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八章【圆盘之谜】(上)

第二百九十八章【圆盘之谜】(上)

        罗猎距离安藤井下还有两米左右的时候,前方光芒大盛,罗猎定睛望去,却见水底冉冉飘起一个巨大的透明水母,那水母顶盖的直径要在五米左右,飘曳的透明触角宛如长绳一般将已经麻痹的安藤井下缠住,闪电般拉入自己的口中。

        罗猎眼看就要抓住安藤井下,却又中途生出变故,安藤井下被那巨大的水母吞入体内。

        罗猎看到安藤井下遇险,自然不会无动于衷,全速向水母冲去,潭水之中密密麻麻宛如落英的小水母,却在罗猎面前纷纷闪避,罗猎抢在那巨大水母将安藤井下拖入水底之前一把抓住了它的触角,一道蓝色的电流从巨型水母的身上沿着触角迅速传导了过去,罗猎感到手臂一麻,这股电流一直传达到了他的大脑。

        自从天庙决战之后,罗猎的脑域世界仿佛笼上了厚厚的云层,这云层来源于他的内心,正是他的自我封闭所致,罗猎一度曾经尝试去窥探安藤井下的脑域世界,然而那次也等于揭开了他仍未愈合的伤疤。

        来自于水母的电流,撕裂了笼罩在罗猎脑域世界上空的乌云,一头苍狼孤独地傲立于荒漠之上,它抬起头,深灰色的眼珠追逐着撕裂云层的闪电,雨点从乌云开裂的缝隙中倾泻而下,苍狼抖落了身上的雨滴,迎着暴雨追逐着跃动的闪电狂奔。

        罗猎在瞬间的麻痹过后清醒了过来,他左手抓住水母的触角,扬起右手的短刀猛地挥落,这一刀将水母透明的触角斩断,巨型水母的身体骤然收缩,体内的安藤井下因此而被裹紧。

        罗猎继续冲了过去,短刀刺入水母的顶盖,巨型水母的周身电光流淌,所有的电光汇集于它的伤口处,沿着短刀传到在罗猎的体内。

        强大的电流循着罗猎的神经直达他的脑域,如果是普通人,只怕早已被这瞬间的强电流给当场击毙,而罗猎不但拥有着坚韧的神经更拥有一颗超越常人的强大脑域。

        苍狼追上了闪电,双爪抓住那道跃动的闪电,将之用力撕扯下来,闪电犹如长蛇,竟然被苍狼从乌云中剥脱,丢弃在空旷的荒漠中,红色的沙燃烧起来,荒漠上火焰燃尽变成了黑色的土壤,土壤内冒出了点点绿意。

        裂开的乌云中阳光透射进来,拨云见日,土壤内的绿意因阳光的到来而迅速生长,茵茵绿草,百花盛开,苍狼悲凉的眼神也变得平和温柔,它低下头去,小心嗅着花香。

        罗猎的周身在剧烈颤抖之后,再度扬起匕首,猛地插入水母的顶盖,一道蓝色的强电从匕首传入了水母的体内,那巨型水母因这道强电周身变得异常明亮,电光中它透明的身躯开始膨胀,最终因无法承受而爆裂。

        巨型水母粉身碎骨,那一颗颗的小水母树倒猢狲散,一个个瞬间逃逸了个干干净净。安藤井下的身躯脱离了水母的束缚,罗猎抓住了他,安藤井下目睹了整个过程,他虽然清楚发生了什么,可是周身的麻痹一时间仍然无法恢复。

        幸好有罗猎,罗猎对他不舍不弃,带着他游到了瀑布所在的那面崖壁。

        对岸传来瞎子紧张的呼喊声:“罗猎,听得到吗?”

        罗猎抹去脸上的水痕,大声道:“没事!我没事!”

        罗猎的中气虽然充沛,可是仍然被瀑布的奔流声干扰的断断续续,尽管如此,对岸的人也基本听清,他们悬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瞎子笑道:“我就说他没事,罗猎这小子运气实在是太好。”

        叶青虹瞪了他一眼道:“照你说他没什么本事喽。”

        瞎子道:“我可没说,本事有,可他的本事不如运气。”

        海明珠道:“别这么说,我看罗猎最厉害的是胆色,至于运气,你运气比他更好。”

        瞎子向张长弓苦笑道:“老张,我好像不招女人待见。”

        陆威霖道:“把女字去掉。”

        去掉之后就是不招人待见,瞎子叹了口气道:“我得好好反思一下,我人缘何时变得那么差?”他朝老安看了一眼,发现老安的目光在关注海明珠,向来冷漠的老安居然流露出难得一见的温柔目光,瞎子感觉老安有点不对头,趁着陆威霖去一旁巡视的机会,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陆威霖:“威霖,你觉得老安是不是有点不对头?”

