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锦衣捕快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破而后立

第四十三章 破而后立

        林紫玲走后,向问天看着萧阳问道:“需要我做些什么?”

        萧阳说道:“什么都不用管,只需要想办法带紫玲去验尸,然后将结果告诉我。”

        “你不亲自验尸吗?”向问天皱眉问道,“我可以带着你离开,无人能抓住你。”

        萧阳摇了摇头:“我不能走,走了整个夜巡队就会被牵连,一旦被定罪为畏罪潜逃,那就真的没有翻盘的机会了。为今之计只有我去入狱,将他们的目光死死钉在大牢里,才会有真正的机会。”

        “我不希望你死。”向问天沉声说道。

        “我从不认为自己是英雄,所以不会英勇就义。”萧阳嘴角微微上扬,不急不慢地说道,“他们以为将我困住,就会是死局。但岂不知,这个死局也同样会困住他们自己。他们的攻势越猛烈,就说明对手越愤怒。敌人越疯狂,就越能取得最有价值的线索。所以,救我出狱变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坚持的更久一些。”

        向问天并不明白萧阳话中的意思,但他相信萧阳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所以,对于萧阳的安排他照做了。

        跟萧阳想象中的一样,很快刘宁就带人将他抓了,在张威他们赶来的时候,萧阳只是笑着告诉他们好好做捕快。

        萧阳因杀人案入狱,次日衙门公开升堂问案,证据确凿。萧阳也是第一次看到了尸体,庞管家心脏被刺破,导致七窍出血。仵作也当堂对质,证明是一击必杀,尸体上没有任何其他伤口。作案的工具也被证实,是衙门中发放的佩刀。

        但由于萧阳始终一字不答,再加上沈杰对萧阳的信任,便说其中可能有隐情,匆匆地退了堂,打算夜里亲自去问萧阳事情经过。

        谁知这一举动却在庆天府内引起轩然大波,一时间萧阳这位曾经的英雄,被人人口诛笔伐,短短半日之内知府衙门遭受了三次围堵,数万人请命将杀人犯萧阳立即处死。

        半月来胜极一时的夜巡捕快,也在一天之内土崩瓦解,四大队长两个宣布离开夜巡队,其名下捕快也纷纷转投在刘宁名下。一夜间,夜巡队仅剩下不过十一人而已。

        形式依旧在变化,一切都在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整个庆天府都在剧烈的撞击着,衙门内部也开始分化,在刘宁的带领下,白班衙役与群龙无首的夜间巡捕爆发了第一次碰撞,张威被抓进了大牢,以同伙的罪名和萧阳一起被压入死牢中。

        “萧阳,现在外面形式非常不妙,若再不想办法,夜巡队就要完了。”张威进来后对萧阳的第一句话。

        萧阳闻言却是一笑,问道:“是不是刘宁开始向夜巡队动手了?”

        “比这个还要严重,现在夜巡队只剩下十人了,我也被抓进来了。太可怕了,现在外面都乱成了一锅粥,我甚至都不敢相信任何人!”张威脸色有些难看道,“你敢信吗,我刚去撒泡尿的时间,就成了杀人犯,从你单独杀人变成了二人合谋,竟然还有人证看见。”

        萧阳听完后,呵呵一笑,说道:“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看来对方是打算吃掉整个夜间巡捕。”

        “萧阳,现在怎么办?再这样下去,夜巡捕快就真的要被覆灭了。如今整个庆天府的百姓都一致请命,要杀了我们二人,并解散夜间巡捕。”

        “张哥,咱们现在可是在牢里,你认为我有什么办法?”萧阳撇了撇嘴说道。

        张威闻言一脸死灰,道:“难道前辈们费尽心血创下的夜间巡捕,就要毁在我们手中……”

        萧阳看着他满脸失落的样子,笑了笑说道:“夜间巡捕只是一个名头而已,既然如今已经没有人支持了,散也就散了吧。捕快的使命从不是为了什么名誉,而是因为百姓的利益。当百姓再不需要时,捕快的存在也就没有了意义。”

        张威闻言怔了怔,一脸苦笑道:“正如你说的这样,夜巡队可以解散。但如今庆天府乱成一团,连捕头都可能有问题。倘若真的爆发出来,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届时千万百姓流离失所。五年前的那场叛乱,至今仍历历在目。身为捕快,你忍心吗?”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承受相应的代价。在百姓从心里不需要你时,纵然你是神灵也同样会被毁灭。”萧阳叹了口气,一脸认真的说道:“所以,该散时一定要散,当所有人都冷静下来时,罪恶开始崭露头角,才会让人真正的看清是非对错。到哪时,便是阎罗归来的时候。”

        “放心吧,夜间巡捕虽然亡了,但永夜依然有人镇守。夜巡亡后,人间再无夜巡捕快,只有我阎罗堂。从此,你便横跨阴阳,做一个真正的判官。”

        张威一惊,呆呆的望着萧阳,咽了咽口水道:“你……你想要脱离衙门?”

