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一不小心挖出一个仙帝在线阅读 - 第454章 约战擂台1

第454章 约战擂台1

        王度看着抿着嘴,眼眶红红的凤宁儿,突然心里一酸,以前那个天真可爱的小跟屁虫现在也出落成一个漂亮的大姑娘了。

        伸出手,王度想去给凤宁儿擦擦眼泪,可是让王度意外的却是凤宁儿直接一抬手把他的手给打掉了。

        这一下人群一片哗然,他们不知道王度是谁,只是这个人竟然在如此众目睽睽之下想抬手去触碰凤仙子,这样的举动真是震惊了众人!

        尤其申屠海,此时的申屠海脸色非常不好看!

        “傻丫头,你再生气我可就走了啊。”

        王度作势要走,凤宁儿下意识的想要伸手拉住王度,可是当她伸手的时候却看见王度脸上玩味的笑容,凤宁儿就知道自己又被这个可恶的姐夫给戏弄了!

        当下凤宁儿就缩回了手,然后转身一动不动的看相另一边。

        “大新闻啊!这兄弟是谁啊?他似乎和凤仙子关系很不一般阿?”

        “你们看,凤仙子明显是认识这人的。”

        “啧啧,一向强势的凤仙子竟然也有如此小女儿的一面?”

        “天啊!我的女神!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众人议论纷纷,紧接着一件惊掉众人下巴的事情发生了!

        “傻丫头,真生气了?”

        王度伸手摸了摸凤宁儿的脑袋!

        “妈呀!我一定是眼花了吧!”

        “王兄弟他竟然摸了凤仙子的脑袋?”

        “这人竟然敢模凤仙子的脑袋?”

        “申屠海的脸可丢光了呀!”

        申屠海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他似乎已经在爆发的边缘。

        凤宁儿心中的委屈和其它情愫在这一刻彻底爆发,终于她再也忍不住,直接转身抱着王度抽泣了起来。

        “傻丫头,你受委屈了,姐夫给你报仇好不好,乖了别哭了。”

        王度安慰着凤宁儿。

        “这位师兄,你抽我一巴掌试一试,我是不是眼花了?”

        “啪!”

        “哎哟!师兄可真是实在人!”

        “痛吗?”

        “痛!”

        “痛就不是做梦,凤仙子竟然真的是主动抱着一个男人!”

        “天啊!我的天塌了!”

        “公敌,我辈誓与这小子势不两立!”

        人群骚动,王度几乎在瞬间成了玄天院所有男弟子的公敌!

        申屠海脸上已经铁青,他苦苦追求的凤宁儿从不正眼看他,可是此刻她却主动抱住了另一个男人!

        虽然申屠海并不是凤宁儿什么人,但是他心中这口气就是咽不下去!

        全身气势释放了出来,申屠海一步一步向着王度他们靠近!

        九劫仙的修为虽然在玄天界遍地都是,可是在玄天院里申屠海却是绝对的大高手,因为申屠海是玄天院上院弟子中排名第一的人!

        “宁儿,疯狗走过来了,姐夫帮你出气好不好。”

        王度拍了拍凤宁儿的后背,后者这才红着眼松开了他。

        “姐夫,我们走吧,他是九劫仙的修为,你要吃亏的。”

        凤宁儿担心王度吃亏,因此她不想让王度给自己出气,尽管在她受委屈的时候一直在想着有一天自己的姐夫能给自己出气,可是真到了这一天,她还是更担心王度的安全。

        “九劫仙吗?那就把他打成八品吧,这样他就威胁不到我了。”

        王度随口说了这么一句,他这话不但让凤宁儿一愣,就连钟离墨和司徒横都傻了。

        这是什么逻辑?九劫仙有威胁,那就把九劫仙打成八品老祖,这样一来九劫仙就没有任何威胁了?

        可是你都能把九劫仙打成八品老祖了,那这九劫仙又怎么可能对你有威胁呢?

        “师...王兄弟,玄天院不能私自斗殴,不过双方同意倒是可以擂台一战,只要不伤对方性命即可。”

        钟离墨差点把一个称呼脱口而出,他要是把这个称呼喊了出来,那么申屠海根本不用打,有可能吓都能把他吓趴下!

        “啧啧,我第一次见你两个看着都不像好人,这一次嘛倒是让我另眼相看,等处理了这疯狗找个地方喝点?”

