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逆流黄金时代在线阅读 - 第65章 认亲(求票求收藏)

第65章 认亲(求票求收藏)

        韩枫也是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家法板,又厚又黑油亮的一块三指宽、一米长的木条,榆木或者红松的,看不出来材料,不过,那油光正亮的,看着也怵人。

        记忆里,老韩家在二爷爷活着的时候是一大家子,种地都是一起十几号子人扶犁、打籽、上肥、平沟、踩青,后来老人家一过世,这传统都没了,更不要说请祖。

        前生后世本家的兄弟甚至都不怎么联系,大哥出事情进了牢房才知道的信……

        二爷爷说,兄弟是啥,兄弟就是有吃的想着你一口,有难处想着说一说,出事情大伙一起帮,打起架来一起上手,有难了别一个人扛。一家人不能说两家话,就算有嫌隙也当面锣、当面鼓的解决,不能背后说闲话,尤其不能比攀使坏。

        二爷说完这些,带着全家老小,一起跪拜,上香,送祖归。之后男人们出门去长辈磕头,一个长辈两个要响。韩枫的头都磕青了,不过心里特舒坦。

        轮到韩华,坐在东厢房自个的屋子里,尴尬的接下韩枫和韩成的磕头礼。

        心里万般怨言老婆不在,底气全失,不过看到韩枫给他板板正正的在地上磕俩响头,那心里顿时美翻。

        嘿嘿,年年磕头这你可免不了,本事再大,你得给我磕一辈子……随后大大方方的扯出两个用水红色的纸的大红包。

        “别的弟妹是小孩子他们都五百,你俩,一人一万。”

        “太多了吧?”

        两人一看,不要。

        “多什么多!我是大哥!”

        韩华一板一眼的坐直,“怎么地?拿着!”

        敢拿出这个钱来,终于合了家法的钱来给老人,给孩子,舒坦啊!

        谁说当黄牛就是二流子了?

        我韩华一年几十万的赚一直都没被家里人认可,现在终于抬头了。

        三儿说了,这也是搞活。

        不犯法。

        算是对缝,为着急买不到票的人服务。

        现在国家还没有明文规定倒这个行,还是不行。那就行。

        我又不是和吴河那小子放高利似的,搞那断子绝孙的事情!

        看着兄弟两个接下这大红包,韩华这心里美劲上来了,坐的板正!

        “行啦,快起来吧,还要啊……我这坐的都累!”

        哈哈!

        哈哈!

        兄弟俩搞怪,跪那儿不起来,把大哥搞的很尴尬,听他发飙,立即猫腰站起,窜出屋来,韩华在后头猛追!

        辽西的风俗,成了家男子受同辈兄弟的跪礼。不成家的去行礼,不能受礼。

        韩枫十八,也是没成家的孩子,磕头领了一大堆红包,然后给弟弟妹妹们发糖钱,大妹韩丽以下都五百。

        大年初一。

        韩家几十口子,焕然一新。

        出去拜年,满村的人都在串户走门,韩家的孩子大人穿的,直直的把好多同村人比了下去。

        尤其是韩家的女人个个都穿起了街里标价几百块的呢子大衣、料子裤。

        孩子们穿的村里老少都没见过的城里孩子衣裳,爷们都穿的是厚呢料的西装大衣,三个老爷子穿的是厚料斯大林式大衣,像军靴的劳保的大毛靴子,很威风。

        老爷爷韩友很反对感觉这到太张扬,不好。

        可是,二爷爷韩忠却一改之前的低调态度。

        “三儿开回来的车,那是全村头一台,你显不显摆的你也是有钱了!大伙都知道,藏也藏不住。别说韩立国自己家,就是亲哥兄弟这几家都会被人另眼待见,加上韩华、小枫俩一个不落的给每家都买了衣裳,难道怕人说,就不穿?穿!”

        哥几个拜了一圈儿的远亲表亲的亲戚,因为三个姑姑都住的太远,就到二姑家去拜了年。村上遇到老少爷们个个问好。

        出乎意料,回到家看到门外一台车,好像是老皇冠。

        这是谁来了?

        进了二爷爷的屋子,看到了一群人在说话,其中有三个外人,除了刘大秃子,另两个眼生。

        “回来了!”

        “小华你哥仨过来,这是你们周家大伯,这是周家二伯,这是你刘家的刘大伯!”

        这么多伯伯?

        韩枫和哥哥一起向三人问好,有些疑惑。随即想起了阿爸说的表亲的表亲的事,心中立时了然。

        寒暄后,韩立国喝令韩枫赶紧回去拿钱还赢了刘大伯的钱,刘大伯连忙阻住!

        “当天咱谁也不知道还有这层亲戚关系,而且上桌没父子,这钱是小枫凭本事赢的,哪有退的道理?”刘文龙佯怒,连连拉住,笑呵呵的拉住韩枫,“我这大表侄子,当时可把我给蒙着了!这得服啊,对了,听说你哥俩在京城?都做啥大买卖呢?”

        刘文龙问到了周家,才知道周韩两家有一层亲戚关系,这才拉上舅家的表哥,硬上门来认亲。而真正想办的是了解虚实。他不相信一个没根没底的农家,就能拿出十几万的赌本,还能买车,一定有他们发家的道理,加上真有这么一层关系,对他这个混迹江湖多年的老油条来说,脸皮既然已经被抹上黑锅底了,那就索性撕了脸一探究竟,神奇的让他除夕都没过好。

        再次看到韩枫,刘文龙越发的发现这个小子竟然比旁边他哥那个叫韩华还要老成,沉稳。简直自己这岁数的人似的!

        “刘大伯好。”韩枫微笑,“我哥做票务代理,我做牛羊肉批发零售。听说大伯生意可大,以后还得您多照应呢!”

        啊……啦个草。

        刘文龙顿时明白了这小子钱从哪来儿的。

        老大是票贩子。

        这个家伙是肉贩子——

        反正都是拿刀子的——这两小子,都不好惹乎啊。

        “呵呵,我那小买卖上不得台面,不能提,不能提。以后咱多互相照应就行啦!”

        刘文龙得到了最想要的信息,这趟可没白来,他不相信这哥俩会诓他,因为那小子的眼里自己这个刘大秃子的名头似乎完全不管用,有礼有节,根本没把那事放心上。

        我这折了一把就如此醋心,输十万输不起了怎地?

        再说了,这不是有亲戚关系了吗。和气生财的道理,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他比谁都清楚。

        刘周两家的表亲十分意外的来给他们的表叔拜年,本应好好招待,可大年初一不留饭。

        送走周刘两家,二爷爷悠悠的背手回走,笑了,“多少年了,姑姑家门老周家眼框子那么高,可曾过来拜过年?这分明就是刘文龙搞侦察,哈哈!”

        “小枫,还是你厉害。”

        韩华服了,“我就一个票贩子,你竟然说是……代理?代理是啥意思?”

        “不过,我也真没想到,刘文龙初一就来了,还是认亲。”

        韩枫也暗暗服气,出来搞事情的,个个都能屈能伸。刘文龙这一点儿,需要学习。看来自己的心性还得练。至于代理……这个词,似乎也没推广开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