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逆流黄金时代在线阅读 - 第378章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第378章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连续在沈城考察研究了三天,然后把整改重组的工作全部交给了阿爸。阿爸原来的公司交给小叔去管理,从蒙羊临时调来包括张天祥在内的十几名干部组成了第三钢铁厂改制工作组,将和省市两一起完成五个在产和破产企业的全面改革工作。

        阿爸是一个很有理想抱负的人,刚刚四十二岁,在前年放弃赌混的前生轨迹后,去年开始到现在能凭手艺活以几万块钱起家,到现在倒腾建材做到总资产近千万,上个月营收达到oo万利润,不考虑自己开挂的本事,仅就这份运作能力而言,只有高中文化的老七四届,那群知青教出来的孩子,果然都是有本事的。前生在韩枫心里头,不赌不懒的阿爸一直都是崇拜的那个人。

        2个亿的投资加新技术投入,控股新公司7o%股权,组建董事会,按现代企业模式管理运营,就算对韩枫来说都是全新的课题,韩立国很有胆气和底气的接了。

        而这其中,还有最难啃下的硬骨头,完成企业身份变换后的职工安置和资产再分问题,真有点儿替阿爸拉心。

        韩枫依在窗前,看着阿爸。

        眼神里透着几分担心。

        “小枫,你不用担心你爸,我会处理好这里头的事情——你爸不是一个馕货!”

        “嗯。”

        韩枫什么也不说了。前生在阿爸这个年纪,自己也不才混一个主任科员么?算起来,其实自己并没有真正经营过哪个企业,也许还真不如他。

        “嗯什么嗯,你得帮我找精英人才,还有你说的新技术,哦对了白海军淘腾到几个老毛子了?先有几个来几个,念经唱戏没人可不行!”韩立国吼了一句。

        看着风风火火,一言不合就会吼人的阿爸,韩枫心暖和着呢。突然想起了昨天佟月问自己的问题。

        “爸,你这么辛苦干什么?其实完全可以在家……”

        韩立国的眼都立起来了!

        “你是不是犯混了?”韩立国摸了摸儿子的脑门子,“没烧啊?怎么就说起了胡话。谁还嫌钱多烧手怎么着?你爸我是真看到了钢铁行业的利润,这才动员你下血本搞这一次收购的,要不你看着,只要搞顺溜喽,以后也许第三钢铁厂年营收会过十亿!”

        不敢相信,这是老爸意气风的话。

        到底是什么能让人生这么大的变化呢?

        单纯的是钱的力量?

        显然不是。

        很多有钱的人,越活越没目标的多的是。阿爸似乎和自己一样,在寻求自己的价值。

        “小枫,加油。”..

        韩立国拍了拍韩枫的肩膀,“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是你的反抗让我醒了过来,是你走出去也让我跟着一起从此心宽天地宽。这个厂,你有报叶家恩情的意思,放心吧,你爸不是那个混日子赌钱的时候了,你已足够出色,当爹的可不能丢脸。”

        久久地,这句话,韩枫含在心里,不想忘。

        回程,一半的路程都在修高,有沈盘段已经修通,一天的时间也没能开进京城,而是在刘文龙的工地落脚。

        刘文龙接到韩枫的电话,早早就到岔路口处等着接人,三台中东版大丰田45oo,全白色,看起来十分威风,在这烂路工地上奔驰如飞。

        因为仅做为投资人,就两人的股权,算是合伙人公司,所以并没有董事会这么复杂的设置,刘文龙是老总,给韩枫安的是副总的名号,可是龙枫路桥有限公司上上下下这还是第一次见着了韩副总。之前韩枫不想要这个名头,后来也不得不接受,毕竟5ooo万资金真金白银的投进来,加上之前刘文龙非要给的ooo万,在这个总资产达到2亿的大型民营路桥公司,可是货真价实的二股东。

        帐篷里,项目部经理以上的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工头、经理、技术工程师,简直和受阅似的一一和韩枫握手。临时用木板架起来的会议室,竟然还铺上了绿色的毯子,大白瓷缸子,绿茶。

        不远处的伙房已经飘过来了巨香的杀猪菜的味道。

        “韩总,我之前已经不知介绍多少遍了吧?在亲戚关系上,我们是叔侄,在事业展上我听他的安排,龙枫路桥公司就是韩总一句话催生出来的,不然现在我,还有你们中的一半人还在混街边子,拿死人钱,今天,韩总完成收购抚顺第三钢铁厂的工作正好有路过咱工地,所以,让我们以热烈……”

        哗哗哗——如雷的掌声!

        在座的全都知道韩枫是谁——而且,都以龙枫路桥也是蒙羊、未来系的公司为荣。只是,这个公司在人事和财务上是全独立的,与立国建材、韩成的猛羊建筑、阿妈调味品一样的定位,并没有直接加入集体运营。

        会上,刘文龙找到时机,把第三钢铁厂是韩立国,他的表哥、韩总的亲爹的事说出来,并直接安排采购部,所有能从三钢买到的材料就不要考虑别的工厂了……

        晚饭是杀猪菜,为了照顾文静和佟月,刘文龙还特意安排了大厨,炒了四个青菜,东北的大炖,大伙围着吃喝,韩枫以马上参加运动会比赛为由不再喝酒,以水代酒这些爷们也是抢着干——反正喝的是茅台……不喝不傻么?

        文静和徐大山吃完了就去安排住宿,佟月这是第一次来到韩枫个人持股的公司。这是一年前投资入股的基建工程类的公司……六千万的规模,在中国国内已然不是小数目,可这家伙竟然一次都没来过!看公司上下对韩枫接近崇拜而敬服的目光,这在国外是极少见到的情况,包括刘文龙在内竟是使着劲的献殷勤,可见他的地位之高。

        坐到山坡上,看着辽西大地上初夏晚春嫩绿的时光,韩枫似曾相识,大概是前生来过这个叫杨家杖子地方吧?刘文龙难得能见着韩枫一面,还是在自家公司地头上,很兴奋。因为韩枫一言点醒,他走上的是一条金桥银路的赚钱之道。

        “对了,表叔,常涛在老毛子那边儿收了一些机械设备,你如果用得着,就去珲城看看我感觉还能用,有一些是军用设备,全卖废铁可惜了。”

        “这个好!我马上带人亲自去!”

        “我爸那边儿,你离的近多照看着点儿,他性子直,怕在国企这深水里扎跟头。”

        “没事,你表叔我最不怕的就是妖蛾子玩黑的,这你放心。”

        “哦,对了,你要想去见叶省,千万不要带重礼,辽西的土特产就行,少带,他就一人。”

        “好,好,省得呢,这事你放心,沈城那边儿我有几个要好的把头呢!”

        刘文龙是个十分精到的生意人,得韩枫所托,自是十分郑重的应下,他也知道韩立国的为人,所以该怎么做,他已经心里有了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