        萧阳摇了摇头,笑道:“不是脱离衙门,而是以另一种形式存在。张哥难道就没有感觉到,以现在衙门的力量,就算是完全掌握了对方的踪迹,也难以对付他们。想要维持太平,就必须拥有更强的力量,起码能够自保!而我们依旧是捕快,只不过不再轻易显露身份,和那些邪派组织一样,全部都隐藏了起来。我们拥有最强的仵作团队,有最厉害的情报搜集部门,更有最强的执法捕快。”

        “我们一生都会在永夜当中隐姓埋名,没有人知道你是谁,我们只有代号。黑夜是我们的战场,我们的使命只有一个,让所有罪恶的人在听到阎罗堂时,都心惊胆战。”

        张威早已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很难想象,一个连仵作都是成群结队的捕快机构,那破案要有多快啊。而且还拥有武功高强的执法捕快,那还怕什么邪派组织!

        与此同时,衙门外林紫玲身穿夜行衣,目光望着身旁同样打扮的向问天,说道:“向大侠,里面便是停尸房,拜托你了。”

        “你真信那个林荣的话?”向问天问道。

        “不信。”林紫玲沉声说道,“但这是救萧大哥的唯一机会,我只能赌尸体就在里面。”

        向问天点了点头,道:“你需要多长时间?”

        “至少一盏茶的功夫!”林紫玲看着他说道,“这是检验尸体的时间。”

        “好,我为你争取两盏茶的功夫。”

        林紫玲点头,目光望着前方守卫森严的停尸房,深吸了口气道:“若两盏茶没我没有出来,请你带着萧大哥离开。”

        说完,她闪身飞奔到墙角,轻巧的越过高墙。向问天在她行动的瞬间,也屈指弹出了一颗石子,打在一个衙役的头上。

        “什么人!”

        惊喝声响起,向问天一身黑衣出现在房顶,佯装成正要潜入停尸房的样子。在被底下衙役发现后,开始强攻。

        这一举动立即引起衙役围捕,向问天与这些衙役也战作一团,很快地停尸房内也冲出了四五个捕快,刘宁也在其中。

        “他是萧阳的同党,莫要让他跑了!”刘宁大喝一声,一马当先地冲了上来,与此同时大批的官兵从四面八方赶来,将向问天团团围住。

        向问天见此也明白中计,但他并不惧怕,微微哼了一声,手中的宝剑出鞘。霎时间,天空中万道剑光闪耀,如同划过的流星,撕开漆黑的夜幕,直撞向众人的双眼,强烈的刺激下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待睁开后七八人已经倒地。刘宁也忽觉脖颈间一凉,宝剑已经划破了他的皮肤,一缕鲜血顺着剑刃缓缓流下。

        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出手的,因为快的他们根本就看不清,只觉得眼前一片剑光闪过,班头就已经被擒了。

        “你……你想做什么!”刘宁惊怒道,“杀了我你也活不成。”

        向问天微微哼了一声,剑刃往他脖子上压了压,道:“放心,我不会杀你,让你的人都退下。”

        感受到脖子上的冰凉,刘宁心里既害怕又愤怒,他知道对方是萧阳的帮手,但此刻他却毫无办法,只得下令道:“都退下。”

        话音落下,围在四周的官兵犹豫了一下后,缓缓地退出了门外。

        这时林紫玲也在停尸房内找到了庞管家的尸体,为了防止被发现,她取出了亲手缝制的黑布帐子飞快的在死者身旁四周撑起,然后点燃蜡烛,开始验尸。

        入眼,林紫玲就被眼前的景象下了一跳,死者的死相太恐怖了,整张脸都扭曲到变形,像是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林紫玲强忍着心头的害怕,一边验尸一边在纸上写下记录。一直到查看伤口时,她却愣住了。

        “伤口边缘整齐,是死后造成的。”

        “奇怪,为什么会是死后的伤,那这么说来心口这一刀是在死后刺的,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紫玲一边飞速写下记录,一边飞速转动着大脑,寻找着那个真正致命的伤口,但是她找遍全身都没有发现任何不对之处。

        “萧大哥,若是你……你又会怎么办?”林紫玲眼睛有些微红的喃喃道,她有些无助地流下了眼泪,但倔强地依旧不肯放弃。

        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两盏茶的功夫已经是极限了,若是不能查出她就必须撤走,否则一旦对方发现那就功亏一篑了。

        林紫玲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紧咬住的嘴唇都有些渗出血来,目光望着眼前七窍流血的尸体,蓦然间想起在给孙胜验尸时,萧阳曾经对自己说的一句话……尸体上没有任何一处伤是多余的,死后造成的伤要么是泄愤,要么就是为了掩藏真正的死因。

        “死后造成的伤,是为了掩藏真正的伤……”林紫玲喃喃自语道,眼中闪过一道亮光,道:“我知道怎么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