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就是这样汉子在线阅读 - 第九章 我可能是个天才

第九章 我可能是个天才

        爷俩这么极力一心的讨好着,方红霞的脸上,也慢慢有了笑意,只是嘴里总会念叨着“看看你周家的这些人,就没几个好东西”之类的话。

        周晨自然也不好跟老妈挑刺,你这话其实是把我和老爸都圈了进去,周镇海就更不会自讨没趣,剥壳夹菜盛汤之余,像小鸡啄米一样连连点头。

        这个时候,自然是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

        两个人组成家庭过日子,说到底,最重要的,其实就是互相包容和迁就,尤其是在一方气不顺的时候。

        也因为如此,他们才能成家近二十年后还不散,尤其是在曾经的高楼塌了,日子大不如前之后,还能恩爱如初。

        但这包容和迁就,也是有原则的。

        方红霞中中间嘀咕了一句,“儿子,他们再让你帮周博补功课,你就别去,”

        这一次,周镇海非但没点头,还马上吩咐周晨:“大人不管怎么样,你们孩子该怎么来往就怎么来往,记住了?”

        周晨点头,“我记住了,”

        说完拉着老妈撒娇解释,“妈,周博和他爸妈不一样,他是个懂事的孩子,你这个做奶奶的,当然不会因为他爸妈做的事,再去责怪他不是?”

        方红霞没好气的在他头上点了一下,“就你会说话,还什么懂事的孩子,你也才比他大两岁,”

        “要说,他们家那快地里,能长出他这么颗苗,也真是稀罕,”说着,很自然的给老公把酒倒满。

        这就是个信号,周晨和他老爸顿时都知道,她这气是消了,至少暂时消了。

        “不是饿了吗,多吃点,”方红霞往周晨的盘子里夹菜,“你这个孩子,总要吃点菜的,”

        像这样出去一趟回来,她总是会多做几个菜,今天就又是满满一桌,除可以算冷盘的花蛤和辣螺,还有青蟹和清蒸小黄鱼、白灼虾、蛏子煎蛋、炸鱼饼、酸菜蚕豆以及水潺豆腐汤。

        从一般的眼光来看,这一桌可以说很不错,但对他们这些岛上的渔家人来说,还真算不上什么,在岛上,一些蔬菜和水果倒更精贵些。

        主食,是周晨最喜欢的炒粉,因为里面还加了青菜虾干等,饿起来的小伙子吃起来的时候,不要菜都可以。

        “够了,谢谢妈,”周晨看着自己盘子里迅速堆起来的菜,这虾还是要自己剥啊,单身狗就是凄惨。

        他干脆连虾壳一起吃,反正牙口好,肠胃也好,顺道补点钙,说不定能长得更高些。

        “听说,你在他们面前夸口,两年之内,我们的外债就会还完?”方红霞突然问。

        周晨一口炒粉塞在嘴里,感情这事你还没过去呢。

        周镇海看了儿子一眼,“这些事你不用操心,”

        “但是你说的,倒也没错,两年,我们省着点,再想想办法,加起来三十二万的债,不是不能还掉……”

        方红霞补充道,“记得还有利息,虽然他们都不要,但我们当然要还,至少要比着银行的来,”

        “对,利息,”周镇海点头,“这上面我们要自觉,要不要是他们的事,给不给是我们该做的,”

        这一点周晨也赞同,他们这总体商业氛围浓厚,真的是亲兄弟之间借钱,一向都有利息,这个是该给。

        “加起来三十八九万,就按四十万算吧,我和你妈已经商量过,下半年,我们也去市里看看,看能再做些什么生意,”

        “你爸现在一年至少十来万,要是我们在农贸市场找个好摊位,我再在农贸市场门口摆个摊子,我想着要么就烤麦饼,要么买炒粉……两年,应该能差不多还清,”

        “就是再差点,就用那老房子贷一点,”周镇海说,“儿子把话都放出去了,我们当然不能让别人笑话,”

        “要是能一年就还清最好,”方红霞说。

        他们和大多数人一样,都不愿意背着债。

        这下周晨觉得,有些话不得不说了。

        他非常不愿意让爸妈这么辛苦,以及,虽然和喜欢和爸妈呆在一起,尤其是现在和爸妈呆在一起,不会一见面就被催婚,两三天后一定会被各种嫌弃,但若是老爸老妈也跟到市里去,那可真不行。

        设想中的好多计划,可都不好让他们俩知晓,不然,好多事怕是连萌芽的机会都不可能有。

        那又如何能活出不一样的精彩来?