        王度的酒瘾是越来越大,他以前是碰到特别开心或者特别孤独的时候他才会喝点酒。

        可是现在他是找到机会就要喝几口!当然了他这不算是酗酒,因为发酒疯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在他们这些修士身上发生的。

        钟离墨和司徒横尴尬一笑,尤其是司徒横,他第一次见王度的时候还差点和王度打了起来。

        “要不然还是我去吧,虽然干不过申屠海,但是打个平手应该难度不大。”

        钟离墨不知道王度已经是仙王境,他怕王度吃亏,因此他想着还是自己上把,最起码他自己不会受到大损伤。

        “那好吧,正好我也刚回来,已经累的不想动了。”

        王度干脆利落的答应了钟离墨的提议,结果钟离墨和司徒横两人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王度。

        “钟离兄,看到没这才是滚刀肉一脉的扛把子!干脆利落,绝不拖泥带水,能不自己动手绝不自己动手,面子二字根本不值一提,你我的功力当真是差远了!”

        司徒横一脸佩服的看着王度,若换成他是王度,他绝对做不到如此干脆利落的答应司徒横的提议,再怎样也要推诿几下的。

        钟离墨连连点头,同时向王度竖起了大拇指!

        “佩服!”

        说完这话钟离墨回头向着申屠海走去!

        “申屠海,你不是要擂台见吗,走吧!今天我就陪你擂台上活动活动。”

        申屠海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只想找王度出气,因此钟离墨他根本就不打算理会!

        “可敢报上姓名?咱们擂台上见!”

        申屠海无视钟离墨,直接向王度提出挑战!

        “啧啧,竟然狗吐人言,当真是千古奇闻。”

        申屠海如此欺负凤宁儿,王度怎么可能跟他好言好语?

        司徒横强忍笑意,骂人是狗的他见过不少,可是敢当面骂申屠海是狗的人也只有王度这独一份了。

        申屠海此时看王度已经是有了杀心,只要王度敢答应上擂台,那么他定然要最大程度的摧残王度。

        “废物才逞口舌之利,若是男人就上擂台一战!”

        凤宁儿拉了拉王度的手臂,她是真的担心王度在申屠海手下吃亏。

        王度拍了拍凤宁儿的手示意她放心。

        “这样干燥的擂台多没意思,不如加点彩头如何?”

        王度顺着申屠海的话就接了过来,他不但要打落申屠海的修为,更是要狠狠的赚他一笔。

        “好,只要你上擂台,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申屠海奉陪到底!”

        申屠海对自己的修为有着绝对的自信,毕竟他是申屠家老祖宗看重的天才之一。

        “在玄天院当然要赌历练值了,就是不知道你赌不赌?”

        王度提出赌历练值。

        申屠海当然不会拒绝,随即他清点了自己和两个随从的历练值,三个人加起来足足有两百万之多的历练值,这巨额的历练值可是许多玄天院弟子几百年才能赚到的。

        申屠海之所以有这么多的历练值,主要还是因为他出生好,这玄天院的建立申屠家也是出了一些资源的,因此作为回报,在申屠海进玄天院的第一天,玄天院就直接给了申屠海一笔巨额历练值,再加上申屠海自己赚取的一些,他才能拿出这么多的历练值来。

        “两百万历练值,不知道你能拿出多少?”

        申屠海冷眼看着王度。

        王度把手一摊说道:

        “我今天刚进玄天院,一点历练值都没有。”

        申屠海怒极反笑:

        “你是在戏弄我吗?你可知道这样很愚蠢?”

        王度不置可否的一耸肩,随即他看了一眼钟离墨和司徒横说道:

        “两位,怎么样?这笔生意做不做?”

        王度走到钟离墨和司徒横身边,一手搭着一人的肩膀,他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他没有历练值,因此需要钟离墨和司徒横两人提供历练值。

        钟离墨和司徒横对视一眼,随即两人一咬牙把自己打历练值都给了王度,两人都是帝族,建立玄天院的时候两家也都出了不少力,因此他们手中的历练值加在一起比申屠海的只多不少。

        “三百二十万历练值,似乎你的历练值不够啊。不过我也不强忍所难,勉强很久小赌一把吧!就赌两百万历练值吧。”

        王度摆出一副大气的模样。

        “哟,大场面呀,申屠兄有这种大场面你竟然不通知我们,你这是想自己一人闷声发大财阿?”

        就在这个时候三个人走了过来,其中走在最前面的那人隔多远就和申屠海打起了招呼。

        “最前面那人是南宫帝族的南宫无痕,南宫家的老祖宗也是帝君。后面的两人也是帝族子弟,他们是两兄妹,男的叫魏魁阳,女的叫魏初雪。”

        钟离墨低声和王度介绍起了正走来的三人,南宫家和申屠家是世交,而魏家又是南宫家的姻亲,因此可以把申屠家,南宫家,魏家看成是同一阵营的人。

        王度听到钟离墨介绍魏家兄妹的时候,直接笑出了声,因为这两人的名字实在是够有意思的!

        也不知道当时取这名字的人是怎么想的,一个胃溃疡,一个胃出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