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异界小卖铺在线阅读 - 第370章 杀心!【加更二】

第370章 杀心!【加更二】

        要死了吗?

        真的输了吗?

        他的力量,真的好庞大啊。

        为什么,为什么他身上可以有这么重的杀气?为什么他的冰冷的眼神那么坚定。

        他真的不怕杀人吗?

        这一刻,沐阳进入到了一种奇妙的状态。

        他当然不是被打傻了,更不是被吓住了。

        而是在修业逼近眼前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好像从修业的眼神中悟到了什么。

        为什么他胆敢在明令禁止杀人的地方下杀手?真的是因为肆无忌惮?

        不,绝对不是,他不敢挑战规则。

        那是为什么呢?

        因为金身法阵!

        对啊,他在出手的时候,根本就不担心会杀人,他不是不怕杀人,而是能够精准地控制自己不去杀人。

        杀心也是同样的道理,沐阳之所以一直苦练不成,是因为没有杀意,没有杀人的决心!

        但是,谁说出剑就一定要杀人?

        只需要有这个意志罢了,出剑的意志,决定出剑的力量,但是结果,却是自己可以掌控的。

        只要能做到精准控制,杀心,就不那么可怕。

        这一瞬间,仿佛水到渠成一般,沐阳将一切都贯穿了,拨开云雾见青天,对赤天心剑的理解,通透无比。

        对其他人来说,这好像是一瞬间,可是对沐阳而言,这段时间好久,他想通了好多。

        在那锋利的薄刃即将落在沐阳头顶的那一刹那,沐阳呆滞的眼神,突然变得清明起来,充满神色,还有仿佛能将人拽入冰窟的寒冷!

        修业眉头微皱,出现了片刻的愣神,好像这个瞬间和他对视的,不是一个小屁孩,而是一尊高大无比的死神!

        而他自己,现在正在死神头上动土!

        沐阳看到极为缓慢的转动了身躯,甚至还留下了残影,可却极为精巧得躲过了修业的攻击,那锋利的刃片贴着沐阳的鼻尖滑过,却没有丝毫损伤!

        这么一瞬间,修业懵了,狗哥也懵了,所有关注这场战斗的长老,也都懵了。

        沐阳原本认命的姿态,竟然突然转变了过来,并且以巧妙到极致的身法,轻轻松松避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这临场反应能力,怕是连多少灵轮境的灵武者都及不上吧!

        与此同时,沐阳手腕转动,提起插在雪地里的龙阳剑,气息收敛到近乎察觉不到,可剑上的血光,却亮到极致!

        修业还保持着俯冲的姿势无法改变,现在是他完全没有防备的时候,也是最佳的出手时机!

        铛!

        只听得一声清脆得声响,龙阳剑直接扎在了他的身上,骤然间金身法阵出现,金光散开,而沐阳右手偏转,避开了要害,将灵剑插进了修业的身体里!

        “额......”胸口传来的疼痛,使得修业呆滞了,他知道,自己的金身法阵已经被沐阳打破,甚至自己还被沐阳重伤!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可以那么轻松的躲过自己的攻击,又如此轻描淡写地击溃了他!

        这一次轮到修业脑海中闪过很多画面了,可惜他再也没有机会翻盘了。

        沐阳将龙阳剑拔出,终于从这可怕的表情中变了回来,还是那个吊儿郎当的他,“这一剑,够不够收敛?够不够做杀手?”

        他嘲讽地看着修业倒在自己的脚下,心中十分舒畅。

        狗哥此刻终于回过神来,甚至有些热泪盈眶了:“你特娘的,把杀心悟出来了?”

        “嗯,还得多谢他,在最后的生死关头,让我顿悟了,不过这个感觉,我是真想再尝试了,死亡的感觉,太难受了。”

        那一刻,他真的感觉到了死亡的压抑,甚至还以为自己真的要死了。

        这个体验,绝对不想再来第二遍。

        修业捂着自己不断流血的伤口,痛苦得跪在地上,口吐鲜血,他咬着牙问道:“为什么?”

        沐阳咧嘴一笑,“为什么?爹爹现在就来告诉你为什么!”

        接下来的一刻钟内,整个平原上都回荡着修业无助的惨叫声。

        这一场战斗不但让沐阳消耗巨大,身体几乎被掏空,还让沐阳五脏六腑都受到了创伤,这口气,沐阳可不能就这么咽了。

        本来说不打不打,你非不听,现在被我打趴下了,就等着被制裁吧。

        这个时候的广场,不少长老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谁都没有想到,这场力量悬殊的战斗,竟然会是以这样的方式收场!

        连老薛都紧握着扶手,心情激动不已。

        要不是身边的周情在按着他,估计他现在都要高兴的蹦起来了。

        “这......真是我徒弟啊?”

