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锦衣捕快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夜巡队散了

第四十四章 夜巡队散了

        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后,林紫玲立即取下蜡烛握在手中,飞快的检查死者的七窍,最终从右耳中取出半截筷子。

        林紫玲小心的将这半截筷子收好,然后提笔写下,死因被筷子穿耳而死,心脏死后被刺穿掩藏死因,右手手腕有划伤,疑似有过挣扎。

        待收拾完一切后,林紫玲悄然离开了停尸房。不久后,在约定的地点,向问天和林紫玲汇合。

        林紫玲没有多说什么,伸手取出一张纸递给向问天,说道:“请你把这个带给萧大哥,上面是我全部的验尸记录。”

        “好。”向问天接过纸,眨眼间便消失在夜色当中。

        时间到了子时,在几个狱卒轮班时,向问天成功潜入了大牢,将林紫玲写下的验尸结果送到了萧阳手中。

        萧阳看完后,心里惊喜的同时,也决定正式开始反击。在张威和向问天的帮助下,萧阳成功逃出了大牢,一刻不停地赶回了自己家中。

        刚进门,一道身影便飞扑进自己怀里,声音沙哑着道:“萧大哥……”

        萧阳闻声也确定了来人的身份,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笑道:“好了好了,都会没事的,快些起来。时间宝贵,别浪费了。”

        “嗯。”林紫玲从萧阳怀里站了起来,乘着月色看着萧阳,说道:“萧大哥,对不起。我找了好久也找不到任何线索,我真没用……”

        “谁说的,要不是你验尸,这次我可就死定了。”萧阳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道:“尤其是两盏茶的功夫,从死者耳中找到凶器,就算是我也不一定做得到。”

        “我……我当时只想救萧大哥,心里就想起了之前你说的话,所以才发现了这个秘密。”林紫玲低着头说道,“我……我……”

        萧阳微微一笑,伸手拉起她的手,轻声说道:“你是萧大哥身边最好的验尸官,没有人能比得上。你只管验尸,剩下的交给我。走吧,我们去找线索。”

        感受着掌心里传来的温热,林紫玲眼眸中散发出阵阵狂喜,不知不觉中便红了眼眶,小心翼翼地反握住萧阳的手,只觉得心里填满了沉甸甸的幸福。

        若是在以前,她也许会高兴的跳起来,但现在不会了。这一天两夜的压力下,让她懂得了破案抓贼的困难,凶手的狡猾超乎了想象,越是明白她就越敬佩。原来自己要崇拜的英雄,一直就在自己的身旁。她长大了……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林紫玲进握着萧阳的手,带着他走进了厨房,伸手指着一处地面,满脸泄气的说道:“我闻出了这里有浓厚的血腥味,但却怎么也找不到证物,甚至连那半截筷子都未曾发现。”

        萧阳闻言一笑,说道:“找不到就是被藏起来了,从凶手来不及取走死者耳中断掉的半截筷子来看,当时他逃的很匆忙。所以剩下的半截筷子一定还在这里!”

        “那该如何找出?”林紫玲急忙问道。

        “呵呵,我教你一个办法,别人做起来很困难,但对你来说却是验尸及追踪的杀手锏。”萧阳笑了笑,起身找来了一些面粉,伸手洒在四周。在林紫玲和向问天疑惑的目光下,他拿起笤帚轻轻地扫去地上的面粉,一些星星点点的白色斑点便映入眼帘。                “这……”林紫玲和向问天同时大惊,望着地上白点的走向,一直延伸到锅台底下。萧阳一伸手,变从锅台下的灰烬中,掏出了半截沾满草木灰的筷子,以及一串佛珠。

        “尽管血迹掉落在潮湿的地面上看不见,但它却一直都是存在的,而且你也知道这里有血迹,只是在这浓烈的血迹中找不到它的最终走向。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就可以撒上白灰或者面粉,用笤帚扫过后,有血迹的地方就会因血迹的存在而沾染出白点。”萧阳解释道。

        林紫玲听完也明白了过来,但又有些疑问道:“那若是血迹在很干的地方又怎么办?撒面粉或石灰粉也沾不住。”

        “不,若是血迹干了,便会在地上凝结成块,形成一个凸起。那样直接撒上石灰,用笤帚扫过后就会在地上留下一个轮廓,仔细看依旧能看出来。”萧阳摇头说道。

        “嗯,萧大哥真厉害,我记下了。”林紫玲重重地点头说道。

        萧阳有些苦笑,这算是什么厉害,充其量只能找出血液聚集的比较多的地方。好在这个年代地面大多都是砖块铺成的,并不会有人用水去清洗地面。所以,这法子也有碰巧的成分。

        摇了摇头,萧阳打量着手里的半截筷子,以及那串佛珠,皱眉说道:“这半截筷子是凶手匆忙下扔在锅台里面,所以我刚刚找到时它在上方。而这佛珠则是死者从凶手身上拽下来,扔在了草木灰中的。”

