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章【盗金符】(下)

第一章【盗金符】(下)

        瞎子一屁股重重坐在了沙发上,原本兴奋发红的大圆脸瞬间变得煞白。穆三爷可不是小有名气,他是法租界的风云人物,不但中国人买账,就连法国人见了他也要笑脸相迎,算得上黑白通吃,在黄浦手眼通天,这照片既然是他干女儿的,就证明这钱包的主人很可能和穆三爷有关,若是惹恼了穆三爷,只怕他将整个租界掘地三尺也要将偷盗者找出来。

        “你是说……穆三寿……”瞎子的声音有些颤抖了。

        罗猎点了点头。

        “你怎么会认得?单靠一张照片?”瞎子马上又想到罗猎很可能是在恶作剧,故意恐吓自己,也是这小子惯用的手法。

        罗猎抓起桌上的浦江日报向他扔了过去:“睁大你的小眼仔细看看,最近一周的报纸,头版头条全都是穆三爷力捧叶青虹的文章,大都附有照片,除非是瞎子,谁会认不出来?”

        瞎子哭丧着脸,捡起地上的报纸,一眼就看到头版的照片,报纸上的叶青虹美丽妖娆,楚楚动人,比起照片上更显妩媚更有风韵,可瞎子却不敢想入非非了。

        罗猎道:“不过你不用害怕,钱包里没多少钱,也没什么重要东西,这样的小事应该不会惊动穆三爷。”他拍了拍瞎子宽厚的肩膀:“放心吧,躲上两天就会风平浪静。”

        瞎子的表情非但没有因为罗猎的这句安慰而平复,反而愈发惶恐了。

        罗猎超人一等的洞察力马上发现了其中的问题,他皱起眉头:“怎么?是不是还有事情瞒着我?”

        瞎子坚定地摇了摇头,可闪烁的眼神却骗不了人。

        罗猎起身向他走了过去,一把薅住了他的衣领。落手处感觉有些坚硬,扯开瞎子的衣领,牵着红绳,从中拽出一个金灿灿的挂件,用黄金做挂件的并不少见,最常见的是各类护身佛和生肖,眼前这种物件罗猎却是从未见过,五厘米长度,底部粗如拇指,然后螺旋形向前方缩小,顶部收窄为一个点,看起来像个矛尖,螺旋形的矛尖,仔细辨认随着螺旋的曲线走向,上方还刻有芝麻大小的文字,因为文字太过细小,以罗猎的目力也看不清楚。他摊开大手,示意瞎子将这挂件交给他。

        瞎子不敢违背他的意思,却又有些不甘心,嘟囔着:“像坨屎一样,你居然也有兴趣。”解下挂件重重塞在罗猎的掌心。罗猎在手中掂量了一下,这挂件重约二两,难怪瞎子会如此不舍。

        拉开抽屉,取出放大镜,将挂件置于放大镜之下,上面的文字通过放大可以认出是满文,罗猎对满文多少有些研究,很快就看出这是来自于道德经的一段——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此乃谦下之德也;故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则能为百谷王。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此乃柔德;故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坚。因其无有,故能入于无之间,由此可知不言之教,无为之益也。

        这段文字除了用满文写出,并没有其他的稀奇之处,不过罗猎仍然从文字的排列分布中看出了一些端倪,在螺旋体上,除了文字之外,还有大小不一的坑洞,罗猎将底部反转,底部上刻有一个小小的印章,瑞亲王印,罗猎暗自吸了一口冷气,瑞亲王,难道是七年前从美国出访回国途中于海上遇刺的瑞亲王奕勋?不用问,这挂件的主人十有**跟满清皇族有些关系,虽然现在已经改朝换代,可是满清遗留势力仍然盘根错节,瞎子无疑招惹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瞎子好奇地凑了上来,在他的眼中只是黄灿灿的一坨:“上面写得什么?”

        罗猎道:“屎!”

        “还是给我吧,别脏了您罗大牧师的手!”

        罗猎眯起双目道:“瞎子,你老老实实交代清楚,这东西究竟是从哪儿偷来的?”

        瞎子吧唧了一下嘴唇:“一白白胖胖的奸商!”

        罗猎捻起挂件抛向半空,然后轻巧地握住,低声道:“你可能惹祸了。”

        瞎子强作镇定地笑了笑道:“不怕,大不了将这玩意儿熔掉,变成金锭子出手。”

        罗猎冷笑道:“你丫那双眼睛就是摆设,这根本就是把钥匙,瑞亲王当初力主改革,得到太后器重,拨给了他不少的银子,遇刺之后不久,却又突然被人举报贪污,太后亲自下旨查抄亲王府,整座王府被搜了个底儿朝天,最后也没搜出多少银子,风传瑞亲王生前就把财产收藏在他的秘密金库里面。”

        瞎子张大了嘴巴:“你是说这玩意儿可能是瑞亲王秘密金库的钥匙。”小眼睛已经无法掩饰住贪婪的目光。

        “天知道呢?”

