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就是这样汉子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借相机

第十章 借相机

        周晨蹦蹦跳跳的走进乡政府大门,看门的大爷对他笑了笑,连问也不问一声,要说他们这个乡政府,至少有一点好,那就是非常亲民,压根就没有门槛。

        二十年后也是这样,虽然也请了另一个大爷看门,但主要好像就是为了提供一个工作岗位而已,或者说,看门大爷的工作职责,类似于商场门口敬业的迎宾,不但来者不拒,还笑脸相迎。

        非常完美的阐释了什么叫人民的政府。

        周晨很为这一点而骄傲,多年以后,绝大多数的政府机关,在这一点上,依然赶不上他们这里。

        乡政府也坐落在山坡,自然不可能修得太气派,依山而建,很宽,但高只有两层,主体据说还是建国前的底子,加固过,也用水泥粉刷过多次,小时候周晨他们还能看到的弹孔,现在全都没了踪迹。

        同样是灰黑灰黑的有些压抑,但和所有的政府机关一样,这里的绿化也格外好,院子里林木森森,尤其是中间那棵老榕树,都被栏杆围了起来,那是市级保护文物。

        因为这些绿树的缘故,这栋老楼,看起来非但不压抑,反倒是很有些庄重,相当的政府。

        周晨就像到邻居家串门一样,熟门熟路的走到一层右边第三间办公室门前,推门一看,空空如也,他不慌不忙的侧耳听了一会,顺着笑声,走到前面财政所的办公室,果然,老中青三代半边天公务员,又在这里开茶话会。

        他还没开口呢,一位阿姨就笑道:“哟,周晨这又是来找你姐啦,”

        “嘿嘿,是,”周晨朝着背对着自己,刚转过头来的余小美叫道:“小美姐,”

        “哎,”细弯眉寒星目,衬衫领的天蓝色连衣裙,高高扎起的长发,明丽大气的余小美干脆的答应了一声,笑着跟同事们道别,一手搭上周晨的肩膀,“打扮打扮还是挺帅的,怎么看起来又高了……”

        “原则问题,我必须要纠正一下,我,”周晨正色道:“不怎么打扮,也相当帅,”

        “不客气的说,颜值方面,我当之无愧的属于粗服乱头仍国色的那一挂。”

        “哈哈哈,”余小美顿时笑得直不起腰来,办公室里的那些阿姨们,一个个的,也全都是花枝乱颤,尽情的开怀大笑,一时间,连长长的走廊里,也满是欢乐的气氛。

        “哈哈,这小子,笑死个人了,”

        “就是,你说,以前真看不出来啊,”

        笑得一时没什么力气的余小美,整个手臂都搁在周晨肩头上,“听到了吗,倾国倾城的周晨同学,说说,为什么变化这么大?”

        “严格的说,我这不叫变化,我这叫成长,”让姐姐阿姨们止不住笑的周晨,淡然中带着严肃,“我想明白了嘛,你说我一个小小少年,去装老成干什么?”

        “十五六岁,花一儿样的年纪,当然是要肆意的盛放,想怎么活就怎么活,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只有这样,等到年华老去的那天,我才不会扼腕喟叹。”

        “哈,哈哈,”余小美在周晨的手臂上捶了两下,“花?盛放?哈哈,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逗?”

        “真心话来的,”周晨很绅士的打开文化站办公室的门,余小美颠到自己花钱买的转椅上,“你等会儿,我得缓缓,”

        说着,又拍着桌子笑了起来,“哈哈,还真心话,你也好意思?”

        笑着笑着,突然叹了口气,“下个月你就去市里,没了你这个说瞎话的,啧,还真的很难再这么开心,”

        周晨依然不苟言笑,“不会的,这个岛上,还有人不用说话,只是看着你,就会让你非常开心,”

        余小美脸一红,“好啊,说起我的笑话来了是吧,”

        她清了清嗓子,找出钥匙走到锁着的柜子前,“张乡长没说要用,你晚上带回家也行,”

        “下班前我还是送回来吧,”周晨道。

        这时,一个穿着蓝红条纹polo衫的金丝眼镜男走了进来,“哟,周晨又来了,”

        “朱干事,”周晨朝他点点头。

        看到余小美从柜子里拿出相机包,朱宏宇忙道:“周晨,对不起,我下午要用,要去码头那边拍几张照片,”

        余小美脸色有些不好看,“朱宏宇,码头那边要拍什么照片?我怎么没听说?”

