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之胆大包天在线阅读 - 第823章 大名鼎鼎的诸老总竟然是他的下属!

第823章 大名鼎鼎的诸老总竟然是他的下属!

        又是想打我针记丁香牌香烟的主意!

        这是黄家两兄弟的第一条件反射般的反应。

        这个丁香烟对印尼黄家分量很重,可谓是安身立命最大的本钱,但是对于李均真是无足轻重,丁香烟是加入丁香的烟草,在印尼十分受欢迎,在华夏和其他地方其实并没有流行起来。

        不过在这个国家那是太受欢迎了,而且这个国家烟民庞大,其93%以上的烟民都喜欢抽丁香烟。

        市场十分巨大!

        之所以在印尼十分欢迎,这是由于和一个印尼的传统疗法有关,一个印尼库都斯人觉得身体不适,于是使用印尼传统疗法,在胸部擦丁香油以减轻痛苦的时候,他想,如果将丁香油与烟叶混合在一起,也许会产生同样的效果。

        于是,他尝试了一下,而且觉得胸口疼好受了一些。

        于是,印尼的丁香烟就诞生了,可以为印尼人治胸痛的烟。

        在烈日炎炎的热带,在略带有凉意的树荫下,静静地抽一支丁香烟,听着丁香的响声,闻着飘出的丁香味道,总是让印尼人不由得想起开满枝头的淡粉色花朵,空气中弥散着沁人心脾的香甜浓郁的丁香味道,让印尼人总能感觉如梦如幻,陶醉其中。

        在印尼,黄家的针记牌经过黄老爷子做了几十年终于做出来了,这个市场不好做。

        这是黄家的宝贝。

        因为印尼超级首富林家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他们做到了。

        所以,此时空气中立即有硝烟的味道。

        “合作?不是想拿走我们针记牌丁香烟品牌?”

        “像刚才那个出去的黄毛丫头一样,怎么都是一些毛头来我们家。”

        黄家老二黄忠十分不屑。

        他的老大哥还有这闲情跟这样一个仿佛乳臭未干的小子玩耍,可是他已经没有耐心了,直接是起身要驱逐李均。

        不过诸时健挡在了对方的面前。

        “黄总,有你这样待客之道的吗?”诸时健笑眯眯地看着对方说道。

        “你又是谁?”

        “呵呵,我不才,也曾经是一个烟草公司的管理者,我叫诸时健。”

        “作为烟草界的公司,黄家兄弟还是知道一些的,针记丁香烟不仅销售印尼,还有东南亚,还有港岛,一直想开辟华夏大陆市场,但是华夏市场,万宝路营销得太猛烈,而且华夏本土烟草由国企控制,其在华夏市场遇冷,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知道华夏一些烟草市场的故事,这位诸世健,是在华夏将红塔山做到了庞大规模的能人。”

        华夏有个烟草能人诸时健,他们的父亲也常常给他们祖地华夏那边传过来的事情,那个什么华夏红塔山玉溪烟厂在其一系列改革,从工作激励,技术改建,原料保证到市场开拓,号召他们兄弟二人取经,那个玉溪红塔山在诸时健经营的十八年里,为华夏创造利税高达九百多亿,加上其品牌自身价值,在华夏那个人贡献了至少千亿。

        对面的他就是那个牛人!!

        “华夏官方要找我们合作?”黄家两兄弟十分疑惑。

        “不,是我的老板,我已经从体制之中走出来了,为你面前的老板效力。”诸时健说得不卑不亢,觉得理所当然一般的感觉。

        这黄家两兄弟一下子震惊了。

        这回将李均放在一个非常高的位置。

        再也不是所谓的毛头小子,那个林家丫头还可以说是黄毛丫头,但是这位……大名鼎鼎的诸老板竟然在他手底下做事情。

        对方,肯定是国际上那个大财阀的子孙吧。

        反正他们觉得其是来自很富有的家族,比他们印尼首富林老板还要有厉害。

        ……

        “咱们华人要帮华人。”

        我们都是来自于华夏,自然不会坑我们自己人。

        黄家兄弟正视李均之后,开始了华夏的客套话,不过,李均除了利益之上比较强势外,其他方面都是真实表达。

        异国他乡,华人就应该无条件地帮助华人。

        想到不久纪念后发生的仇华事件。

        “杀死华夏人,他们抢走了我们的财富。”

        “砸他们的店铺!”

        “该死的华夏富人,他们是我们印尼的吸血鬼。”

        许多印尼极端分子打砸华人店铺,一些华人被袭击得头破血流,神情痛苦地发出哀嚎,可是印尼猴子们并没有就此住手……

        想到前世那些报道画面。

        李均觉得自己就应该做些事情,华人帮华人,保华华人,所以华人帮华人,这是他未来的使命之一。

        客套话之后,就是较真的生意了。

        这利益是分文必争得。

        “打开天窗说话,两位黄老板,你们的情况我们也已经知道了,你们烟草公司硬件设施基本是被烧毁,至于技术员工呢,也是被各大印尼烟草公司瓜分,想在废墟上恢复你们父亲的烟厂,太难了,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华夏有句众离亲叛,你们之前合作上下关系,现在已经是废了,但是只要我们合作,一切会变得不一样。”

        “我提供资金建立基础设施,你们熟悉印尼的种植,生产和销售,我们双剑合璧,你们就能绝境逢生,至于你们所说的针记丁香烟的品牌,你们黄家人继续持有,我对这个品牌不感兴趣,我喜欢自己亲自培育的品牌,呵呵……”

        ……

        黄家人想借助李均的资金再次打造印尼黄家,李均想利用黄家昔日的那些资源来发展自己的烟草事业,这是合作共赢的事情。

        谈判之中,黄家兄弟接受了很多不利于他们的条款。

        当然黄家人也没得选择,若是没有资金帮助他们,他们黄家那些年辛辛苦苦建立的各种看不见的软资源,都会烟消云散。

        黄家兄弟没得选择,能保留住针记牌子,能技术入股对方欲十亿打造的新烟草公司,他们黄家兄弟就再也不用受人白眼了,那些不久之前不断追债,对他们兄弟“赶尽杀绝”的二人,又将是各种巴结。

        这些时日他们被冷眼,他们受够了。

        那些人再次依傍黄家的时候,他们一个个谦恭的样子,他们多想再次看到,如今有一个这样的机会摆在他们兄弟二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