        这个问题,他已经向周情和吴元风确认好几遍了。

        “真给我长脸了啊,这些日子没白交啊。”要不是顾及身份,可能都要老泪纵横了吧。

        这个顽皮的弟子,终于出息了啊!

        以三重境界的差距,将对手打到重伤垂死,试问在场有几人能做到?东凰界,有几人能做到!

        如果放在八方会战之外,或许有很多人可以做到吧,因为可以借助麻辣味辣条,可是现在沐阳靠的是自己本身的实力,没有用辣条辅助!

        这意义完全不一样了啊,老薛现在可谓神采奕奕,容光焕发,就想着要所有人都知道沐阳是他的弟子!

        他这样子,自然也引来了很多人的不满。

        “这小子之前没太注意,我以为打败灵脉境第八重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没想到连修业都被打败了。”

        “谁说不是呢,本来明明是修业占据上风,可是占据突然就扭转了,让人猝不及防啊。”

        “你们注意到没,他最后一招使用的那个剑式,和赤虹教的风格很像啊,都带有十足的杀气。”

        这一次战斗和上次与刘季之间的战斗不同。

        与刘季战斗到最后,是在浓烟中进行的,遮蔽了视线,根本没人看清。

        大家也不知道沐阳到底是如何获胜的,反正就是那么混过去了。

        可是这一次,沐阳是光明正大和修业一对一对决,从头到尾没有任何的遮挡,全程都在可观察下进行的。

        沐阳的每一个动作,他们都看在眼里。

        如果说战斗的前半段,沐阳表现得中规中矩的话,那么后半段绝对可以称得上精妙绝伦!

        无论是装傻诱敌深入的策略,还是灵活地运用身法躲闪,都堪称教科书般的战斗经验。

        至于那最后的一剑,也是击败修业最关键的一剑,成为了大家讨论最多的点。

        甚至有赤虹教的长老直接开口问道:“薛长老,恕在下多嘴,令徒最后的剑招,是何种武技,似乎与落月谷的风格,不太吻合吧。”

        他的言下之意,便是你们落月谷是不是有人偷偷修习了我们宗门的绝学?

        其实,靠武技区分宗门,并不是什么靠谱的事情,每个宗门都有丰富的武技库,里面的武技五花八门,只能说某一个宗门更加偏向于某种风格罢了。

        老薛正在高兴头上,也没在意这个人的冒犯,就摆摆手道:“哈哈,是不大吻合,但是没有关系,能够打败对手,那就是好武技,风格什么的,不重要。”

        老薛自己也看出来,沐阳的那一剑应该是和之前的练剑处于同一个系列,只是威力更甚,如果沐阳修为能够再强横一些的话,其施展出来的威力,绝对不下于普通的玄级武技!

        至于沐阳这些武技的由来,老薛从来没有过问过,也就小七和朔天能通过一些蛛丝马迹猜测到,沐阳应该是从梦落王的遗迹中得到的。

        但是大家都没有去管,毕竟落月谷并不会限制弟子的选择自由,就像老薛说的,能打到对手的武技,就是好武技。

        纵使赤虹教心里一百个不高兴,但是修业被沐阳正大光明打败,本身无可非议,更何况,双方有着足足三个境界的差距,这种失败,本身就是一种耻辱了,要是再紧追不放,就有点自取其辱的意思。

        而在那雪原上,沐阳已经揍完了修业,并且将他的旗帜和灵石都抢走了。

        他坐在满身是伤,倒地哀嚎的修业身边,想想还是有些气,又扇了他两巴掌。

        修业口齿不清地求饶道:“别打了,我实在受不了了,我承认你很强,也很有天赋,但是我还是搞不懂,你那最后一招是什么啊,说实话,我想学!”

        让沐阳没想到的是,自己痛扁了他这么长时间,他不但没有记恨自己,反而还惦记上他的武技了?

        “想学?每门!”

        修业拱了拱沐阳的腿,道:“要不我拜你为师吧!”

        “你特么有病吧!”

        沐阳赶紧坐得离他远一些,生怕被传染成了智障。

        “狗哥,我不会真把他打傻了吧?”

        “不知道,我看有可能,不过你要不要先考虑一下疗伤?你伤得也挺重的。”

        沐阳刚才只顾着打他出气了,都忘了自己也被打成重伤了,在气头上没注意,现在狗哥提了一句,沐阳又一次感受到了钻心的疼痛。

        “我去,快快快,给我根鸡汁味辣条。”

        还好只是震伤而已,辣条就可以治了。

        接过狗哥递出来的辣条,沐阳张口就吃了下去,然后运转灵力帮助吸收。

        而这一幕,刚好被赤虹教的长老看到了,“他违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