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就是这样汉子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有些不想走

第十四章 有些不想走

        2004年的处暑,比前两年来得要早一些。

        这个即“出暑”,意为炎热离开的节气,对渔民和普通人,有着完全不同的意义。

        对普通人来说,这不过是个意味天气将由此开始向凉爽过度的节气,但实际上处暑之后,很多地方将依然持续高温,所以大多数人对这个节气一点都不在意,多半还不明白它的含义。

        但对渔民来说,这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气,尤其是95年之后。

        从95年起,我们便在东海实行伏季休渔的制度,而处暑的到来,就意味着伏季休渔期即将结束,也意味着渔民丰收的开始。

        8月中旬以来,隔两天,就会有货轮抵达,船上带来了大批渔民们订购的物资,除了大批的粮油、蔬果等渔船出海必备的生活物资之外,货轮还带来了其它一些在岛上很稀罕的玩意儿。

        从12号起,周博他们那帮闲得没事干的家伙,便又多了一项娱乐活动——把好几头大黑猪追得满山跑。

        这些膘肥体壮的大黑猪,主要不是为了让大家打牙祭,主要是用作开渔前的祭祀。

        15号那天,隔天就要赶到市里,参加正式开学前为期两周军训的周晨,到雷达站归还相机的路上,在山顶就看到了两头趴在树下喘粗气的大黑猪。

        周晨从他们的眼神里,清晰的看到了猪生缘何如此艰难的感概,甚至有生无可恋的决绝。

        想来这些被运到岛上的公猪们,此前从来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被一群不过只有两条腿的小子,撵得无处可逃,毫无尊严可言。

        周晨看着他们吧嗒了下嘴,今年却是没有这个口福了,那就给你们拍两张照。

        抵达哨位的时候,姚高航已经在前面等候,“姚哥,”周晨假模假式的敬了一个礼,“我现在的这个水准,足以当我同学的教官了吧,”

        姚高航点点头,“是挺有模样的,”

        他从周晨手里接过相机,又递给周晨一个大包,“站长让我交给你的,这是他替你置办的全套作训服,”

        “呵呵,谢谢站长,”周晨马上打开作训包,见里面不但有作训服,鞋和内衣,都备了两套,连水壶都有,尽管这87式也就是87年定装的作训服,哪怕是全新的,也带有浓浓的历史感,但这可是正宗的军品。

        “军械我就不指望了,不能给我带个衔吗,”他嘀咕着。

        姚高航笑着指着侧面的小袋子说,“那是我们给你准备的,”

        周晨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装着三支钢笔的笔袋,外加三个他估计一个学期都用不完的笔记本,这不由得让他想起了后来某军营情景喜剧里的情节,兵哥哥们送礼,果然是这么朴实无华啊。

        “谢谢姚哥,”他真心实意的感谢道,岛上的这群最可爱的人真可爱。

        “还有这个,”姚高航打开最小的那个袋子,“是旧的,功能也单一,但防水一流,别嫌弃啊。”

        周晨马上把那块塑料军表戴在手上,“怎么会?这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稀罕物件儿,”

        “谢谢姚哥,谢谢大家,请大家放心,我一定会成为军训标兵。”部队嘛,当然要喊口号。

        “这么客气干什么,”姚高航陪着他往下走,“到了市里,好好学,为我们东岙岛争光,”

        “放心吧姚哥,其它的不好说,这个我一定能保证,”周晨很想提醒下他,给余小美准备礼物的时候,还是不要这么朴实的好,但谁说得准呢,说不好余小美就喜欢这些朴实的礼物,“要我给小美姐带什么话吗?”

        “不用,”姚高航笑了笑,“有空多联系,”

        这是不好意思,还是你们之前出了什么事?

