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一章【侦探社】(下)

第三百七十一章【侦探社】(下)

        叶青虹还算带来了一些好消息,法国领事蒙佩罗念及师生情谊,同意网开一面,让罗猎见周晓蝶一次,但是有个前提,会面必须要在巡捕房相关人员的陪同下,而且会面时间等候通知。

        周晓蝶的状况很差,自从警方将她列为嫌疑人后,周晓蝶就开始绝食,对于警方的问话一概抗拒不答。罗猎在进入周晓蝶病房的时候,看到程玉菲也在里面,他颇感诧异,程玉菲不是说她的使命已经完结了,怎么她又来了?

        程玉菲向罗猎笑了笑道:“罗先生,想不到咱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罗猎道:“我来此是为了探望朋友,程小姐是为了案子。”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道:“我不是记得程小姐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程玉菲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侦探社总得不停接生意才能维持生计,刘探长希望我能够帮忙落实口供,虽然知道不是什么好差事,可我也要硬着头皮接下来,对了,刘探长还希望罗先生探望的时候,我全程在场。”

        罗猎笑道:“那就是请程小姐来监视我喽?”

        程玉菲道:“此案惊动了整个黄浦,关乎刘探长他们以后的前程,搞不好连差事都保不住,所以不得不慎重,其实我也知道罗先生的人品,应该做不出影响证供的事情来。”

        罗猎道:“程小姐认识我可没多久。”

        程玉菲道:“人是一面相。”

        罗猎指了指屏风后面:“我可以见见周晓蝶吗?”

        “请便!”

        周晓蝶木呆呆坐着,她的右腕被手铐铐在床上,双目茫然,就算罗猎走进来也没有吸引她的注意力。

        程玉菲道:“周晓蝶,你看谁来看你了?”

        周晓蝶没有搭理她,自从她被列为怀疑对象之后,整个人就拒绝和外界的交流,在这样的状况下即便是程玉菲这种催眠大师,也无法吸引她的注意力,自然谈不上催眠。

        罗猎道:“瞎子想起来了。”

        周晓蝶因他的这句话而将目光投到了他的脸上:“他想起什么了?”

        程玉菲一旁静静望着罗猎,罗猎一句话就已经成功将周晓蝶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她对罗猎做过一番了解,知道这是一个身怀绝技的传奇人物,程玉菲甚至知道罗猎和自己一样在催眠术方面有着很深的研究,这也是她得悉罗猎要前来探望周晓蝶之后,主动请缨在场陪同的原因。

        程玉菲非常警惕,留意罗猎的每一个动作,她不会让罗猎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催眠周晓蝶。

        罗猎道:“想起你们结婚的事情。”

        “真的?”周晓蝶激动地泪水流了出来,她的手一动,无意中牵动了手铐,手铐和铁床的床沿摩擦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程玉菲皱了皱眉头。

        罗猎道:“程小姐的催眠术是在什么时候学习的?”

        程玉菲没想到罗猎的这句话居然是在问自己,她看了看一旁的周晓蝶,周晓蝶因罗猎刚才的话有些激动,坐在床上低声啜泣着。

        程玉菲道:“大学的时候,我主修心理学。”

        罗猎道:“哪间大学啊?”

        程玉菲笑道:“罗先生在查我户口啊?”

        罗猎道:“只是有些好奇。”

        周晓蝶道:“我想去看看他。”

        罗猎道:“嫂子,现在的情况您也应该清楚。”

        周晓蝶道:“我没做过,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去害我自己的老公?那个什么杯子,我从来都没见过,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这病房里面。”

        罗猎向程玉菲道:“你听到了?”

        程玉菲感到好笑,罗猎不趁着这次难得的机会多问周晓蝶一些问题,反而不停向自己发问,这个人究竟分不分得清重点?

        周晓蝶道:“他们说的证据根本就是强加在我身上的,安翟把我从火场中救出来,我当时整个人都被熏得晕头转向,中途还昏迷了一段时间,别人想取到我的指纹很容易,他们凭什么根据铁棍上的指纹就断定是我做的?”

        程玉菲还是头一次听周晓蝶说那么多话,她轻声道:“周小姐,你不用激动,现在警方并没有定论。”

        周晓蝶道:“一定是有人趁着我昏迷的时候,取了我的指纹,然后用铁棍打晕了安翟,又事先放了一个杯子在这间病房里,他们是贼喊捉贼,他们就是要诬陷我的清白。”

        罗猎道:“嫂子,您不要激动,程小姐说得对,现在警方并没有定论,安翟醒了,他一定会为你洗清嫌疑的,我们也会努力。您先吃饭好不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周晓蝶点了点头道:“是,你说得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不可以自暴自弃,我没有做过,我为什么要害怕?”

