就在南阳盆地屯驻了重兵,常驻五个旅,还把中原师的指挥部移镇于襄阳。这一支大军,既如同钳子的半边,与汉中驻军一同钳制了蜀地的元军,又如同一把利刃,悬在长江流域的其余元军头顶上,令人不寒而栗。

        现在的襄阳城和十年前没有太大区别,仍然是一座军事色彩浓厚的城市,普通市民不多,城墙也大致是十年前的那些,没进行大幅度的改造——随着火炮射程和威力的提升,城墙的形制已经没那么重要了。倒是城中竖起的多处天线,揭示了不同寻常的力量。

        现在的一处天线之下,第二重型旅的旅长晋冲大校就在焦急地等待着。

        “怎么回事,宋国的回复还没到么?”

        他踱着步子,越走越急,忍不住骂了出来:“再这么磨蹭不识抬举,我们就自己过去了!”

        也难怪他这么急,实在是局势变化得太快!

        本来,按照枢密院制定的作战计划,汉中和南阳两方面的军队将逐步移动至前线,汉中方面攻剑门关,而南阳自长江一路向西攻过去,双方步调尽可能一致,以消灭更多的元军。南阳这边难度较低,所以要慢一步,以免打草惊蛇……可是没想到,汉中方向进度却超出预料的快,103旅刚一动,剑门关就发生了内乱,然后他们试探着一攻——居然就把关城给拿下来!

        这下子可真就哭笑不得了,拿下剑门关当然是好事,但计划中的其余部队都还在调度中甚至还没开始行军呢,单凭103旅又能攻出去多远?

        所以军事计划陡然加快,各方面的调动都提前了,晋冲率领的第二重型旅作为进攻的主力,也急着前往峡州(宜昌)开打——然而这时候出现了一个问题,襄阳以南直到江陵的地盘前几年被宋军收服,理论上夏军要取得他们的许可才能通行。这本不是个问题,毕竟夏强宋弱,之前尚书省已经通过外交渠道知会了对方。但问题在于,当初说好的是八月份之后宋国可以让夏军通行,现在想提前动身,就得再走一遍程序了。

        以宋国的效率,这程序走下来就不知道得多久了,晋冲天天守在中原师指挥部的通信班旁,眼看着剑门关那边的消息不断传回来,等得那叫一个心急如焚。这一天天等下去,得贻误多少战机啊!

        襄阳的夏日也是炎热无比,晋冲骂了一阵子,解开两颗扣子,拿着一把蒲扇呼了起来。

        突然间,电报机再度响了起来,他立刻停止扇风,期待地看向那边。

        “是宋国的回复来了吗?”还没待译码完成,晋冲就迫不及待地问起来。

        “不是,还没有……”通信兵摇头道。不过很快他眼睛就亮了起来,大声说道:“是枢密院的指示……不管宋国了,我们先过去,许可慢慢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