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就是这样汉子在线阅读 - 第四章 戏精

第四章 戏精

        以周晨其实并不算多的经验来看,要想快速的了解一个城市,如火车站等人流聚集的场所看看,会很直观。

        并不是看火车站或汽车站建得是否大气漂亮,而是看人流,人是不是多,尤其是进来的人是不是多,那才关键。

        东海市显然是进来的人多,已经快十一点钟,依然有从外地抵达的客车到站,灯火通明的站前广场上,也依然有不少人在,还主要是以年轻人为主。

        其中还有一些看起来形迹可疑的女子,周晨就被一位拦了下来,“帅哥,要按摩吗?”

        周晨无语,虽然我是很帅,但你没看出来,我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吗?

        他绕开拦路的人,颇有经验的朝右边走去,进到窗口已经关闭的售票大厅里,找了个缝隙,靠着墙一屁股坐在地上。

        售票厅里人很多,应该都是租住在附近的城中村,但没有装空调,或者为了省空调的电费,而到这里来贪图空调余凉的人。

        靠着微凉的墙,坐在微凉的大理石地板上,不少人都在窃窃私语,有聊厂里的事,最近总加班,加班费却降了;有聊老家的事,谷子该收了,但如果算个经济账,今年种的谷子,怕是没赚什么钱;当然也说孩子,又快开学了,又得凑孩子的学费生活费……

        这个装修得跟欧洲宫殿般的火车站售票大厅,在这会,切切实实的和乡下农家打谷场,是一个功能,这个本地人在晚上绝不会涉足的地方,成了这些外来务工者难得的休闲宝地。

        周晨眯眼听了一会,调了调相机,对着缩在角落的那位疲惫中带着些松快的中年人拍了一张,快门一按下的同时,脑海里就传出一个声音来,“恭喜获得新的人物素材,”

        同时出现的,还有类似打开的电脑图片文件夹一样的视图,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各种人物的照片,下面还有个进度条,那绿色的进度条,此时才走完全程的29%。

        他在售票厅里走动着,在不引起人反感的情况下,又拍了几张,但才拍了五张,脑海里的视窗上,就跳出来一个不停的闪烁着的红色警告框,还有旁白,“请注意,素材雷同,拒绝继续录入,”

        “请注意,素材雷同,拒绝继续录入,”

        才五张?

        他走到门外的广场上,抓拍广场上的那些人和物,这一次,到了第十一张的时候,讨厌的警告框又跳了出来,没有感情的旁白再一次响起,“请注意,素材雷同,拒绝继续录入,”

        他不禁低声吼起来,“烦不烦,烦不烦?”

        虽然他相信,要找到刚才的那个姑娘,只是时间的问题,但明明已经面对面,却当面错过,他还不专业到连对方的姓名都没问,这怎么都是件让人觉得懊丧的事。

        再者说,素材雷同?火车站他还是第一次拍,才拍这么几张就雷同了?

        因此可以说他这火气,也算是由来已久。

        “还能不能行了,我是你的主人,你能不能照顾一下我的情绪?

        脑海里画面一变,视窗隐去,一行大字显现出来,“第n次重申,你并不是我的主人。”

        周晨干脆动念道:“那你从我脑海中消失,立刻、马上,消失。”

        这个念头没有产生任何后果,就像感受不到这个一样,字幕又很快隐去,他脑海里出现一个穿着西式礼服扎着小辫子的男人,用打了鸡血似的激情,以咏叹式的语调——全是周晨看了听了想打人的腔调,高声说道:“艺术,来自高标准严要求的坚持!”

        “你的情绪,让刚才录入的照片,都很有感染力,具有相当不错的艺术价值,建议你带着这样的情绪,抓紧进行更多的创作,”

        周晨看了一眼下面,果然,虽然只录入十五张照片,但进度条已经前行了一段不小的距离,目前居然已经是34%。

        34%!?也就十五张就增加了5%?

        这还真是少有的状况,想想之前唯一满级的自然风光那项,他前前后后录入,何只上万张?

        但按这个节奏,岂不是说这样的照片,只要来上个三百来张,进度条就能到底?

        他愈发高兴不起来,既然这些质量这么高,为什么不能多录入几张?刚刚遭遇了那样的挫败,这个时候,能不能顾及一下我的情绪?

        脑海里顿时画面一变,青山苍翠,瀑布从云雾缭绕的半山腰飞流直下,旁边的亭子里,一个飘然如世外高人的夫子昂首捻须道:“年轻人……”

        “你才年轻人,你一家都是年轻人,我还只是个孩子,”周晨没好气的道。

        画面霎时又一变,夕阳西下,青山之中,绿水之侧,一个粉墙黛瓦的村庄炊烟袅袅,农人们纷纷归家,牧童坐在牛背上,牧笛声悠扬,村头池塘边的老树下,一个穿着老头衫拿着大蒲扇的老人家,满脸的褶子里都是慈爱,“少年人,听我一句劝,缘分这个事啊,天注定的,强求不来的……”

        “只要能成功,就不是强求,”周晨马上道:“没有只靠等就能等来的缘分,”

        老人家一愣,手里的蒲扇化灰而去,整个人也随之淡去,之后画面又是一变,一个穿着燕尾服留着大胡子挺着大肚子的老白男,站在满架的哲学书前,犀利的盯着周晨大声道:“我们应该要左右自己的情绪,而不是被情绪所左右,能掌控情绪,才能掌控自己的人生,”

        “获得真正自由的方法是要学会自我控制,如果情绪总是处于失控状态,就会被感情牵着鼻子走,丧失自由……”

        “啪”的一声,周晨干脆的关掉相机,我就不拍了,你能怎的?

        有能耐,你自己收集素材?

        就没见过这样戏精的系统,这样的时候还不忘给自己加戏。

        马上,一个长得粉雕玉琢,超级无敌可爱,还穿着能萌死人的熊猫连体服的孩子出现在他脑海中,委屈巴巴的看着他,“哥哥,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做这么多,都是为了能让你高兴起来吗?”

        “呼,”周晨抚额长叹,“真服了你,你能消停会吗,让我一个人静静?”

        “关机,”他默念第一次,那孩子眼圈红了起来。

        “关机,”周晨继续没有感情的念第二遍。

        “哥哥,你真的要狠心关机么?”孩子的眼泪流了下来。

        周晨心软了一下,但马上又硬了起来,告诉你,我现在不吃你这一套。

        “关机,”他默念第三遍。

        小孩子消失不见,一个大屏幕,还是一个没有信号输入的大屏幕浮现出来,满屏灰色的点点让人看着眼晕,随着“叮”一声,屏幕黑了下来,随即彻底隐去,世界,终于清净了下来。

        但别说,这心情吧,好像还真没有一开始那么沮丧嘿,他想了一下进度条,提议住到火车站的目的,也算是圆满达成了。

        溜溜达达的朝宾馆走,这一次,他换了一个方向走,在宾馆楼下的底商里,竟然看到一家便利店,有佳,哟,不错哦。

        两分钟后,周晨空手从便利店里出来,那烤肠是真香啊,但不划算,对现在的他来说,不该花的钱,真是几毛一块的,都要斤斤计较。

        所以收录素材这事,还是得抓紧点。

        刚走两步,一个挎着个大包的男人迎上来,脸上带着蜜汁微笑,“小兄弟,要碟吗?”

        你是不是瞎,我还是个孩子啊你居然想荼毒我这样的花朵?周晨用纯净懵懂的目光把那家伙劝退,但也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那个移动硬盘,这一次……

        呸,这一次还要什么移动硬盘?不要再有这样没志气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