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220魔鬼,丧事一条街

1220魔鬼,丧事一条街

        月宁安也不跟赵启安假客气,在赵启安坐下后,也坐了回去。

        不等赵启安再次寻问,月宁安就主动道:“王爷有所不知,漕帮不是什么小帮小派,他们不敢违背官府的命令,但能让他们这么配合,绝非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余总督也不行吗?”赵启安眯着眼,掩去眼中的精光,状似无意地问道。

        “余总督可以,但余总督也无法让漕帮,只针对我月家。”他们月家,跟漕帮也是有交情的。

        能让漕帮帮主,不顾老一辈的交情为难她,绝不是余总督一纸官文能做到的。

        便是不谈交情,他们月家跟漕帮也有生意往来,漕帮没有必要为了余总督,坏自己的口碑名声。

        毕竟,余总督的面子,真没有那么大。

        “当然,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是不是漕帮,就看余总督他们,接下来出什么招,动用哪方的势力了。”月宁安勾唇轻笑,带着一丝凉薄:“有皇城司这个饵在,余总督一定想方设计给我施压,逼我去见他,找我打听皇城司的消息。毕竟,我是他们知道的,唯一一个能接近皇城司司卫的人。”

        赵启安人在皇城司,不清楚皇城司在那些官员眼中,有多么可怕,但她清楚。

        对余总督等人来说,皇城司司卫突然出现在江南,比陆藏锋封城,还要让他们惶恐不安。

        要是不查清楚,他们寝食难安。

        而人一旦急了、慌了,就容易露出马脚。

        “行,接下来,听你的安排了。”赵启安胡乱的点点头,收起眼中的凌厉,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他在江南查了大半月,顺着那几起大火留下来的线索,今天才查到漕帮的头上。

        陡然听到,月宁安怀疑起漕帮,他惊讶的差点跳了起来。

        他怕他身边,有月宁安的眼线。

        钱能通鬼神,在江南这半个月,见识到了江南的富商,用银子开路,将江南官场连成一张网中,令普通官员要看他们的脸色行事,让赵启安无法轻视钱财的力量。

        也正是见识到了,江南官场的腐败,赵启安才明白,他皇兄为何那么防备月宁安。

        钱财能做的事太多了,收买官员都是小事,最可怕是……

        有钱财,就能养兵、囤粮,就像月家在海上做的那些事。

        要是当初,他们赵家没有压制月家,任由月家发展,月家早就富可敌国了,到那时……

        恐怕,皇室都要看月家的脸色行事。

        真是光想,就让人坐不住,也难怪陆藏锋,一定要把月宁安手中的那支人马招安了。

        虽然只有区区数百人,但陆藏锋代表了朝廷的态度。

        朝廷不会允许任何人养私兵,现在交出来,朝廷不会跟月宁安计较。

        而月宁安……

        应该说她聪明人,还是聪明呢?

        香血海的事一暴露,她就很干脆的,把自己在海上的底牌,全都露给陆藏锋看。

        人数不多,只区区三、五百人,能在海上称霸一方,但绝对翻不起风浪,正好卡在他皇兄能接受的那个点。

        更不用提,陆藏锋摆明了要招安她的人,她不仅没有阻止陆藏锋见他们,甚至给陆藏锋行了一个方便。

        真正是人精一样,不愧为是焰皇叔亲手教导长大的……

        ……

        赵启安这一次到了别院,就没有走。

        他跟幽灵似的,白天黑夜的只呆在别院的密室。当然,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也没有人能见到他。

        密室外,有皇城司司卫把守,任何人都不能靠近。

        月宁安一度怀疑,赵启安压根就没有呆在密室,借用她的密室,不过是为了警告她,让她有什么事都不许瞒着他。

        要不是知道,赵启安这人不好惹,月宁安真想给他一个白眼,然后把人赶走。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赵启安怎么就不懂呢?

        月宁安摇了摇头,没有再理会赵启安,开始布局对付范家江湖小镇的事。

        趁着江南城封城,人心惶惶之际,月宁安买了不少产业。并且有针对性的,将范家的江湖小镇四周的铺子,能买的全都买了下来。

        买下那些铺子后,月宁安就命人关店,重新休整过,稍候再开业。

        先前各个管事都忙,没人有空做这件事,现在……

        在余总督等人的打压下,月家的铺子被打砸,货物全都烂在河上,不了岸。没铺子、没货,做不成生意,一众管事、小二都闲了下来。

        作为东家,看到下面的人光拿月俸不干事,总是不爽的。

        月宁安没给他们休息的时间,原先的铺子开不了,就让这些人去盯江湖小镇四周的商铺。

        “听说范家的江湖小镇,专门搭了一个戏台子,用来搞什么少侠、江湖美人评选,平时没事也会展示一下江湖人的生活,十分受欢迎。

        做生意的嘛,好的咱们就要学起来。江湖人,江湖生,江湖死。范家做了江湖小镇,咱们就在附近搞个丧事一条街好了。他们展示江湖人江湖生,咱们就好好的展示一下,什么叫江湖人江湖死。”月宁安跟管事交待这些事的时候,笑的那叫一个纯良。

        无视一干管事震惊、惊恐的眼神,月宁安越说兴致越高:“咱们也搭个戏台子,不用搭多大,只要让人看到,丧事怎么操办就行了。但那什么吹唢呐、撒纸钱、五子哭坟每天都安排那么两三出。要是腻味了,再安排个十八层地狱的展示,让前去江湖小镇的人都看看,人死后,后事要怎么操办才隆重。”

        说完,月宁安还不忘征求管事的意见:“你们看,我这个想法怎么样?”

        一众管事听完,好半天才找回声音,不敢置信地问道:“大小姐,您……您这是认真的吗?”

        他们家大小姐,是魔鬼吗?

        搞丧事一条街?

        天天吹个唢呐,还要洒纸钱……

        一天搞两场下葬、五子哭坟?

        这么一弄,范家的江湖小镇,还怎么做生意?

        人来江湖小镇是游玩的,遇到这么晦气的事,谁还有兴致玩?

        “我当然是认真的!无比的认真!”她不认真,招这些管事来干吗?

        来闲聊吗?

        她很忙的,都忙的没空想陆藏锋了。

        管事看月宁安收起笑容,一脸严肃,就知道月宁安已经拍板了,这事没有回迂的余地。

        是以,哪怕一众管事,怎么看都觉得月宁安这做法太儿戏,但还是认命地点头:“小的明白了!请大小姐放心,我们一定办好!”

        大小姐想要胡闹,那就闹吧,左右他们最近很闲,给范家人添一点堵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