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就是这样汉子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有些事靠天赋

第十二章 有些事靠天赋

        “你爸妈做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周晨在周博肩头拍了拍,“这些事你小子不要管,”

        要懂得辨别啊啥的他也没说,无论那俩做人如何不好,那终归是人爸妈。

        无论这小子如何不认同爸妈做的一些事,他始终是他爸妈。

        他爸妈,他可以说,但要是周晨也跟着说,他心里肯定不会太乐意。

        “我也一样,经常觉得,原来经常批评我们做错事的爸妈,有些事同样也做得不好,”周晨说,“这是好事你知道吗,”

        “这说明,我们长大了。”

        对那些不懂事的家伙,他的脾气会比他们还冲,但在晚辈面前,他又可以很温和……唉,做长辈真没意思。

        他这贴心的话,让黑胖小子高兴的笑了,“嘿嘿,”

        周晨马上道:“但是,你要是不用点心,将来高中都没得上,那是真的,”

        黑胖小子的笑一下子僵住,“我就是没你这么聪明嘛,”

        “主要是你不用功,”刚刚还很温煦的周晨直接道:“一上课就没精打采,一下课就精神百倍,”

        真的老板,不会一直笑容满面,好的长辈,不会总是温和有加。

        “我知道你的打算,你是想着,不管怎么样,你也能接手你家的船,日子也能过得不错,是吧,”

        “我们先不说做这一行的风险,你看看我们家,再想想那些在海上出事的,”

        黑胖小子很有些不以为然,是,在事没发生在自己身上之前,所有人都觉得,自己会是幸运的。

        “我只问你,你难道想一直呆在岛上,不想到外面去看看?”

        “也不要把眼光只局限在市里,你就不想去看看更远的地方,能到世界各国去走一走,去体验那些地方的风土人情,还有,”他挑了一下眉,“风情?”

        “嘿嘿,”黑胖小子像是隐隐听懂了他最后这个词的意思,但具体的又不太明白,但整体觉得挺吸引的。

        “还是设法读个大学的好,哪怕是个一般的大学,”他语重心长的总结道。

        “我记住了,”周博答应得很爽快,“你呢叔,你准备将来周游世界吗?”

        “那是一定的,”周晨说。

        这不仅是我想这样,我还有其它不得已又不好对外人道的苦衷啊。

        黑胖小子这次认真的了些,“我想跟你一起,”

        “只是,”他迟疑了一下,“摄影,能赚钱吗,大家都说,摄影是个特别烧钱的事,”

        呵呵,那是他们都不懂行情,不知道什么是摄影。

        这也是周晨没有把摄影大赛的进展主动广而告之的原因之一,他们这儿的人都比较实际,看好的都是那些已经很赚钱的商业行为。

        对摄影的认识,很多还停留在照相馆上,当然,这两年有些照相馆也挺赚钱,毕竟流行拍婚纱照,但和其它生意一比,照相馆总是个难做大的生意。

        “XP系统的桌面壁纸的熟悉吧,”他问。

        “就是蓝天白云的那张?”网吧常客的周博马上说。

        “那张壁纸有个名字,Bliss,中文就是‘极乐’,”周晨说。

        周博眨了眨眼,“你是说,那是一个人拍的一张照片?”

        “是,”周晨又问,“你知道微软买那张照片花了多少钱?”

        “难道值很多钱?”周博真的很不能理解这事,一张照片而已,更别说,蓝天白云长满青草的小山,在他们这儿很是常见。

        “具体数额微软严格保密,但那张照片,但毫无疑问,那张照片,是迄今尚在世的摄影家的作品中,价格最高的一张,至少,在200万美元以上,”周晨轻飘飘的说。

        “还不止200万……美元?”周博声音有些颤,“就那张照片?”

        “相当于我们现在的多少钱?”他跟着问。

        “至少1600万以上,”周晨说。

        你这就觉得不可思议了,那你能想想,十年后,更贵的一张照片,能被拍卖到600多万美元,超过4000万人民币吗?

