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逆流黄金时代在线阅读 - 第69章 不服(求票求收藏)

第69章 不服(求票求收藏)

        【感谢908、雨夜听风、Delvurtne、kanking、风掠过蛋蛋的忧伤、芬芳一叶、水曲柳PK红松以上兄弟们的投票支持。感谢。恳请走过路过的朋友们多投票,多支持。谢谢】

        韩枫起身穿上齐身的呢子大衣就跟了出去。

        张全友一脸紧张,“山海,这能行吗?”

        付山海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小枫行不行,不过看他的表情,应该有底。不行我就上去擂死这个蠢货!这儿子,可真不成才,二十来岁了,天天不务正业,到处打架。为这事,我都被一把给约谈过一次了!”

        两人跟出门,却发现两个大小伙子直接跳墙出去的……

        “倒是年轻。”

        “可也是哈,我还没见过韩枫这么冲动的时候呢,我以为肯定不会接这个蠢货的挑战,随便个借口就搪塞过去了……这,他是真要打啊?”

        操场上半根草也没有,全部都是沙子粒和沙子沫儿,小风一吹,直灌嘴,冻的脖子都疼。

        韩枫把外衣脱掉扔到了全是铁锈的双杠上。

        付英华已经做好了准备,“来吧,怎么打都行,疼了不准喊爹叫娘,打你住院我掏药费!”

        说着,一个虎蹲,快速的扑抓!

        标准的蒙古摔跤手动手,抓的是韩枫的肩膀,这要是被抓了,依这两百斤的体格子,一个过肩背摔,在付英华的设想里,这一摔就够了。他这小身板子,不整成三段儿就已经算不错了!

        好快!

        张全龙刚跳过来,就看到了两个小的已经上了手。

        付山海这个着急,要提醒韩枫侧步让,可他再看的时候,韩枫竟然用一个诡异的步法,一条腿前插,钻到了儿子两腿之间?

        这是啥招?

        付英华也没想到,抓没抓着,这小子反而欺身上来了,两人突然间面对面,肚子贴上了肚子,这距离太近了!要不妙——

        韩枫笑了,“走!”

        全身力量向前一压,左肘前翻上顶!

        咔嚓……

        一个很轻脆的声响过后,付英华塔一样的身躯,连续后仰了趰且了几步,终是没能站稳,向后倒了下去!

        砰。砸进了冰冷发硬的沙坑。

        “啊!”

        付英华急了,摔疼也不管,一拧屁股,站了起来,“再来!”

        墙边,付山海虽然一阵子心疼,可更多的是惊喜!

        “终有有一个给打过他的了,看看——”

        张全友一愣持,这,这是亲爹?

        像小蛮牛般冲上来,韩枫站着没动,直到他已经挥出了一记直拳,冲势变老的时候,这才一侧身滑步,右腿横在身前。蛮牛借不开身子只能撞上来,然后失去了平衡,一个狗吃屎的飞扑动作,嘴巴搓了半嘴的沙土,前胸着地,也伤的不轻,毕竟他这全力一冲的力道很大。

        又扑倒了。付英华完全暴怒,“你小子敢不敢来硬的?你这打法,耍奸!”

        韩枫一拍手臂上的浮土,“硬的?行啊,硬的可是来了!”

        全身发劲,突然两个连步垫脚之后,侧身旋起,闪过大肉塔的正轴线,从他的手臂低下一穿,随后如同滑鱼一般反上,从付英华的后背窜了上去,双腿一骑一夹!

        这个动作,极其危险,如果真用上力劲,脖子一扭,付英华的小命就玩命了——可就这样,他也已经窒息到了,死命的抓住窝住脖子的腿,用力去掰,想摆脱韩枫的夹困。

        可是,就算臂力再强也强不过一直在苦练的韩枫的大腿!

        脸越憋越红,接着反白。而这时,韩枫腰上一用力,直接把这肉山似的家伙给拉了下去,扑通一声,付英华再次倒地,而这时,韩枫没松腿,手抓住了一条粗腿,环膝关节侧拉反拧,压!

        “嗷!”

        吃不住劲,上下都疼的要死,终于嚎叫出声来,“放,放……救……命。”

        付山海吓的已经脸发白,这一招使出来,付山海大概想起来,这似乎是军警一招制敌的动作,整不好一招就死人的,可他却不能出声!

        “行,行了,小枫,放人吧。”张全友也吓的不轻。韩枫这身手,太麻利干净了,付英华这大个子在他面前完全就是大面包一个,白费!

        韩枫松了松腿,“付英华,服不服?”

        不服!

        放人,韩枫一侧身站起来,付英华厥起屁股,又拱了上去……砰……砰……砰……

        “起来。服不服?”

        “不服。”

        “不服你起来。”

        “起,起不来了。服,服了!”

        累瘫痪了的付英华,打到半死也没说服气,被付山海、张全友和韩枫一起给背去了旗卫校门口的卫生院。

        打不服?

        专打不服……

        付英华的嘴都肿了,呼拉着吐气。

        韩枫看着这个犟种,无语的摇头,打了这么久,也够累的。

        治疗了一会儿,这货又缓了过来,有了点力气,“韩枫!我还是不服,有本事和我比马上功夫!”

        付山海咆哮了,”滚蛋!你怎么不和小枫比文化课?“

        转过身来,拉韩枫出了病房的门。

        对韩枫说,“不理他,下次再找你惹事,就直接揍打他!”付山海出了门儿才偷偷的笑了笑,“这以后这小子怕是会盯上你,不会再去惹别人,半年里他会苦练,不过——我看他练一辈子也打不过你,小枫你这个是军警格斗术吧?”

        “嗯,这几年在家里和一个当过兵的叔叔学的。”

        “难怪。那我可太谢谢你了——这小子一根筋,你每半年日教他一次,你舅舅我可就省心了。哈哈,来,来,我们还是去谈正事,这里交给他妈吧。”

        羊杂羊皮,这些本来都已经属于韩枫,付山海当然会全力支持运走,至于装车的人工之类的,全免。牧民们也不会要钱,他们都把蒙羊公司当成了救星,今年帮了大忙,来年还指望着,这点儿小事也要钱,那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丹镇拉东西去市里的活儿还是归了张全友。而张全友有意思把旗里蒙羊的活都包过去,这个韩枫同意。接着,说到了叶方华下乡来的事,付山海没想到,那个京城公子竟然玩真的。

        ……怎么安排,他想了想,就去他看中的那个沙子堆成的村。

        他来了一定会照应好,种树的事两人一合计,得找林业的人研究,那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搞出来的,不过韩枫提议,派人去北灌围场的赛罕考察学习一下,会有收获。韩山海倒是听说那个国家林场,却不知韩枫是怎么知道的,莫非去过?

        中午重新回灯笼草原吃饭,付山海也搭着车过来给姥姥拜年,送上了两份厚礼。这个中午,十里八乡各个村上都有嘎查的干部、村里的头面人过来贺岁……熙熙攘攘,好热闹!

        “这都是借了外孙的光!”姥姥笑眯眯的眼眼都睁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