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赤心巡天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三章 九龙捧日,永镇山河

第三百九十三章 九龙捧日,永镇山河

        天下六大霸主国的帝君,以法相降临观河台。

        他们各自立在两根六合石柱的中间,仿佛与六合之柱一起,支撑着天穹。

        红白青三色龙袍的主人开口道:“承人皇之遗志,继先贤之德行!”

        其声宏大,如彻天地之间。

        它响在观河台,却又滚滚而远,仿佛在向整个现世,传播伟大的意志。

        “时,道历三九一九年七月十一日……”

        此声道:“景!”

        另一个极具威严、如立天地之规的声音接道:“秦!”

        继而是在秦帝旁边的、严肃、强大、似铁骑突出、刀枪林立的声音:“荆!”

        而后是一个辽阔无垠的、高渺如在云端的女声:“牧!”

        紧接着是一个贵不可言、仿佛生来就至高无上的伟大声音:“楚!”

        绕过一圈,最后是一个深沉似海又威严如山,雄括万事、不容阻挡的声音:“齐!”

        这六个伟大的声音,各说各话,但汇成一声——

        “于此镇长河!”

        这六个伟大的声音,是天南地北,囊括六合八方,来去滚滚。

        伟大的力量降临了。

        六尊顶天立地的巨大法相暂时隐没,六合之柱围起来的“镜幕”又再次出现。

        人们通过这镜幕看到,那浊流急湍、咆哮奔涌的黄河河段上,缓缓凝现一方大玺。

        此玺下有六面,乃为六合。

        每一面都浮雕着山河万里,锦绣人间。

        此玺上为九龙,龙尾立于底座,龙身贴在一处,九只龙首,围捧着一颗大日。

        底面刻有八个道文大字,曰——

        “九龙捧日,永镇山河!”

        这是九龙捧日永镇山河玺!

        传说中人皇配六合之宝,以之镇压八方,此为其一!

        而一般修士根本看不到,哪怕神临修士也只能隐隐感知的是——

        自东域、南域、西域、北域、中域,所有人族足迹踏遍的地方,所有人烟袅袅的地方……

        隐隐绰绰的力量,星星点点般汇聚,聚少成多,初似细水长流,再如大江奔涌,最后浩浩荡荡!

        那渺小的,可以如此伟大。

        那微茫的,可以这样雄浑。

        汇聚了无穷无尽的伟大力量,都在向观河台涌来。

        山河万民,天地一心。

        这是人道洪流!

        九龙捧日永镇山河玺愈来愈清晰,六面浮雕的万里山河,也越来越灵动。

        在六位帝君的伟大力量操纵下,这方九龙捧日永镇山河玺,缓缓印落。

        “嗟夫!以长河为宣纸,以天地为大印……”

        当年那位儒门先贤的祭文似乎响在心底,与长河之涛声同奏。

        九龙捧日永镇山河玺就此印下。

        触惊涛而惊涛止,印骇浪而骇浪平。

        再镇祖河……至少十年之期!

        “……使风雨顺、山河固、天地宁、万民安!”

        不知是否错觉,姜望仿佛听到一声哀鸣。

        声闻仙态可以作证,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声音”。

        这一声,更像是灵魂层面的某种共振。

        如观秋叶落,而倍觉寂寥。

        像是整条长河的颤抖。

        但这淡淡的“哀声”,也随着黄河河段波涛的平复,渐而消散了。

        在“镜幕”之中,看得到水位在飞速下降,一丈、两丈、三丈……

        很快两座古老的龙子镇桥,又重新如横高崖。

        长河变得如此平缓、温柔,仿佛只是翻了个身,又沉沉睡去。

        而古老的桥面上滴水不见,消逝无痕。

        天下之台内,人们陷于一种巨大的感动中。

        在那已经无法详细考据的远古时代,人族哪有立足之地?

        黑暗与岁月一样长久。

        在漫长的历史里,是一代代先贤披荆斩棘、搏风击浪,是一代代人族血战不休,方将这“现世”,变作“人间”。

        永镇山河的,从来不是什么六合之宝。

        顶天立地的,也从来不是什么撑天之柱。

        而是“人”。

        是一个个前赴后继,一个个舍生忘死的“人”。

        人之一字,立于天地矣。

        围于四方的“镜幕”,再一次消失了。

        那六个顶天立地的伟大身影,再一次出现。

        像是六个参天的巨人,俯瞰六合之柱内、人族天骄的盛会。

        这是黄河之会的正赛,是现世年轻天骄最巅峰的盛会。

        列国天骄齐聚于此,谁能天下扬名?

        所有人都坐在看台上,屏息等待大会的开始。

        枣红脸庞的冼南魁全身披甲,立在甲字号演武台下,并没有出声的意思。

        主持黄河之会的正赛,即使是神策军的统帅冼南魁,也稍嫌不够端正。

        完全看不到行动轨迹,也不知是如何发生。丙字号演武台上,好像凭空出现了一个道人。

        此人穿着一身华贵的金玉错色道袍,道髻以一根金边翠玉簪插起。

        面色红润,五官俊朗。

        他环视过四周,一一对过六位帝君的高大法相,最后对着景帝微一低头,便是礼过。

        “玉京山余徙,见过诸位至尊。”

        他面容平静,不见什么气势,但声音有一种极温润的感觉,缓缓流动,仿佛能够抚慰听者的心灵。

        “本次黄河之会,由贫道主持。”他说道。

        这位来自玉京山的真君强者,伸手对着东方看台一引:“请敖先生入座!”

        正东方的看台上,最高处单独有一张华贵大椅。金玉相错,宝石点缀如星辰。

        椅背正抵着参天的六合之柱。

        这根六合之柱的位置,恰好在景帝与齐帝的法相中间。

        所以这张椅子上的存在,也在两位帝君中间。

        同样不见什么波动,一个面容看不真切,穿着金色长袍的身影,落在那张大椅上。

        虽也是至尊至贵,位在场内所有人之上。但较之六位撑天环世的帝君,难免黯淡了些。

        余徙并没有介绍一下的意思,只看了一眼甲字号演武台下的冼南魁,便已经完成了黄河之会相应信息的交流。

        而后他说道:“各国外楼境天骄请入场。”

        他一步退到了演武台下,声音仍然清晰落入每个人的耳中:“名签已定,各有对手。生死有命,胜负在争。”

        “请为天下戏之!”

        在姜望的右侧,重玄遵从容起身。

        嘴角始终挂着若有似无的微笑,墨染的眸子里,不见半点紧张意味。

        他似缓实快,漫步走离看台。

        一袭白衣,风华绝代,踏上“庚”字号演武台的瞬间,便成了全场瞩目的焦点。

        十六名外楼天骄,将同时在八个演武台上开战。

        一战定八强。

        而重玄遵的对手,也在此时,站到了他的对面。

        基于六大霸主国之间的默契,没有半点意外,齐国重玄遵的对手,是来自夏国名门太氏的太寅。

        正是战死剑锋山的真人太华之侄孙。

        这是一个面貌也算得上英俊的年轻天骄。

        面对齐人,是真正的集国恨家仇于一身。

        他有愤怒的理由,有仇恨的因果。

        但他看向重玄遵的眼神,很平静。

        像是面对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路人。

        此前不识,此时不知,此后也不必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