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侯府遗珠在线阅读 - 第200章

第200章

        林修武没有蔡氏那么多的心思,他想得更多的是林婉所说的人贩集团。

        将林婉的这番话在心里细细咀嚼了一番,林修武觉得林婉的提议极为可行,不由给了林婉一个赞赏的目光。

        明面上如今的他只是个无官无权让了爵位给长子的“过气”老侯爷,的确不应许将手伸得太长,而毛宴秋则正如日中天,刚被当今皇帝调任锦衣卫副指挥使。

        按理锦衣卫耳目遍布整个大虞,毛宴秋若是动用锦衣卫的势力寻找女儿的下落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毛宴秋到底只是刚刚调任,这个时候就算有心也不好假公济私,也许也还没能想到这一点,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林婉又是个心软的孩子,见不得囡囡吃苦,这才求他伸手从那女人手中救出囡囡,要不然囡囡还不知要遭多少罪。

        此次无意解救囡囡牵出可能的人贩集团,毛宴秋自然就有理由放手为囡囡报仇,也能一解他对女儿的愧疚以及对人贩子的痛恨。

        林修武迅速将事情交待下去,专门派了两个轻功好善隐匿的护卫回徽州监视女人一家的动静,另外又让人快马加鞭回京城给毛宴秋送信,车队则继续按原先的速度缓缓往京城行进。

        这日车队抵达庆安城,这里离京城只有两日路程。

        大管家早就在庆安城的如意客栈租下了最好的那个院子。

        车队刚刚在客栈门前停下,毛宴秋就出现在马车边。

        毛宴秋昨日下午才忙完一宗案子回到京城,刚进城门便收到了林修武的信,却已经晚了两日。

        当他看过林修武的书信,心情别提多么激动,只恨不得立即打马迎出京城。

        不过他到底有皇命在身不能随心所欲,加之林修武信中所述,少不得要做一些安排。

        考虑到卫氏的身体状况,毛宴秋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卫氏。

        这次他打定注意一定要确定了此囡囡真是他们的女儿毛艳霞之后,直接将人带到卫氏跟前,免得卫氏再犯痴病。

        毛宴秋刚刚办案回来,自然要先进宫向皇帝汇报办案的情况。

        待汇报完毕,毛宴秋便将林修武的书信呈给皇帝过目。

        皇帝拍案而起,令毛宴秋务必要将人贩集团连根拔起。

        君臣一番商议之后,毛宴秋让长随回家送了个口信,自己则点了一队人马匆匆出了京城连夜往徽州赶路。

        本还以为至少要到前面一个城镇才能与林修武相遇,没想到刚进庆安城便遇到林修武派来等他的护卫。

        一番交流之后,毛宴秋便让副手先带着人往徽州赶,他自己则前去如意客栈。

        双方见了面,毛宴秋少不得要先去见过林修武和蔡氏。

        当他看到林婉牵着一个瘦弱的小姑娘从马车上下来,毛宴秋的眼睛都直了,虽说林婉手中牵着的小姑娘瘦弱不堪,但是毛宴秋依然一眼便认出了那便是自己的女儿。

        一声“虾虾”,似乎点醒了囡囡的记忆,原本低着头紧紧拉着林婉不放的囡囡猛地抬起了头,看向不远处对着自己张开双臂的男人。

        片刻之后,只听囡囡“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尔后跌跌撞撞地扑向毛宴秋。

        不是应该叫“囡囡”吗,怎么成了“虾虾”?

        再不济也应该叫“霞霞”吧!

        林婉目瞪口呆地看着囡囡大哭着扑进毛宴秋的怀里,心里却止不住地吐槽。

        没想到毛宴秋与卫氏对女儿的称呼如此地大相径庭,也不知有典故。

        不过这也从侧面反映了毛宴秋夫妇对女儿的疼爱程度。

        想到囡囡的遭遇和遍体鳞伤,林婉不得不提前给徽州那一家人点蜡。

        虽说毛宴秋恨不得抱着女儿不放,却不得不以公事为重,哄得女儿止了哭声,这才将囡囡重新托给蔡氏和林婉帮忙照顾。

        囡囡一听毛宴秋要离开,以为毛宴秋不要她了,顿时情绪激动起来,小手死死揪着毛宴秋的衣襟不放,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爹爹,不要丢下虾虾,虾虾听爹爹的话以后再也不调皮了,虾虾不要离开爹爹……”

        “虾虾跟着你婉婉姐先回京城,待爹爹办完差便去接虾虾回家。”向来冷硬的毛宴秋也被囡囡哭得肝肠寸断,却又无法如囡囡所愿,只得连劝带哄,希望囡囡先跟着震南侯府的车队回京城。

        只是心里阴影面积无限大的囡囡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毛宴秋此时此刻的心情,只是闭着眼睛哭着并揪着毛宴秋不放手。

        看着毛宴秋一脸的无奈和焦急,林婉不得不上前来助他一臂之力:“囡囡,听姐姐的话,先让爹爹去办差。你还记得吗?刚才姐姐在车上与你说过的话,若是爹爹没有完成皇帝陛下派的差事会怎么样?”

        囡囡的哭声一顿,显然将林婉的话听进去了。

        见此情形,林婉自然要再接再厉继续扩大战果:“囡囡应该是知道的,若爹爹完成不了皇帝陛下派的任务肯定要挨板子,那该多疼啊!囡囡一定会心疼的,倒不如咱们先去京城,等爹爹办完差,再接了娘和弟弟一起去接你回家,好不好?”

        林婉的话极为轻柔对囡囡很有蛊惑力,囡囡的哭声渐止,紧紧揪着毛宴秋不放的小手也松了松却没有直接放开,一双泪眼盯着毛宴秋抽噎道:“爹爹真的不是不要虾虾,只是去办差?”

        毛宴秋伸出大手轻轻替囡囡拭了拭眼泪,郑重其事地说道:“爹爹怎么可能不要虾虾,只是爹爹皇命在身需前往徽州办差。虾虾也不希望爹爹被打板子,对不对?”

        囡囡慌忙摇头:“不要,虾虾不要爹爹挨板子,疼!”

        “那虾虾先跟婉婉先去震南侯府住着,等爹爹办完差,便带着你娘和弟弟一起去接你!”此时此刻毛宴秋原本冷硬的心却软得不行,若不是发誓要亲手处治那些可恶的人贩子,他是真的不想与女儿分开。

        囡囡终于放开了毛宴秋,眼泪汪汪地目送毛宴秋打马消失在视线中,回头又成林婉的小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