        “哎,刚交代的,我也不想啊,周晨,”他也在周晨肩头拍了一下,“不好意思啊,”

        他从余小美手里把尼康的相机包接过去,“对了周晨,你看看我前天拍的这张怎么样,”他拉着周晨走向他的办公桌,一边开电脑一边说,“张乡长都说不错,我准备以这张照片为主,去参加县里的摄影比赛,没准,就能抱个奖回来呢,”

        “小美,要是我获了奖,那也是我们办公室,我和你共同的荣誉,”

        周晨本就不想看,听朱宏宇这么一说,就更不想看了,县里的摄影赛,你还想拿奖?

        没见张乡长都非常有自知之明的不去参加吗?

        你一个乡文化站的小干事,想在县里举办的摄影比赛中获奖?你是把自己当县里的主要领导了?

        “别,”余小美一边收拾自己的东西,一边说道:“我可不想沾那样的光,”

        “周晨,我们走。”

        朱宏宇站了起来,有些失望,干笑道:“这就走了?哦,是去上面帮周晨借相机是吧。”

        “是,”余小美点头,毫不见外的把自己的包递给周晨,“就是去上面。”

        “呵呵,周晨,你干姐姐对你真好,”

        周晨眉头皱起来,干姐姐,干姐姐,这词真不能听……啧,真是那啥,一入网络深似海,节操从此是路人啊。

        “什么干姐姐,我就是他姐姐,是吧周晨,”余小美又把手搭在周晨肩头。

        朱宏宇跟着他们走到门口,又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啊周晨,”

        周晨知道,这话他是说给小美姐听的,估计小美姐也不会听就是。

        要说这小朱干事,真不会干事,居然嫉妒我,乃至吃我的醋,这怎么可能让小美姐对你有好感?

        …………

        干姐……姐弟俩顺着乡政府后的山往上走,到了山头,大海在两边无边无沿的延展开去,视野和心胸顿时都开阔起来,余小美拿出伞来,“美吧,真是怎么都看不够,”

        是啊,美是真美,就像是在画中一样,就他们俩现在这样随意的走着,只要拍下来,那妥妥的就是偶像剧,只是地方小了点,我的天地,还是得在外头。

        他们顺着山巅的路蜿蜒向上,大约走了一刻钟,便抵达另一个山头,也是东岙岛的最高峰。

        在离峰顶还有几百米的地方,他们就被持枪的哨兵拦了下来,余小美过去说了几句就退了回来,让周晨帮她撑伞,自己从包里掏出小镜子补起妆来。

        周晨看着山顶那露出了半球的大雷达,真的很想进去看看,这玩意儿,他从来没有近距离的观察过。

        倒是他老爸,早年就进去看过,他那时作为岛上知名的企业家之一,每年建军节,都会带着大车的物资到这里来慰问部队。

        几分钟后,一个军容整齐的少尉快步走下来,身上也背着个相机包。

        过哨卡的时候,他的眼睛就在低着头的余小美脸上打转,等到近前,却只顾着和周晨寒暄,“周晨,什么时候去市里?过几天,你爸也要随船出海吗?”

        他把背着的佳能相机包递给周晨,那边余小美已经主动跟他打招呼,“嗨,”

        兵哥哥姚高航顿时也就不再和周晨扯闲篇,“嗨”回去了一声。

        但是两个人都有些扭捏,对视一下,就会飞快的把头转开,尬尴的表象下,全是粉红色的小泡泡。

        浑身散发着单身狗清香的周晨,不耐烦闻这成年人恋爱的酸臭味,背着包快步跑开,“姚哥,我后天给你送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