        程玉菲有些奇怪,周晓蝶怎么突然就变得积极主动起来,难道是罗猎的谎话起了作用?她了解瞎子的病情,在手术之前不可能有什么好转。

        罗猎起身道:“我先走了!”

        程玉菲越发奇怪了,罗猎的这次探望时间很短,甚至他和周晓蝶没说过几句话,加起来还不如跟自己说得多,既然如此他又何必花费那么大的周折来见周晓蝶?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程玉菲道:“我送你!”

        罗猎笑了起来:“那就谢谢您了。”

        程玉菲送罗猎出门,心中仍然在默默回想着刚才会面的情景,她总觉得哪里有些特别,可究竟什么地方特别她又说不出来。

        叶青虹笑盈盈走了过来,罗猎笑道:“青虹,你来得刚好,我给你介绍。”

        不等罗猎介绍,叶青虹已经主动伸出手去:“程小姐,您好!”

        程玉菲笑道:“我不记得咱们之前见过面啊!”

        罗猎道:“这是叶青虹,我的未婚妻。”

        程玉菲笑道:“还真是久仰了,罗先生真是好福气啊,叶小姐那么漂亮。”

        叶青虹道:“是我好福气,他对我才是真的好。”聪明的女人在任何时候都懂得给自己男人面子。

        罗猎道:“听起来好像没我什么事情了。”

        程玉菲道:“不耽搁你们了,我还有公务在身。”

        叶青虹松开她的手道:“程小姐请便。”

        程玉菲向她点了点头,又向罗猎笑了笑,转身朝周晓蝶的病房走去。

        叶青虹挽住罗猎的手臂,两人离开了病房,来到外面,外面正淅淅沥沥下着小雨。叶青虹道:“事情比我们想像得要严重得多,巡捕房方面已经基本定案了,周晓蝶的身世被查得清清楚楚,苍白山匪首的女儿,单单是这个身份就已经很难洗清了。”

        罗猎叹了口气。

        叶青虹小声道:“怎么了?”

        罗猎道:“瞎子的确是被周晓蝶打晕的。”

        叶青虹愣了:“什么?怎么可能?”

        罗猎道:“刚才我进入了周晓蝶的脑域,发现了一些线索。”

        叶青虹道:“她怎么可以这样对待瞎子?他们是夫妇,而且瞎子那么爱她……”

        罗猎道:“我发现有人控制了周晓蝶,这场火,以及周晓蝶此后的一系列行为都是在幕后人的操纵下发生,而周晓蝶自己是不知道的。”

        叶青虹道:“是谁?”

        罗猎摇了摇头道:“虽然我不知道是谁,可这个人一定是个掌控精神力的高手,已经可以自如控制他人的脑域。”

        叶青虹道:“程玉菲?”

        罗猎否定道:“没有可能,她的催眠术虽然厉害,但是距离控制一个人的脑域还差太多,我所知道的人中也只有寥寥几个可以办到。”

        叶青虹道:“你可以做到的对不对?”

        罗猎点了点头。

        叶青虹道:“周晓蝶怎么办?如果让她知道真相,她会不会因为内疚而自暴自弃?”

        罗猎道:“她之所以选择绝食,是因为她在潜意识中已经察觉到自己可能做过一些事,控制她脑域的这个人非常厉害,在这种控制力渐渐减弱之后,周晓蝶肯定会慢慢想起当晚发生的一些事。”

        叶青虹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对周晓蝶将是何其残忍,虽然是她在无意识地状况下放火烧了绸缎庄,又攻击了自己的丈夫,可一旦周晓蝶意识到这些事都是她做得,那么周晓蝶还有什么勇气去面对瞎子,去面对周围人?

        罗猎道:“所以我改变了她脑域中的意识,强调了她的无辜。”

        叶青虹深情地望着罗猎,罗猎还是过去的罗猎,无时无刻不在为朋友考虑着。

        罗猎道:“可这还不够,巡捕房的证物仍然可以将她治罪。”

        叶青虹道:“如果没有了证物呢?”

        罗猎道:“我们必须要做点什么。”

        雨仍在下,夜雨笼罩下的巡捕房显得极其压抑,巡捕房内灯火通明,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仍然没有下班,刘探长刚刚开完会,根据他们手上的证据,以及缴获的赃物,这场纵火案已经足可定性,现在所差的就是嫌犯周晓蝶在认罪书上签字画押。

        刘探长从会议室出来,一名巡警道:“刘探长,程小姐来了,已经等了您一个多小时。”

        刘探长道:“是吗?怎么不早点通知我?”

        “您刚刚不是一直在忙着开会吗?”

        刘探长加快了脚步,对程玉菲他还是从心底感激的,这次的案子多亏了程玉菲,如果不是程玉菲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了证据,那么他们就不会那么快锁定犯罪嫌疑人,自然也不会那么快破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