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注视深渊在线阅读 - 34.悄悄告诉你们其实我是某三天,我之所以不更新是因为玩游戏(小声)

34.悄悄告诉你们其实我是某三天,我之所以不更新是因为玩游戏(小声)

        牧苏嘴唇微动,让只有透明桥和观众听得到的声音小声嘟囔。



        “帮我把这些玩家的名字记下来。”



        牧苏从来就不是个大度的人。



        老师轻咦,觉得这一幕很有趣。起码比打盹有趣。



        “老师你都看到了。”堕星海灵摊起手掌。“大部分同学只是觉得举手很麻烦而已。”



        牧苏眸中黑瞳渐渐变得锐利,他轻声道:“你是要找我的麻烦咯?”



        堕星海灵没有说话,带着笑意的小脸仿若写有四个字。



        是又怎样。



        短暂对视,牧苏一收目光,带着微笑对老师说:“老师,对不起隐瞒了你这么久,其实……我是精灵族的木之精灵。我可以听懂草木们的声音。”



        话音落下,他做作侧耳贴上讲桌,阖眸一副认真倾听的神情。玩家们一脸愕然之中牧苏保持这种姿势十几秒,忽然深吸一口气站起,与其轻快道:“它们说赞成我当班长。”



        牧苏浮现一抹自信对老师道:“现在哪怕全班不投票也不要紧,算上这张讲桌,我……比半数多出一票。”



        学生们一阵惊呼,这么不要脸的办法牧苏居然也会用。



        “这么看来你的确适合做班长。”老师若有所思。“不过你能告诉我班长是什么吗?”



        重点是他居然被牧苏说动了。



        “咦?”牧苏此时轻咦一声,转看向堕星海灵:“原来这位同学不知道什么是班长就来反对啊?不了解事情真相就跳出来反对……是不是有些不妥当啊?亦或是说……你知道的比我们都多一些?”



        教室玩家们屏住呼吸,牧苏的报复要开始了吗……



        恍惚间他们看到血流成河的一幕。



        堕星海灵微怔,不慌不忙回答道:“只是类推而已,就像队长或是镇长。”



        他做过调查,望海崖存在这两个名词。



        透明桥:这家伙积分排行146名,不是普通玩家。



        “那说明他和我的差距是141个人。”牧苏自负轻声道,环视教室语气一转。



        “班长需要做的不只是领导能力,还有带头和激励学生的作用。而正好,我就具有以上所有特征。”



        他并不需要学生的认同,甚至不需要理会堕星海灵的针对。因为只要老师答应,他的班长身份便算坐实了。



        虽然当班长这事毫无意义,只是牧苏单纯的抽风。但高人一等总归更令人舒坦。



        尤其是半路跳出个不知死活熊孩子的情况下。



        “就比如大部分学生都没有的勇气。我们……”



        说到这时牧苏忽然一顿,扭头问老师:“我可以讲故事吗?一个关于勇气的故事。”



        老师撑着脑袋,抬手向前一伸,示意随便牧苏怎么说。



        君莫笑汗毛倒竖。



        一个副本两个故事!



        牧苏是想灭绝人类吗!



        透明桥也有点忍受不了,评论道:你能不能有一点下限……



        牧苏泛起冷笑:“下限……便是为了突破的。”



        透明桥:不要给我一本正经讲这种话啊!



        总之,游戏里昨天刚刚遭受牧苏小剧场洗礼的玩家们迎来了新的故事。



        “我有个朋友,在一个圣诞节他的表弟送给了他一只小丑鸭,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大ne↗。”



        透明桥:你这口音是怎么回事……



        牧苏语气渐渐低沉。虽说仍然是孩子声线但已经不那么轻浮。



        “他不知道为啥表弟要送给自己一只鹅,但这家伙超级可爱。他就收下了还给它起名叫‘皮特’,他们那个州叫这个名字的狗大概有几千只,这家伙显然想将鹅当成狗养。”



        “家人虽然不反对,但不太高兴皮特在家里到处跑。所以在冬天过去融雪化掉之后,就把它放在后院散养了。朋友家后院的篱笆大概到腰部,所以已经三四个月长大到比膝盖还高的皮特偶尔会翻出篱笆,去外面觅食溜达找小姑娘。”



        “渐渐又过去几个月,皮特和我朋友一家人相处的很好,他们也容纳了它当作家庭新的成员——虽然还是不喜欢在家里乱跑。”



        到现在为止,故事还没出现任何有关勇气的内容出现。



        和npc孩子形成对比的是紧张的玩家。



        有一名玩家不安的挪动屁股。



        “不过它毕竟是一只鹅,是一只巨型杀戮机器,对待生人它无比冷酷无情,一旦有外人踏入后院,这只巨型杀戮机器就会启动。”



        故事变得有些意思了,虽然依旧与勇气二字无关。



        只有君莫笑流露绝望。他清晰的记得,那个达摩克利斯之胡萝卜的开头也是这般平铺直叙。



        牧苏的故事还在继续



        “有一天,我朋友在阁楼窗口看到邻居家的孩子们在后院玩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最后,一名他们之中最壮的小男孩被怂恿来翻进我家后院,踢醒了睡午觉的皮特。”



        “在巨型杀戮机器眼中不存在仁慈和留情。所以它撕了上去,啄身体用翅膀拍打身体撕扯衣服之类的……我朋友就在楼上很高兴的看戏。毕竟除了家长,所有人都讨厌熊孩子。”



        “总之差不多过去了十几分钟,孩子的父母找了过来,看到他们的孩子衣衫褴褛倒在草坪上,而皮特耀武扬威张开翅膀,围绕战败者的‘尸体’转动。”



        “孩子的父亲拿了一个棒球棍,但当他试图翻越后院而被攻击后不得不退缩。他们只好绕开后院,去前门按动门铃。”



        “我的这位朋友等了一分多钟才下楼,那对父母让他把皮特拉开。事后表明孩子只是受了些皮外伤,皮特只是想稍微惩戒一下这个惹怒了他的人类幼崽。”



        “孩子的父母想让我朋友赶走皮特,皮特当然拒绝了,把他们赶出家门。那对父母当时就报了警,还叫来动物保护机构。但警察和工作人员来了也不能说什么,毕竟我朋友和皮特也没做错事嘛。”



        “过了几天,那对父母带来一只新的丑小鸭,希望我朋友能扔掉皮特,改养这只幼崽……那只丑小鸭和当初的皮特一样可爱,我朋友就收下了。”



        故事渐渐到了结尾,牧苏流露一抹意味深长,缓缓说道。



        “所以……现在我朋友当地社区的黑人混混斗殴时甚至不敢靠近他们家。”



        “因为他现在有两只巨型杀戮机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