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妖孽王爷枕上宠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可以将我的东西还给我了吧?

第六十八章 可以将我的东西还给我了吧?

        “不过是几个下人罢了,何必如此为难她们?”楚玥姿嘲讽的声音传来,“二姐想要来我镜花阁欺负我,是不是有些大言不惭啊?我便是要好好的瞧瞧,二姐这是要如何欺负我?”

        楚玥姿带着几个下人过来,发丝有些许的凌乱,显然是方才才醒来的,她看上去气势不弱,不过眼神之中却是带着两分心虚。

        楚玥安嘴上挂着两分笑意,朝着楚玥姿走了过去,离她一步远的地方顿住了脚步,伸出手:“可以将我的东西还给我了吧?”

        楚玥姿装作迷惑不解的模样,问道:“什么东西?”

        “你确定要在这里说?”楚玥安将这周围环视了一眼,“你可是侯府金尊玉贵的嫡女,就不怕颜面尽失?要不,咱们还是去屋里说话吧?”

        楚玥姿咽了口唾沫,强作镇定讥讽道:“亏得你还知道当着这么多人咆哮丢人现眼,咱们去屋里说话吧!”

        她冷着脸转身离开,楚玥安笑眯眯的跟着她入了屋内,她坐下之后冷声问道:“二姐,你到底发什么疯,要来我这里闹事,咱们这些日子不是一直都相安无事么?”

        楚玥安观赏着一旁架子上面几样精美的摆饰,淡淡的说道:“你不先找我麻烦,我也不会找你麻烦的。孙三姐从我屋子里面偷的东西,你是不是应该还给我了?”

        “什么东西?”楚玥姿哼了一声,“孙三姐是你天禾院的人,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可不要无中生有诬陷我!”

        “是吗?”楚玥安拍了怕手,“既然三妹觉得我是在诬陷你,那么不妨你们亲自对质吧。”

        说着,就见着两个婆子将孙三姐给押了进来,孙三姐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去看楚玥姿,更不敢去看楚玥安的眼睛。

        “说说吧。”楚玥安抚摸着手指淡淡的说道,“你从我屋子里面拿了什么,又给了什么人?”

        “奴婢……奴婢从二小姐的书房内偷了一本医书,将医书给了三小姐。”孙三姐咽了口唾沫紧张的说道,她说着瞟了一眼楚玥姿,迅速的垂下眸子,身子斗得更厉害了。

        “胡说八道!”楚玥姿眼神一沉骂道,“你这贱婢,自个儿偷了东西,与我有什么关系?到底谁指使你敢如此诬陷我,还不快从实招来!”

        “那一日,三小姐将奴婢叫来,说二小姐那里有一本医书,让奴婢务必要弄出来,后来奴婢趁着二小姐不在的时候,将医书偷出来,亲自交给了三小姐,就是在这个屋子里面,三小姐还向奴婢承诺说会想法子将奴婢调来镜花阁的,三小姐难道都忘了吗?”

        “我要拿医书有何用?”楚玥姿冷冷的一笑,起身走到了孙三姐的身前,蹲在去抬起了她的下巴,“说,到底是谁指使你诬陷我的?”

        她的眼神阴冷凶狠,含着一抹威胁的意思,似乎要将眼前的女人碎尸万段一般。

        孙三姐浑身哆嗦了一下,瞅了一眼正在云淡风轻看着一盆兰花儿的楚玥安,匍匐在地说道:“奴婢说的都是真话,没有人指使奴婢。”

        “三妹,我的东西,你是否可以还给我了?”楚玥安问道。

        “我没有拿你任何东西,这孙三姐是你天禾院的人,必然是你主仆二人,合谋要害我!”楚玥姿厉声否认道,“我要见父亲,我要见祖母,我堂堂嫡女,岂是你可以随意陷害的!”

        那本医书楚玥姿找了几个医书高超的大夫看过,这些大夫看过之后都说那医书的内容精妙无比,实在是一本难得的医学典籍,正因为此,她这些日子日夜都在研读那本医书,希望自己在医学上面的造诣能够超过楚玥安,眼下她已经有了些心得了,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将东西还回去!

        “我压着孙三姐来了你这镜花阁,没有直接去见祖母,已经是给你面子了,你既然不要面子,非要去父亲还有祖母面前说个明白,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一道去吧。”楚玥安起身淡淡的说道,“走吧。”

        就在这个时候,赵倩茹突然回来了,她倒是没有楚玥姿的气急败坏,面色从容的说道:“老夫人这两日的精神不大好,这些小事就不用去打扰她了。”

        楚玥姿急忙躲在了赵倩茹的身后,指着楚玥安抱怨道:“母亲,二姐非说我拿了她的东西,想我身为侯府的嫡女,从小到大什么东西没有得到过,岂会看上她的?”

        赵倩茹拍了拍女儿的手背,冷冷的扫了一眼地上的孙三姐,随后笑吟吟的说道:“一个贱婢说的话,二小姐还当真了?这贱婢手脚不干净,还敢攀咬主子,留着也实在是一个祸害,不如拉出去打死,也好教侯府清静些,二小姐觉得呢?”

        “夫人这么着急,只怕是有杀人灭口的嫌疑啊。”楚玥安微微一笑,“我丢的东西的侍事情,不过是小事一桩,其实三妹若是喜欢我天禾院的东西,只管跟我要就是了,倒是不必用这种手段。眼下倒是有一件麻烦事,那就是眼下三妹手上的医书是残本,上面的方子未必周全,三妹不通晓医术,留着反正也是个祸害,不如还给我吧。”

        “玥姿说没有指使这个贱婢,你是宁愿相信一个贱婢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妹妹?”赵倩茹坐下冷笑着问道,“二小姐不要再次胡搅蛮缠了,若是再不离开,就只有请侯爷前来主持公道了。”

        “到底是三妹在说谎还是这个贱婢在说谎,搜一搜不就知道了?”楚玥安微微笑道,“就是不知道三妹敢不敢让我搜一下?”

        “混账,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搜我?”楚玥姿咬牙骂道,“让你进入镜花阁已经是给你脸面了,你竟敢搜查我?”

        “三妹这是不敢?”

        “什么敢不敢的,这是我的的体面!”楚玥姿瞪大了眼睛,“你今日搜了我这屋子,若是传了出去,我日后怎么见人?我堂堂侯府三小姐的屋子,我倒是要看看谁敢搜!”

        “若是我要搜呢?”从屋外传来了一个威严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