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七章【温暖】(上)

第三百七十七章【温暖】(上)

        绑架事件过后,英子和董治军的感情更进一层,这场磨难也让他们懂得了婚姻的真正意义,英子仍在西开小学任教,董治军在母亲过世之后,也将家安在了西开小学附近,只是他如今已经不再做巡捕,辞去工作之后,开了一家茶社就在古玩街,组织一些艺人,每天上演评书、相声,生意虽然称不上火爆,可倒也足可维持生计。

        如果说他们最大的遗憾,就是至今仍然没有生下一儿半女,不过董治军在这方面看得比较开,时常劝英子,反正学校那么多学生,每个都是他们的子女,实在不行,他们可以收养一个。

        董治军虽然是茶社的老板,可晚上很少来,尤其是最近老洪头身体不太好,他早早买菜回家做饭,一来可以帮助英子分担家务,二来他照顾老爷子也方便一些。

        董治军骑着自行车来到自家的门前,看到门前停了一辆车,他愣了一下。问了邻居方才知道,刚才来了一家三口,看到门上了锁,于是去周围转转了。

        董治军心里犯着嘀咕的时候,看到远处一家三口朝这边走来,小女孩在中间,分别牵着父母的一只手,一边走一边咯咯笑个不停。

        董治军认出了罗猎,他激动地迎了上去:“你,小猎犬,你总算知道回来了!”

        叶青虹和小彩虹都不知道罗猎居然还有小猎犬的称号,两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彩虹道:“爸爸,小猎犬是你吗?”

        董治军这才知道罗猎居然有了女儿,望着这水灵的女娃儿,心中又是喜欢又是羡慕。

        罗猎向小彩虹道:“小彩虹,快叫姑父!”

        “姑父!”

        董治军激动地连连答应,他本想抱抱孩子,可是又觉得自己手上拿着菜,笑道:“快,快屋里坐,英子就快回来了。”

        说话的时候,英子从小学那边走了过来,英子远远停了一下,然后飞快地奔跑过来,惊喜道:“小猎犬,你可想死我了!”她生就大大咧咧的性子,才不管谁在场,冲上去就给了罗猎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才注意到了叶青虹,向罗猎道:“你老婆啊?”

        罗猎点了点头,叶青虹道:“英子姐,我叫叶青虹。”

        英子望着叶青虹伸过来的手,没有跟她握手,也是张开臂膀给了叶青虹一个热烈的拥抱:“我弟弟这眼光就是厉害,我这弟媳妇可真漂亮。”放开叶青虹,躬下身去望着小彩虹道:“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啊,你叫什么名字?”

        小彩虹并不认生,细声细气道:“我叫小彩虹!”

        “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

        “你是……英子姑姑!”

        英子激动地一把就将小彩虹抱起来了:“宝贝儿,我的亲亲宝贝儿,我就是你姑姑。”

        董治军笑道:“英子,你别吓着孩子了。”

        英子道:“我疼都疼不过来呢,走,进屋,老头子知道你来了,不知道该多高兴。”

        罗猎见到老洪头的时候,却高兴不起来了,四年不见,老爷子白发苍苍瘦骨嶙峋,昔日高大魁梧的身板儿如今也变得干干瘦瘦,人都会变老,有些事不是人力能够挽留的。

        老洪头中风一年了,虽然认得罗猎,却说不出话来,拉着罗猎的手,不停地流泪。

        罗猎道:“洪爷爷,我来看您了,这次啊,我带着老婆孩子一起来了。”

        老洪头望着他嘴角颤抖着,只是流泪。

        罗猎让叶青虹和小彩虹走近一些,好让老人家看得清楚。

        小彩虹伸出小手道:“老爷爷,您怎么哭了,别哭,别哭,我给您擦擦。”

        众人看到孩子如此懂事,心中都是一酸。

        英子道:“这老头子,不高兴也哭,高兴也哭,不如你坐起来,哭个痛快,我去做饭。”她转身出了门,一出门就偷偷用衣角擦去眼泪。

        叶青虹跟了出来,刚好看到英子抹泪的情景,英子不好意思地笑了:“青虹,你别见笑啊,我这个人没什么见识,总是喜欢掉泪儿。”

        叶青虹道:“英子姐,别这么说,都是一家人,走吧,我帮您做饭去。”

        两人进了厨房,叶青虹看到土灶就傻了眼,她可不会用。

        英子让叶青虹帮忙剥蒜摘菜,做饭的事儿她包了,英子道:“青虹啊,你们两个什么时候结的婚,孩子都这么大了。”

        叶青虹笑了笑,她继续摘菜。

        英子道:“这四年啊,我都不知道罗猎去了哪儿,当年为了我和爷爷的事情,他可吃了不少苦。”

        叶青虹道:“罗猎经常说是他连累了你们。”

        英子道:“可别这么说,都是一家人,谁连累谁啊?说实话,我挺生气的,就算是怕连累我们,也不能这么久没个信儿,老爷子日日夜夜都念叨着他,说是有生之年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一提起这事儿就骂我。”

        叶青虹道:“英子姐,洪爷爷什么时候中的风?”

