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藏书楼】(上)

第二十四章【藏书楼】(上)

        叶青虹点了点头,剪水双眸盯住罗猎道:“你会帮我对不对?”

        罗猎笑了起来:“错过这次,恐怕我这辈子再也没有一次赚够十万大洋的机会。”

        叶青虹也露出一丝笑意:“你不必担心钱的问题,我可以满足你任何的需要。”

        “任何的?”罗猎有些诧异地盯着叶青虹皎洁的面庞。

        叶青虹说完之后已经意识到失言了,俏脸微微有些发红,轻轻咳嗽了一声,化解自己的尴尬,然后将目光投向车窗外:“只要是我力所能及!”

        还好罗猎并没有继续抓住这事儿不放,轻声道:“如果我没理解错,你此次前来并不是要杀刘同嗣?”

        叶青虹道:“至少在目前他还有活着的价值。”

        罗猎心中暗忖,叶青虹之所以没有将刘同嗣视为即刻格杀的对象,其根本原因或许还是因为圆明园福海下方失踪的那些宝藏,根据她的描述,刘同嗣盗宝的嫌疑最大,可是她为何一定要得到七宝避风符?那东西对她而言又有怎样的意义?这妮子应该对自己还有不少的保留。罗猎也不点破,望着车窗外流逝的风景,低声道:“你打算从何入手?”

        叶青虹道:“周六的酒会就是一个绝佳的下手机会,你寻找机会催眠刘同嗣,让安翟在现场制造混乱,我会安排陆威霖负责接应。”

        罗猎摇了摇头,叶青虹却因为他的动作而停下了车,美眸不解地盯住罗猎道:“你不肯?”

        罗猎道:“你高估了我的能力,催眠也要分对象,对谢丽蕴那种人,很容易成功,毕竟她思想简单,容易控制,可是对凡事处处戒备,心机深沉的家伙绝没那么容易,很可能会弄巧成拙,你难道忘了?当初我尝试催眠你失败的事情?”

        叶青虹因罗猎将自己和刘同嗣划为同一类人而不悦,她冷冷道:“你总算承认当初意图催眠我的事情了。”

        罗猎道:“我是就事论事,绝没有诋毁你的意思,想要成功催眠一个人,首先就要让催眠对象放松警惕,撤去内心的防线,又或者利用对方的弱点,趁其不备,趁虚而入。”

        叶青虹道:“刘同嗣绝非完人,他同样有弱点。”

        罗猎望着叶青虹点了点头道:“说得不错,刘同嗣最大的弱点就是好色。”

        叶青虹从罗猎的目光中顿时明白了他话中所指,咬了咬樱唇,毅然决然地摇了摇头,让她去**一个杀父仇人,她做不到。

        罗猎道:“想要成功就必须要放下心中的好恶,只是利用他心中的弱点,未必要付出代价。”

        叶青虹最早的计划中是要罗猎去**谢丽蕴,想不到现在自己反倒被罗猎推向这个位子,她握紧了拳头,坚定地说道:“不行,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看到他那张可恶的嘴脸我恶心!”

        罗猎微笑道:“并不是要让你放下底线和自尊,只需创造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然后伺机下手夺取七宝避风符,或许我们还有机会从他的口中问出当年福海密藏的秘密。”

        叶青虹道:“他未必肯说。”

        罗猎道:“那时候就由不得他了。”

        叶青虹点了点头,她相信罗猎应该有办法。

        罗猎又道:“不过有一点我们必须提前策划,刘同嗣是辽沈道尹公署署长,他的势力遍及瀛口及周边一带,我们得手之后,你能够保证咱们可以全身而退吗?”

        叶青虹犹豫了一下,她并没有马上回答罗猎。

        罗猎已经从她的犹豫中得到了答案,叹了口气道:“你做不到,因为在你最初的计划中,根本就没有考虑我和瞎子的退路。”罗猎并没有把话挑明,其实陆威霖的存在也不仅仅是为了保证叶青虹的安全,或许他还肩负着扫除后患的任务,如果自己和瞎子不幸落入敌手,恐怕他选择就会杀人灭口。他对整件事看得非常清楚,叶青虹和自己之间由始至终都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不可奢望叶青虹会对自己手下留情,此女心机深沉,头脑冷静,目标明确,做事坚韧不拔,为了达到目的甚至会不择手段。

        叶青虹片刻的犹豫之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她郑重承诺道:“罗猎,你放心,我既然决定跟你们合作,就绝不会将你们两人丢下,我会和你们共同进退!”

        罗猎淡淡笑了笑:“无论过去你怎样想,现在我都相信你,不过我们必须找到万无一失的退路,否则这次的计划我宁愿取消。”他绝不会拿着自己和朋友的性命去冒险。

        叶青虹道:“总会有办法的。”这句话充分表明她目前还没有十拿九稳的退路。

        罗猎道:“我有个办法,麻雀那帮人和日本人的关系很好,他们在瀛口拥有相当的势力,如果我们能够得到他们的帮助,那么这件事必然马到功成。”

        叶青虹道:“你不怕他们会向刘同嗣告密?”

        罗猎摇了摇头:“不会。”他坚信麻雀不会出卖自己,毕竟自己对麻雀一方来说拥有着极大的价值,而且此前发生的事情来看,麻雀和刘同嗣之间应当并无瓜葛。他也相信叶青虹表白的真诚,毕竟叶青虹已经意识到他的价值,若非如此,又怎会表露出这样的诚意。

        叶青虹久久凝望着罗猎,她开始意识到自己最初的计划已经完全改变,甚至在不知不觉中执行计划的中心人物从自己已经变成了罗猎,不知这厮到底拥有怎样的魔力?

        罗猎意图说服叶青虹和麻雀一方合作,却没有让两方直接面对的意思,在他看来还不是时候,也没那个必要,双方都想利用自己,而自己正是要利用他们的心理,将这次行动的主动权牢牢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往往越是想要利用别人的人越是容易被人利用,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唯有做到心境平和,无欲无求方能看清大势掌控全局。

        选择在夜幕降临之后前往南满图书馆主要是是要利用瞎子在黑夜里超群的视力和警觉,避免有人跟踪,也便于隐藏踪迹,虽然和叶青虹有过几次深谈,可是罗猎仍然觉得他们之间没有到推心置腹的地步。

        天寒地冻,北风呼啸。两人穿着厚厚的羊皮大袄,裹得就像两个棉球,走在夜色苍茫的老街之上,虽然并未发现有人跟踪,为了谨慎起见,罗猎还是选择多兜了几个圈子,方才来到南满图书馆的后门,瞎子向四周看了看,确信周围无人窥视,罗猎这才摁响了门铃。

        等了好一会儿才见到有人过来开门,开门的是一位中年车夫,正是罗猎初来瀛口在火车站接他的那个,当时两人在大辽河冰面之上大打出手,最后却因陆威霖远程射击导致冰面崩裂而双双落入水中,如果不是罗猎捐弃前嫌出手相救,这车夫恐怕会溺毙在冰冷的辽河之中。

        车夫在这里出现已经证明他和麻雀处于同一阵营,看到眼前的罗猎,车夫咧开嘴,露出憨厚而友善的笑容:“罗先生来了,福伯在等着你呢。”

        罗猎朝他笑着点了点头:“大哥怎么称呼?”

        车夫道:“常发!罗先生叫我老常就行。”对自己的这位救命恩人,常发保持着相当的恭敬。

        瞎子并不知道罗猎和常发之间发生过的事情,嘿嘿笑道:“我叫安翟,老常,以后多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