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农女朱雀逆袭记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清官

第四十七章清官

        朱雀听解捕头讲完,才发现自己被前一世的小说给害惨了,总是以为告状就要击鼓喊冤,现在来看,其实不是那么回事。但鼓也击了,官也骂了,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朱雀,本官现在罚你你可有怨言?”

        朱雀想解释,却发现所有的理由都苍白无力,怪只怪自己有点莽撞,只得点点头,不再反抗。

        “朱雀,念你年纪轻,且不知官府规矩,这二十板就减半处罚。解捕头身为官府之人,却未告知朱雀规矩,杖责五板。剩下五板,是罚我失察之罪。自即日起,堂外张贴告示,注明规矩,以告全县父老。”

        魏官正一番话说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围观的群众怎么也没有想到,魏大人竟由这一件小事惩罚自己和部下。

        “清官,真是一心为民啊!”

        “那还用说,自魏大人到任,已是清名在外,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好官啊!魏大人真是好官!”

        ……

        不必说众人对魏大人的赞美,朱雀也是心悦诚服。欣然领受杖责,没有丝毫的怨言。

        十杖打完,朱雀只是稍微感到疼痛,也明白官府中对告状人的杖责,是做做样子的,白白的害自己担了半天的心。

        很快。魏大人、解捕头也受杖完毕。魏大人重新升堂,审理案件。

        古代人对案件的审理,很少有当堂宣判的,也需要进行调查,最后认清事实再作宣判。

        朱雀、朱震业和米长新都陈述了自己的情况,魏大人让其分别回去找状师、书写状纸、找齐证人,宣布次日再审,就退了堂。

        走出衙门,朱雀没见到解捕头,转身去问华掌柜。华掌柜知道这期间,官府会派官差调查,解捕头肯定会在其中,就如实告诉朱雀,让朱雀不必等。

        朱雀只有和华掌柜商量,看哪儿有状师,还要写状子的。华掌柜毕竟是个城中居住多年的老人了,虽未打过官司,但对讼师这一行也是有所了解的,带朱雀来到县衙隔壁有名的讼师街。

        朱雀也通过华掌柜,多少了解了讼师这一行业。这个时代的状师,也叫讼师,就好比现代社会的律师一样。只不过也有不同的地方,比如米、朱两家文斗时派出的选手,就是从讼师这一行中挑选出来的。

        既然叫讼师街,自然地整条街大部分都是从事讼师这一行业的。朱雀知道讼师在官司中起到的重要作用,自然是想找一个名气大一些的。

        从踏进街口那一刻起,朱雀迷茫了。大大小小的牌匾,写着各种各样的称号,像什么“第一讼师”啦、“临山城第一家讼师楼”、“夏国第一讼”等等,让人分辨不出优略。而且,每一家店铺内的墙面,均是挂满锦旗,好像全都是历史悠久、战绩高超。

        朱雀选了个笨法子,直接找大一些的店铺,私下认为只要店铺大,那实力也应差不到哪儿去。

        令朱雀没想到的是,街头走到结尾,大小店铺都问遍了,没有一个肯接朱雀这桩案子的。原因也很简单,一说对阵公堂的是米长新和朱震业,连推辞一下的意思也没有,直接就将朱雀赶了出来。

        朱雀落寂的站在街头,一种无力感充斥全身,整个人软绵绵的,几欲无法站立。她没想到,米家、朱家的势力如此之大,在这临山城中无人敢触其霉头,连个讼师也找不到。

        看着苦着脸站在一旁的华掌柜,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心内的那股倔强再次迸发出来。我就不信你们米家、朱家真是这座临山城的天,有我朱雀在,就是天,又奈我何?你若凭势压我,就是天,我也将他通个窟窿!

        爽朗地一笑,笑声中朱雀已恢复了以往的自信,拉着华掌柜,进了一间酒楼。

        此时已是天色将昏,已然到了晚饭时刻。酒楼内已有七八成的客人,朱雀也不挑剔,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

        朱雀自到这一世来,还未有真正享受过这一世的美食。此前的菜肴,大都是自己做的,虽然自己手艺不错,但总想换换口味尝尝。纵然是在覃家那三年,那厨子的水平很是有限,翻过来覆过去的那几道菜,早就腻了,还需自己偷偷下厨犒劳自己。

        今日来到的这间酒楼,朱雀留意了好久。在县衙附近,应该是城内黄金路段,它是最大的、客人最多的那一个。位置好铺面大,证明有经济基础;客人多,说明菜品尚可。

        小二过来,朱雀熟稔的点了几道菜,荤素搭配、烹炒炖俱全,一看就是行家里手。店小二可是火眼金睛,见是个“吃货”,特地跑到厨房叮嘱了几句。

        菜肴一道道上来,滋味甚佳,朱雀高兴,便要了一壶酒,与华掌柜对饮起来。

        突然大堂中一阵骚动,朱雀抬眼,便看到县令魏官正从门外走了进来。县令是这一座城中的父母官,自然是万众瞩目,众人哪有怠慢,纷纷站立行礼,魏大人也是和气的颌首致意。此时,从二楼急速下来一群人,前去迎接,那为首之人,竟是米长新。

        看着米长新和魏官正一同上得二楼,朱雀苦笑了一下,一口饮尽杯中酒。意思还不明显吗?米长新的面子,魏官正也是要给的,至于审案之时有无偏颇,傻子都能猜出来。

        大堂之中的众食客,也因魏官正的到来,话题转移到白日间的事情上来。

        “早就知道米家不简单,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啊。”

        “可不是呗,看米长新米二当家和魏大人熟稔的样子,肯定是旧相识了,关系还能差到哪儿去?”

        “听说铺子的事,朱震业也参与了?”

        “参与了,既然经了官,朱震业的面子魏大人也会看的。”

        “你们不知道吧,下午的时候,朱震业派人抬着一大口箱子,直接送到魏大人府上,这最后的结果还真不好说。”

        “是啊,朱家、米家都不简单。只有那个小姑娘,可惜了!再有房契地契,最后还是要拿出来,绝对赢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