        英子道:“有一年了吧,这么大年龄了,人间疾苦,酸甜苦辣什么都尝过来了,我们也想开了,生老病死是谁都拦不住的事儿,听医生说,也就是这两个月的事儿,还好,罗猎回来了,能见上最后一面,我看他也心满意足了。”

        小彩虹蹦蹦跳跳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串糖葫芦。

        叶青虹道:“哪儿弄得糖葫芦啊?”

        小彩虹道:“姑父给的。”

        英子道:“青虹,你带孩子出去玩儿,里面烟大,别熏着。”

        叶青虹应了一声,带小彩虹出去了。

        老洪头睡了之后,罗猎也来到厨房,叫了声姐。

        英子道:“你还记得有我这个姐?”

        “记得!”

        英子一边炒菜一边道:“记得结婚不跟我说一声,对了,你和青虹什么时候结的婚?”

        罗猎道:“姐,我们没结婚呢。”

        英子道:“没结婚,呵,到底是留过洋的人,没结婚就生孩子了。”她可接受不了,不禁摇了摇头。

        罗猎道:“其实,小彩虹是我和兰喜妹的女儿。”

        英子愣了一下,转向罗猎,她这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儿,望着罗猎沧桑的目光,她的内心充满了怜意,自己的这个弟弟,这几年究竟经历了什么?她轻声道:“把菜端出去,对了,老头子给你留得那坛酒,去树下挖出来,你媳妇女儿都来了,刚好可以喝了。”

        在罗猎的坚持下,由他给洪爷爷亲自喂了晚饭,望着老人家一口口艰难咀嚼的样子,罗猎的双目湿润了,人都会有老去的一天,或许将来他也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

        叶青虹悄悄望着罗猎,她从小缺乏家庭的关爱,在这里,她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回家的感觉,此时她方才明白当年为什么罗猎会不计一切代价营救洪家爷孙,也明白为什么罗猎会坚持四年没有和他们联系。

        老爷子珍藏的那坛酒,是为了庆贺罗猎结婚使用的,罗猎倒了一杯,也给叶青虹倒了一杯,他轻声道:“这里就是我幼年生活过的地方,在我心里,这里才是我的家。”

        英子道:“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你在外面打拼累了倦了,只要知道回来,姐都会给你做好饭等着你。”

        罗猎点了点头。

        叶青虹给小彩虹喂饭,小彩虹一边吃一边道:“姑姑做的饭好好吃啊,真的太好吃了!”

        英子笑道:“这孩子真是乖巧,我真是太喜欢了。”

        董治军道:“我也喜欢,这次你们一定要多住几天。”

        罗猎道:“好啊,反正我也没什么要紧事,刚好在津门多玩几天。”

        董治军和罗猎两人这么久没见,自然要开怀畅饮,英子陪着叶青虹哄小彩虹睡觉去了。

        英子看到叶青虹和小彩虹两人关系如此亲密,也放下心来,想起小彩虹这么小的年纪就没了母亲,心中不禁可怜这孩子的身世,不过还好又遇到了一个如此疼爱她的后妈,看这孩子的样子应当已经忘记了她的生母,这对小彩虹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小彩虹睡熟之后,两人来到外面,看到罗猎和董治军还在喝酒,董治军喝得舌头都大了,英子道:“小猎犬,别让他喝了,喝多了就会折腾我。”

        董治军明显有了醉意:“我……怎么折腾你了……两口子……那是你情我愿,不是折腾……”

        英子听得红了脸,扯着董治军的耳朵把他拽到了屋里。

        罗猎望着叶青虹笑了起来,叶青虹从他的笑容中看出了不怀好意,垂下黑长的睫毛:“你就在这儿长大的?”

        罗猎道:“不是说过了吗?”

        叶青虹道:“你打算住多久啊?”

        罗猎道:“你不习惯这里?”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才没有,你知道的,我从小就无父无母的,心里面其实特别渴望家庭的温暖,英子姐他们一家人都特别好,你为什么才带我认识?”

        罗猎笑道:“丑媳妇也得见公婆,你不答应我求婚,我怎么敢带你来啊。”

        叶青虹道:“你嫌我丑啊?”

        罗猎道:“你要是丑,这世上还有漂亮人吗?”

        “就数你嘴巴甜。”叶青虹握住罗猎的手。

        英子好不容易哄董治军睡了,出门来收拾,刚好看到两人腻歪着,笑道:“哎呦喂,没打扰你们吧?”

        罗猎笑道:“没啊。”

        叶青虹有些不好意思,起身道:“英子姐,你们姐弟俩说话,我来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