        陆威霖道:“兴许他良心发现呢。”

        瞎子摇了摇头道:“我说得不是这个,老安对海明珠有点好的过分,此前还将她当成仇人看待恨不能杀之而后快,你不觉得这转变实在是太快了吗?”

        陆威霖想了想道:“兴许他是装的呢。”

        瞎子叹了口气道:“人头猪脑,装得我会看不出?我总觉得有些不对。”

        “哪里不对?”

        瞎子道:“你说老安该不会对海明珠产生了什么非分之想,喜欢上她了吧?”

        陆威霖转身看了看远处的老安,发现老安的目光仍然不离海明珠左右,也皱了皱眉头道:“真要是这样,也藏不住。”

        安藤井下躺在湿漉漉的岩石上,好一会儿身体才恢复了感觉,那些水母体型虽然不大,却给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烦,罗猎从他这次的遭遇看出安藤井下虽然拥有着几乎刀枪不入的身躯,可是这超强的防御力下并不是没有弱点可言,他害怕电击。

        安藤井下向罗猎点了点头,以此来表达感谢之情。

        罗猎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先上去看看。”他指了指右上方,那巨大的圆盘就在他们的右上方,不过想要接近圆盘还需攀爬十五米左右的崖壁。

        安藤井下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的身体并无大碍,他从腰间取下一个油布包,里面有他珍藏的最后一支香烟,罗猎笑了起来,这种时候还不忘抽烟,安藤井下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烟鬼。

        罗猎取出打火机帮安藤井下将香烟点燃,安藤井下抽了两口又小心将烟掐灭,因为只剩下这一支,所以才格外珍惜。

        罗猎笑道:“等离开这里,我将私藏的雪茄全都送给你。”他决定趁着这次的机会将烟戒掉。

        安藤井下居然向他伸出了右手的小指,罗猎愣了一下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笑着和他勾了勾手指,这算是一个承诺。

        安藤井下经过短暂的恢复,两人一起向上方的圆盘攀爬,想要抵达圆盘,必须要穿过上方奔流而下的瀑布,这就为他们的行动增添了许多的难度,稍有不慎就会被瀑布湍急的水流冲下水潭。

        两人紧贴着湿滑的岩壁,安藤井下因为身体构造的缘故,尖锐的手爪可以更稳固地抓住岩峰,他让罗猎爬行在自己的前方,万一罗猎失手,自己还可以及时将他抓住。

        两人一前一后,足足耗去了二十分钟方才来到那大圆盘的下缘。

        瞎子在对岸已经看到了两人的身影,他拍了拍陆威霖,陆威霖用瞄准镜观察,看到罗猎的身边还有一人,瞎子道:“我恩公。”

        圆盘的材质和此前在另外壕沟中发现的金属碎片一致,因为经年日久的缘故,圆盘上布满青苔,只有来到近前方才看清圆盘并非是直接嵌入石壁中,在圆盘和石壁结合的地方有一个山洞,圆盘刚好嵌入了洞口之中,所以才历经多年瀑布水流的冲刷都未曾有所松动。

        安藤井下先爬到了洞内,然后伸手将罗猎拉了上去。

        站在洞内向外望去,洞口被瀑布的水帘遮挡,从外面根本发现不了这个隐藏的洞口,罗猎道:“该不会是到了孙悟空的水帘洞。”他的声音久久回荡,应当和这山洞的结构有关。

        安藤井下摸了摸那巨大的圆盘,不知这金属圆盘有什么作用。

        不知是不是因为刚刚承受水母电击的缘故,罗猎的脑细胞空前活跃起来,超人一等的感觉正在复苏,有些事其实他一直都没有遗忘,也不可能遗忘,罗猎用手掌拂去青苔,看到上方一行类似于茶杯上的文字。

        方舟九号!罗猎的脑海中浮现出这四个字,这奇怪的文字刚才他还一无所知,可现在他却从自己的脑域中搜索到了有关的知识,父亲在自己体内种下智慧种子的同时也将知识和许多关于未来的记忆种在了自己的体内,但是智慧种子蕴含的庞大驳杂包罗万象的信息需要时间去慢慢接受。

        罗猎甚至想过父亲在自己的体内种下这颗种子的时候并未充分考虑到自己身体的承受能力,换成别人很可能会因为智慧种子不断挥发的能量而崩溃。

        这些圆形的金属盘是来自于外太空的某种神秘飞行器,根据罗猎的记忆资料,公元1947年起因阿诺德事件飞碟一词走红,然后在世界各地就先后发现了类似于这种金属圆盘的飞行器,目睹飞碟事件层出不穷,到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飞碟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可后来谁也拿不出真正的实例,飞碟的热度也渐渐退烧,可在罗猎关乎于未来的记忆中,飞碟是真实存在的,当时几个超级大国都曾经俘获并得到了飞碟的样本。但是因为这种来自外太空的飞行器涉及到太多的秘密,所有政府不约而同地将之列为最高机密并严密封锁了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