        “死者和凶手选择同一地方藏东西?这怎么可能!”林紫玲有些吃惊的说道。

        “可能的,你看看死者倒下的位置,右手的甩动方向正好在灶台的位置。从筷子插进去的深度来看,筷子插进去时,他并没有立刻就死,而是熬了应该有十刹的时间。本能的反应下,他顺手抓住了凶手胳膊上的佛珠。却被凶手折断筷子时撞开了手,顺势将佛珠扯下甩进了灶台里面。这也是为什么,死者右手手腕处有划伤,那是凶手在紧张下折断筷子,撞开死者本能求生时紧抓自己的右手时留下的。恰恰也是凶手这一紧张下的举动,让死者扯下他手腕上的佛珠,甩到了锅台下。”

        “相信凶手当时也应该找过,但匆忙之下并没有找到,只能将这半截筷子也跟着扔进了锅台下面。”萧阳一边说,一边比划着当时的动作。

        林紫玲看的清楚,心里还是免不了有些困惑,但也知道此刻时间宝贵,并不是说话的地方,便急忙说道:“那这么说来,这串佛珠就是能证明凶手身份的直接证据了。萧大哥快些看看,佛珠上有什么特别记号?”

        萧阳看着手中的佛珠,说道:“这串佛珠做工精细,不是平常佛珠所能比的,应当出自高僧之手。而庆天府只有一座大型寺庙在城内,所以去哪里一定可以找到答案。”

        不久后,三人便到了广清寺,在表明身份后,主持方丈慧远大师见了三人。一番客套后,萧阳表明来意,并且取出了那串带血的佛珠。

        慧远大师看后,叹息地告诉萧阳,佛珠是五年前自己送给俗家弟子悟峰的。

        得到答案后,萧阳便带着林紫玲和向问天离开了,刚出了寺门就被大批的官兵团团包围住,此时天已经亮了。

        接着沈杰从官兵中走出,身后紧跟着刘宁,目光望着萧阳,轻轻叹道:“夜巡队已经解散了,你回去吧。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这个案子我亲自来查!”

        “什么,解散了!”林紫玲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目光扫向满脸得意的刘宁,顿时怒火中烧,拔剑就要冲过去。

        “紫玲!”萧阳拉住了她,摇了摇头,说道:“散就散了吧。”

        “萧大哥……”林紫玲有些着急地看着他。

        “听话!”萧阳沉声说道。

        林紫玲闻言狠狠地跺了跺脚,怒视着刘宁,道:“你给本姑娘等着,我不会饶了你的。”

        刘宁微微哼了一声,对着沈杰一抱拳,说道:“大人放心,只要萧阳回去,让百姓暂时平息了怒火,这个案子三天内一定能结案。那个验尸的仵作已经被我们拿下了,用不了多久便会供出真凶,到时候定然可还萧阳一个清白。”

        听着他说的话,萧阳心里一阵冷笑,说道:“不用了,真凶我已经找出来了。但我需要当堂对质,请大人准许升堂!”

        众人闻言一愣,心里皆是一片震惊,他逃出大牢不过两个时辰而已,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破案了!这怎么可能?

        不提众人心中的震惊,刘宁闻言更是嘴角微微抽了抽,这样的速度就算是自己也办不到!萧阳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自己根本难以和他匹敌。

        好在这一次萧阳身陷官司中,让百姓群情激奋,给了自己最佳的机会,一举拔除了夜巡队这个肉中刺。夜巡队已经没了,就算他萧阳再厉害也没有和自己对抗的本钱。只要是在白天,就是我刘宁说了算。

        所以此刻,对于萧阳能够破案,他除了惊讶外,再没有任何的感觉。

        知府衙门升堂了,百姓们听到消息后纷纷涌至衙门,望着被押上大堂的萧阳和张威,顿时群情激奋。

        “杀了他们!”

        “杀了这个知法犯法的恶贼,为民除害!”

        “恶贼!去死吧……”

        “这个恶贼害死了李家大少爷,又害死了刘姑娘的娘亲,恶贯满盈,当千刀万剐!”

        “对,还抓了贺老三,留下那娘俩,可怜啊……”

        外面的百姓你一言我一语的谩骂着,声声传入萧阳和张威的耳中。跪在堂上的张威心里一阵刺痛,整颗心都有些冰凉了,一生几乎很少哭泣的他,在这一刻流泪了。

        萧阳在一旁也是满脸沉默,一言不发地等待着沈杰升堂。他不怪任何人,既然这是这个时代的百姓选择,那么他也接受。

        他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尽管学的很像,但骨子里却仍然融入不了。要说心里没有怨气,那都是假话。

        所以萧阳选择退了,他不想接受任何人的道歉,时间会证明对错。不论刘宁是不是坏人,没有夜巡捕快的庆天府,最后会让所有人都后悔。

        而自己也会在这段时间内组建新的力量,这股力量是黑夜中的守护神,也听命于官府。但却不再属于庆天百姓,而是属于天下所有人。

        将来他们只会负责重大邢狱案件,再也不会过问这些琐事,到底失去了多少,那也只有自己承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