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锦衣捕快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会不会是他?

第二十章 会不会是他?

        听到萧阳的解释,林紫玲这才明白了过来,但同时也很好奇,萧阳与自己年纪相仿,为何他会知道的这么多!尤其是刚刚面对尸体时,那种波澜不惊地神态,就像是见惯了生死一样,就连大哥都比不上他。

        一上午地走访,萧阳带着无精打采的林紫玲一起回到了约定的地方,其他人早已经在等着了,就萧阳他们回来地最晚。

        “队长,西城没有发现什么情况,各大药铺,以及治病的大夫都问过了,没有人患心疾,也没有抓过治疗心脉的药。”李峰摇头说道。

        萧阳点了点头,目光望向张威,只见他呵呵一笑,说:“南城倒是有个比较有趣的事情,灵芝堂坐诊的大夫说,三个月前西乡村的杨秀才曾带母亲治病,乃心梗之症,至今依然在抓药续命。”

        “心梗?”萧阳沉吟了一下,又问道:“杨秀才母亲年岁多少?”

        “三十又二,父亲早亡。而且我再走访时,还打听到了一个消息,这个杨秀才的启蒙恩师就是李员外。后因一些原因,这个杨秀才便离开了学堂,于家中自学考中秀才。”

        林荣闻言,立即说道:“肯定是这个孙子,他应该是被赶出了学堂,一直怀恨在心,再加上母亲突然患病,他就跑去杀了李家三少爷报复!”

        “我觉得不太可能,再怎么说也是他恩师的儿子,他怎么下的去手?”李峰摇头否定道。

        “恩师怎么了,知人知面不知心,与恩师反目成仇的人不在少数!”林荣哼道。

        李峰还想再说时,萧阳摆了摆手制止了他,说道:“不管怎么样,这是一条线索,应该重视起来。而且我在北城也听到了一些关于李三少的事,大家对他的印象并不好。”

        “哦,出了什么事?”张威急忙问道。

        林紫玲撇了撇嘴,抢先说道:“这个李三少是出了名的纨绔,时常流转烟花巷,风流成性,到处惹是生非,追瘸子骂聋子打瞎子,调戏女子。就连李员外帮扶过的读书人都不放过,常常以各种理由羞辱于人。”

        众人听得眼睛有些发直,心里一阵无语,这分明就是人间败类,世上竟然还有这等人,真是长见识了!

        张威想着想着也都笑了,摇头说道:“看来这个李三少得罪人还不少,也许杨秀才离开学堂跟他有些关系。”

        萧阳点了点头:“和我想的一样。”

        “那还等什么,快走啊!”林紫玲催促道。

        萧阳和张威闻言笑了笑,让林荣他们先行回去休息,然后两人去了南城区。本来林紫玲也是要被萧阳赶回去的,但这个大小姐脾气非常的倔,说什么都不肯走,当场理论了一阵子后,萧阳含恨败退,于是两人组就成了三人队。

        在张威的指引下,萧阳他们在集市上找到了卖字画的杨秀才,此时已经晌午,来往的人并不多。没有生意做的杨秀才,便坐在墙角的阴凉处,一手拿着馒头,一手捧着《论语》,就着馒头看书。

        “萧阳,他好勤奋呢!”林紫玲一脸感慨道。

        萧阳点了点头,回头说道:“咱们在这等会。”

        张威愣了愣,看着萧阳一眼,便明白了过来,微微笑道:“也好,跑了一天了,正好歇息一会。”

        说着他转身走到一旁的树下,随意在地上坐下,萧阳和林紫玲也跟着过去,歇脚的同时在等待着杨秀才。

        也不知过了多久,杨秀才伸手揉了揉发酸的脖子,正要低头再看书时,眼角的余光扫视到萧阳三人,怔了一下后,忙站了起来,笑问道:“几位差官,可是来寻在下?”

        萧阳点了点头,正要起身肩头却是一沉,回头一瞧原来是林紫玲困得睡着了,此时头正靠着自己的肩膀。

        杨秀才一见,搁下手中的书,笑着走了过来。萧阳对他抱歉一笑,说道:“抱歉,她有些困了。”

        “无妨无妨,若是没看错,你们应该是夜巡队的吧?”杨秀才一脸不在意的说道。

        “我叫张威,衙门夜间巡捕,这是我们夜间巡捕西南区总队长萧阳。”张威起身介绍道。

        杨秀才闻言急忙拱手行礼,并道:“在下杨风,见过萧总队长。”

        萧阳抬手示意了一下,然后说道:“杨秀才,我们此来是要向你询问一件事。此事干系重大,还望你能给予相助。”

        萧阳说的客气,让杨秀才心里也对他有了些许好感,当场便笑道:“萧队长哪里话,我乃读书之人,助人乃是本分。”

        张威见他同意了,便急忙伸手脱下自己的外衣铺在地上,对着杨秀才做了个请的手势,道:“杨秀才请坐。”

        杨秀才也不客气,在衣服上坐下后,才开口问道:“敢问萧队长是何事?”