        瞎子有些激动地握住罗猎的手臂:“兄弟,那岂不是说,只要咱们找到瑞亲王的秘密金库,这辈子就可以吃喝不愁享用不尽了?”

        罗猎深邃的目光盯住他激动的通红的胖脸:“贪心不足蛇吞象,你可能暴露了。”

        瞎子咽了口唾沫:“我乔装打扮了,没人认识我!兄弟,咱们发达了……”

        罗猎食指竖在唇前嘘了一声,外面响起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听到有人在门外轻轻敲了敲房门:“罗牧师,您的信!”

        罗猎没有说话,毕竟瞎子还在房间内,没过多久,就看到一个黄色的牛皮纸信封从门下的缝隙中塞了进来,等到邮递员走后,罗猎方才走过去将信捡起,看了看上面的寄信地址来自于满洲奉天,不由得有些奇怪,他在奉天好像并没有亲朋好友。

        穆三寿每天的生活都极有规律,一早起床带着他心爱的画眉在浦江散步,八点半的时候惯例去春熙茶楼吃早茶,老爷子相貌威严却待人和蔼,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他都会微笑以对,然而在法租界绝没有人会质疑他的实力,更没有人胆敢挑战他的权威,哪怕是高高在上的法国领事面对他的时候也要恭恭敬敬称呼他一声三爷,更不用说跑江湖混堂口的那些逞凶斗狠的角色。

        这个时段茶楼总会将临江靠窗最好的位置留下,紫檀木桌子擦得光亮可鉴,相同木料的雕花太师椅只有一把,坐东朝西,左手边的窗外就是奔流不息的浦江,穆三爷将鸟笼挂在一旁的花梨木雕花架上,听着画眉悦耳的鸣叫声,望着浦江来往穿梭的大小船只,品着上好的冻顶乌龙茶,尝着厨师精心制作的各色茶点,超然物外,怡然自得。

        这种时候很少有人敢于过来打扰穆三爷的清净。

        人一辈子真正能够得到清净的时候实在是少之又少,尤其是对一个江湖人来说,身在江湖心悬魏阙,都看到别人的自在,又有谁能够真正体谅别人的痛楚。穆三寿的目光落在江心船只飘扬的旗帜上,五颜六色,煞是好看,可是看在眼里却痛在心里,有些时候,他宁愿眼前飘荡的仍然是已经被时代摒弃的大清龙旗。

        “三爷!”一个尖细而谨慎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穆三寿皱了皱眉头,无论来得是谁,他都不喜欢这个时候被打扰。

        穆三寿没有说话,甚至连看都没看身边的这个人,从腰间抽出旱烟,和田羊脂玉的烟嘴儿,取自一等一的和田籽料,通体温润,细腻如脂,恰恰在接触嘴唇的地方留有黄色籽皮,烟熏火燎非但没有影响到这块美玉的质地,反而让黄色越发娇艳,白色越发细腻。黄铜烟锅儿,上面有两龙环绕的雕饰,雕工精美,出自大清国皇室著名工匠周梦奇。小楠竹烟杆因为常年把玩已经焦黄油亮,紫红色的包浆居然呈现出一种类似于红玉的质地。,看似寻常的烟杆儿也有独到之处,长约两尺的楠竹粗如拇指的烟杆之上刻着全套金刚经,乃是姑苏微雕第一人荀抱石的手笔,以上两人都以离世,其作品自然价值倍增,就连用来盛放烟叶的织锦烟袋儿也是姑苏顶尖绣娘的作品。

        穆三寿不慌不忙地在烟锅儿里面装上烟丝,一旁顶着瓜皮帽的中年胖子凑了上来,嗤!的一声划亮洋火,熟练地为穆三寿点燃烟丝,然后又极其恭敬地躬下身去,满脸堆笑,一脸献媚。

        穆三寿用力啜了一口,烟丝变得红亮起来,然后他的口鼻涌出大量的白烟,烟雾让他坚毅的面部轮廓变得有些模糊,深邃的眼神也让人越发捉摸不定。

        一旁的中年人终于忍不住这浓郁的烟味儿,把白白胖胖的面孔扭到一边,兰花指捻起手帕捂住嘴巴小声咳嗽起来,双肩也随之抖啊抖啊的,看起来就像像个委屈的小姑娘。

        穆三寿的眉头随着烟雾的蔓延舒展开来,慢条斯理地吐出一个字:“讲!”

        白胖子的眼圈被烟熏得有些红了,用手帕擦了擦眼角,左手迅速拍了拍胸口,拿捏出一副委屈万分的面孔:“三爷,您可得给奴才做主。”

        新书第一天,求推荐,求各种支持,兄弟姐妹们,章鱼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