        “爸,妈,”他放下碗筷,非常郑重的道:“我说两年还清,其实主要是从我这边考虑,我觉得,接下来的两年,我应该能还完这些外债,”

        “吃饭,”方红霞摸了下儿子的头,“都说了,这些事不用你操心,”

        “我说真的,”周晨认真的说,“我真有办法,”

        周镇海也没当回事,“真的就靠你拍拍照?”

        “是的,”周晨点头,“就靠我拍拍照,我不是吹牛,这方面,我可能是个天才,”

        “哈哈,”周镇海和方红霞都笑了起来,方红霞对老公说,“我儿子还是第一次这么不谦虚的说话,”

        “我儿子就是个天才,”周镇海笑着说。

        周晨真的非常无奈,“你们也知道,去年底,我参加了一个摄影大赛,”

        “就是小余说的那个?”周镇海问。

        “是,就是小美姐说的那个,世界上近90个国家的2000多个摄影师参加的摄影大赛,”周晨说,“6月底的时候,入围结果就已经出来……”

        周镇海一听一个月前就已经有了结果,而儿子从来没有说起过,马上安慰道:“别灰心啊儿子,你已经很不错了,”

        “是,大家都说你拍的照片就是好看,”方红霞也安慰道,“不行我们明年再来,我们多赚点钱,给你买个好点的相机,”

        周晨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能不能对我有点信心,刚才不还承认我是天才吗?

        对摄影还停留在照相馆的周镇海和方红霞,完全不清楚摄影这个行当里的道道。

        尤其是,周晨才十五岁,怕是真的连乡里照相馆的老板都比不上,更何况在国际性的大赛里拿奖?

        他们顺口安慰完儿子,马上讨论起将来的计划来,“我觉得,开个面馆也不错,”周镇海提议道。

        “不好,开个面馆投入不小,”方红霞说,“就是找到了合适的店面,那每天一开门就得花钱……”

        “可以用市里的那套房子向银行贷一些,”周镇海说。

        他提议开面馆,是不想老婆那么辛苦。

        “先在外面摆个摊子挺好,开店的事,将来再说,”方红霞说,他们现在,真的最好不要再亏一次,“你说,摊鸡蛋饼行不行,原来不是听说,那些在农贸市场门口摊鸡蛋饼的,做的好的,一年也能赚不少?”

        不急着定,还是先多转转再看……”

        完全被撂在一旁的天才,无语的抬头看着天花板,你们就这么对你们的天才儿子?

        他一时也真不想说了,反正,到9月份就会出结果,哼,到时,我看你们怎么说。

        他这会都有些想喝酒,也怪摄影这方面,总是个小圈子,没有多少大众媒体会报道相关的新闻,不然,有些事这会早就该传开了。

        我其实相当不介意高调的,你们怎么就不给我这个机会?

        “我去下乡政府,”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几分钟后再出来,已经变了个模样,小伙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衫和浅色卡其裤,脚蹬白色的帆布鞋,连头发都梳过的,很精神很帅气。

        周镇海夫妇俩看了儿子几眼,都觉得他打扮成这样去乡政府,有些过于隆重,关键是,这一身浅色的,太容易脏。

        “小心点,要是下午就脏了,我可不给你洗,”方红霞说。

        “知道啦老妈,”周晨头也不回的摆摆手。

        周镇海看着儿子的背影道:“你儿子,长大了,”

        “啊?”方红霞不解。

        “你看,不但知道要穿得好看,这一次到市里,他净往人脸上看,还去追一个姑娘的车,”

        方红霞又“啊”了一声,儿子真做了这样的事?“真的?快说说,那姑娘有多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