        萧阳对张威打了个眼色,张威会意的点了点头,转身警戒着周围。

        树下,萧阳望着杨秀才问道:“听闻你曾是李员外的学生,后来不知怎么了就退学了?”

        杨秀才闻言呵呵一笑,道:“确有此事,不过这件事乃我个人决定,与恩师无关。”

        萧阳哪里不明白他想错了,一脸失笑道:“我问此事不是要坏李员外名声,而是为了查一桩事,并无他意。”

        杨秀才看了看萧阳,许久后说道:“当时确有一些原因,所以才不得已退学。”

        “能说说吗?”萧阳追问道。

        “呵呵,说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在下看不惯三少爷的为人,年少轻狂一时意气之争,才固执的退学了。也怨不得别人!”杨秀才摇头说道。

        “哦?”萧阳目光闪烁了一下,紧接着问道:“你觉得这个李三少为人如何?”

        杨秀才闻言脸上露出一丝厌恶,微微哼道:“李三少的恶名在南城区人尽皆知,欺男霸女,所做恶事馨竹难书,乃人间败类!恩师也因为他胡作非为,而名声扫地。”

        “李三少经常到南城区来?”

        “那个败类何止是常来,他每天都要在南城百花楼内眠花宿柳,还曾当众扬言百花楼便是他的家。”杨秀才嗤之以鼻,神色也有些气愤,道:“为此恩师都被他气的吐血,险些丧命。”

        听到这里萧阳心中微微一动,问道:“那李员外也不管管他,就任由他如此?”

        杨秀才叹了口气,道:“管了,但没有丝毫用处。恩师曾让我们前去劝说与他,均没有什么用处。后来还是在外从军的二公子突然回来,将他教训了一顿,这才安生了。”

        萧阳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这就叫一物降一物,要不是李家二公子回来,只怕还没人能管的住他。”

        杨秀才摇头道:“不,二少爷虽然能管的住,但并不常回家中,李三少真正怕的是他的大哥。”

        “既然他那么怕他大哥,为什么还敢以青楼为家?”萧阳一脸疑惑道。

        杨秀才叹了口气道:“自从去年恩师身体抱恙,许多人便散了,为了维护李家大少爷长年在外奔波,也很少回家了。如今家中就剩下恩师一人,又如何管得了那纨绔!”

        说完他脸上又浮现出一丝痛恨之意,萧阳也不再询问他,对着他说道:“多谢杨秀才诚言相告,他日若顺利结案,定当登门拜谢。”

        杨秀才急忙摆手道:“萧队长言重了,此乃我等读书人本分。”

        萧阳微微颔首,转头看了看还在熟睡的林紫玲,屈指在她脑门上弹了个脑瓜崩,叫醒了林紫玲。

        “哎呀……”林紫玲瞬间惊醒,眼睛对上萧阳的双眸,瞪眼道:“你……你干什么!”

        “睡得这么香,说好的保护我呢?”萧阳笑着问她,林紫玲面色一红,一脸不好意思道,“我……我太困了,好几天都没睡觉。”

        萧阳笑了笑,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对着杨秀才一抱拳:“告辞!”

        杨秀才急忙一拱手,随后又追问道:“萧队长,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再查什么案子?”

        萧阳目光炯炯有神地看着他,语气缓慢地说道:“李三少昨夜于家中被杀,我奉命调查此案!”

        杨秀才震惊的望着萧阳,半晌后结巴道:“被……被杀了?”

        “被挖去心脏而死!”萧阳沉声说道,“杨秀才可有何看法?”

        “我?”杨秀才身子震了震,一脸苦笑道,“我只是个秀才,并不善邢狱。还请萧队长多多费心,早日抓住凶手,让恩师也能心有安慰。杨风在此代恩师谢过了!”

        “杨秀才放心,抓贼追凶本是我们职责。告辞!”萧阳报了抱拳,伸手一拍还在打哈欠的林紫玲道,“走了。”

        “哦!”林紫玲急忙跟了上去,小声问道,“你为什么要告诉他李三少死了?”

        萧阳笑了笑:“没什么,就是想试试他,看他的反应怎样!”

        “试他?”林紫玲一阵疑惑,抬头不解地问道:“为什么,难道你怀疑他就是凶手?那杨秀才看着老实巴交的,又尊师重道,看着不像是坏人啊!”

        萧阳呵呵一笑,没有说什么,快步朝着张威走去,三人汇合后,张威问他:“怎么样?”

        “不能确定,他的表现有些问题。找人先盯住他,我们现在去李家一趟!”萧阳面色严肃道。

        张威点头道:“好,我立刻安排人过去。”

        “怎么又要去?”林紫玲有些抱怨道,“不休息一下么。”

        萧阳头也不回地说道:“你回去吧,睡好了后,晚上再过来。张哥,咱们快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