        “叔,我也想跟你学拍照,”周博马上非常热情的说,“哦,不是,是摄影,”

        周晨打了他一下,“想什么呢,你以为那样的事简单啊,”

        “嘿嘿,对小叔你来说肯定不难,”周博熟练的拍着周晨的马屁,他虽然不爱读书,但对这个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关键是长得又好看,一向受老师和女同学喜欢的小叔很是佩服。

        打小就喜欢跟在周晨屁股后头混,拍马屁是常事。

        “让我看看你拍的天,我觉得,你拍的有些张片,比那张什么极乐,还要好看,”

        周晨说,很多摄影师也都这么觉得。

        “小心点,”他把相机递给周博,“这玩意儿很贵,”

        “我知道,”周博说。

        因为类似的话,他在家里听爸妈说过很多次,“不要跟周晨学,摄影,那是一般人家玩得起的?别说相机,随便一个镜头就成千上万……”

        他们对摄影不了解——主要是不想了解,但对摄影如何烧钱,却很有兴趣去了解——因为周晨喜欢摄影。

        “真好看,”他翻看着相机里的照片,努力真诚的说。

        “算了吧,”周晨把相机接过来,“自己想着多看点书啊,明年这个时候就初三了,”

        “哎,周晨,”身后又有人叫。

        他们俩回头一看,是朱宏宇,他也挎着相机走了过来。

        “拍什么呢?”他四处打量着,但东岙岛的沙滩,就像《外婆的澎湖湾》里唱的一样,“……白浪逐沙滩,没有椰林缀斜阳,只有一片海蓝蓝,”很是空旷干净。

        他猜不到周晨在拍什么,所以连他们脚下沙滩里的贝壳都很用心的去看了几眼。

        “让我看看你拍了些什么,”他伸手来那周晨的相机,“要说,你拍得还是有水平的,”

        就连周博都听出了他话里居高临下的意味,直接问道:“朱干事,”他在“朱”上加了重音,“你是说,你比我叔会拍?”

        “呵呵,也不好这么说,”余小美不在,朱宏宇对周晨就没有那么客气,“这不是拍,这是摄影,摄影师是门艺术你知道吧,艺术的高低,不太好评价,”

        “但这方面,我比周晨懂得多一些,经验也丰富些,所以整体上,呵呵,要稍微好上那么一些吧,”

        “有个事你们别对其它人说啊,县报都想请我去做摄影记者,”

        不对其它人说,是因为这是信口开河的话才对吧,周晨拿着相机不松手,就没有给朱宏宇看的意思,“周博,你要记住,在有些事情上,比如摄影,最重要的,是天赋,”

        朱宏宇的脸色阴沉了一下,又马上笑了起来,“是,天赋很重要,周晨你别担心,你也有些天赋,来,给我看看,我跟你说,有些事,自己摸索很难,听我点拨一两句,你会受益匪浅,”

        周晨真的无语,特么的怎么总是有这么些自我感觉非常良好,或者是非常好意思班门弄斧的大尾巴狼,或者是总把我当小孩子糊弄的虚伪的家伙?

        “朱干事,同样的景,用同样相机,同样的手法,不同的人拍出来的照片,那也是不一样的,关键,在于人,”

        “所以你以为看了我在哪儿拍的照片,就能跟着拍出一样好的照片来?”

        “奉劝你一句,很多时候,承认差距是好事,嫉妒,对你没什么好处,”

        他本也不想这么说,但他对朱宏宇玩弄的那些小手段,真的已经非常不爽。

        “周博,我们走。”

        周博得意的瞪着朱宏宇。

        朱宏宇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周晨你怎么说话呢?”

        见那两叔侄扬长而去,他一冲动,大声叫道:“我告诉你,你这个样子,就别想再借我们的相机,”

        周晨停住了脚步,你这就是承认了之前几次三番的作梗是吧,“说得那相机好像是你的一样,你以为我不会去找张乡长?”

        “何况,很快,我就会有我自己的相机,”

        朱宏宇大笑起来,“哈哈,说大话倒真的不是一般的有天赋,”

        但周晨回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他马上住口。

        有些话,不好传到张乡长耳朵里,啧,要不要追上去糊弄……解释几句?

        算了,没必要。

        哼,我倒要看看,你个小屁孩,将来会怎么把你说出去的话收回去。

        他拿着相机在沙滩上转圈,他刚才拍的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