        …………

        乡政府,随着开渔节的临近,这里也忙碌了起来,周晨在楼下,就听到了张乡长的大嗓门,一进门,恰好看到他挺着规模不小的肚子,带着几个人从二楼下来,其中还有个穿着渔政制服的人。

        看到周晨提着个作训包,他愣了一下,“周晨你这是……哦,要去军训了,”他快步走过来和周晨握了下手,“到市里好好学,三年后,争取也成为市里……不,省里的状元,”

        “到时不论我在哪儿,一定回来给你戴大红花,不过,开渔的那天,你就不能给我们拍照了啊,这真挺可惜的,”他朝渔政的那位说,“这是我们岛上拍照拍得最好的小伙子,”

        站在文化站门口的朱宏宇,听了这话,脸色就又有些不好看。

        “小吴,”张乡长朝他的司机招招手,拿过自己的手包翻了翻,最后摸出来一张卡,不容推辞的塞到周晨手里,“这张超市卡你拿着,好好学啊,”

        周晨拿着那张超市卡,真觉得很是窝心很有成就感,我一孩子居然能收到父母官送的礼这谁能信?

        张乡长身边的人同样诧异,周晨听到有人小声向渔政的那位解释,“……周镇海……县状元,市第二名……”

        他记得清楚,这待遇原来是没有的,可见,成绩好,真的很有用。

        他一时觉得,岛上的机关太少了些,不然,大可以都去逛一圈,说不定就有一系列意外的收获呢。

        见到他朝办公室走,朱宏宇昂头抱着手站在门口,骄傲的向周晨展示着他的大鼻孔,张乡长刚才的那番举动,让他很受刺激。

        特么的我给乡长送礼他都不收的,你居然反过来从乡长那里收礼?

        不过很快,他就笑了起来,“周晨,来了,”

        余小美从办公室里探出头来,“周晨,快来,”

        “哎,”周晨才进门,朱宏宇正准备跟进去,余小美却“哐”一声把门关了起来,差点撞到他鼻子。

        他很是愤怒,这也是我的办公室!

        但在余小美面前,向来直不起腰杆的他,最后连个屁都没放,悻悻的主动离开,还尽量不让自己去想办公室里,这会是不是正在发生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当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余小美拉出一个登机箱,“你可不简单,居然能从张乡长手里收到礼,”

        “乡长他一直就是这么关心和爱护群众嘛,”周晨说。

        拿人手短,这是正常的反应。

        余小美笑了笑,“原来准备送你一个手机的,不过你现在有了,这是我给你准备的衣服,不准不要啊,”

        “你现在也长大了,又到了市里,穿着上应该要讲究些,”

        这些天,接连收了那么多礼的周晨,当然不会拒绝,跟自己的干姐姐见什么外不是?

        “我看你虽然说什么不要少年老成,但穿衣服却又喜欢正式的,所以给你准备了几套,”

        周晨看了看,除了鳄鱼的polo衫和牛仔裤,还有几套看起来像是贵族学校校服的那种套装。

        他现在真有些心水这些,实在是原来穿各种休闲的衣服t恤啦格子衫啦冲锋衣啦穿到吐,这方面,他现在也想改改风格。

        余小美的家庭条件,他也是清楚的,她的包虽然都不起眼,但无一例外都是名牌,什么古驰驴牌的,他看见的化妆品如唇膏等,全是香奈儿的,这就是个地道的小富婆。

        再加上他两者交情,要是推辞会让人伤心的,好男人怎么能让女人伤心?

        再说,征途是星辰和大海的男人,当然不好小气吧啦的,他愉快的拉着箱子,“谢谢姐姐,”

        “别忘了多给我打电话,”余小美帮他提着袋子朝外走,“开渔节后,等我放假回市里,带你去我家里玩,”

        这就计划着见家长,是不是急了点?我还木有做好准备呢。

        …………

        周晨不过出去转了一圈,就满载而归,这让方红霞都很是诧异,但这并不是结束,16号上午,当他们母子到码头的时候,一路又收到了好些手信,袋子里是周晨以为今年吃不到的东西——各式各样,栩栩如生的龙王麾下的子民和官员造型的糕点,这也是各家为开渔那天的祭祀准备的。

        “也让你的同学们尝尝,”大家说。

        汽笛声响的时候,周晨感概道:“妈,我突然有些不想走了,”

        “想什么美事呢,”方红霞老实不客气的在他头上敲了一下,“好好给我读书去,”

        周晨顿时觉得压力好大,这成绩,看来是不能差,只能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