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开个诊所来修仙在线阅读 - 1826章 大结局

1826章 大结局

        一飞冲天,蓝色的神云再无限制。

        以前,宁涛尝试过驾云飞出大气层看看,可是怎么也飞不出去。天机器灵一死,他成了天机的主人,他等于是拥有了最高的权限,过去的那些限制都消失了。

        跟重要的是,自从他拿到世界之盒那一刻开始,世界之盒里所蕴藏的能量就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他虽然无法吸收那能量,可他自身的天造能量却仿佛是得到了什么媒介,正以一种他能清晰感受到的速度蜕变。

        天造能量已经是这天地间最至高的能量,再蜕变提高,那又是什么性质的能量,他无从知道。

        此时此刻他也不想去研究,反正往后他有的是时间,开启了新世界,他在新世界之中去研究,去探索。

        天机世界的界壁转眼就到了,那不是什么大气层与太空的边沿,而是一个能量界壁,每一寸能量界壁上都刻满了天之符文。能量界壁之外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宁涛在界壁下停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驾云飞向了界壁。

        穿壁而出,迎面而来的是无尽的黑暗,即便是他的神眼也无法看见什么。还有冰冷,他从未体会到这种冰冷,什么都没有冰冷,就连冰冷本身都不存在。

        孤独、空虚、寂寞、死亡的感觉潮水一般袭来,好痛苦!

        宁涛很快就发现,他的身体正在快速分解,即便是他的与天造能量完美结合的血肉也抵挡不住。可是虚空之中明明什么都没有,就连一丝空气,一丝能量都没有。

        这又是什么力量?

        无从知道。

        突然,世界之盒中的神秘能量涌了出来,盒子的六个面迸射出一道道蓝色的光。

        宁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慌忙松开了盒子。

        盒子飞向了黑暗深处。

        没有距离的感觉,它仿佛瞬间飞行了一亿光年的距离,又好像只是飞出了一米的距离,一眼就可以看见,就连盒面上的符号和图案也清晰可见。

        蓝色的光越来越强烈,转眼就到了耀眼的强度。

        “我去!原来是这样!”宁涛转身往天机世界的能量护罩飞去。

        蓝色的神云刚刚钻进护罩之中,世界之盒突然爆炸。

        无尽的黑暗之中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光点,继而万千光点,黑暗驱散,无穷的能量从护罩外面呼啸而过。

        整个天机世界都被推动了,犹如狂风中的一粒沙,飞去了很远很远……

        光明的终点是黑暗,黑暗中涌现光明。

        一个新的轮回开启。

        一千年后。

        葬神山三角形空间里。

        “宁爱卿,老家来电,你要不要接啊。”一只虫子用一双小短腿撑着肥胖的身子,满是肥肉的后背上还披着一件黑色镶金边的披风。

        宁涛说到做到,千年前灭杀天机器灵的时候,他说要虫二成为天机世界的器灵,千年后的尽头,虫二已经成了天机世界的器灵,掌管着三亿多虚拟世界。

        宁涛正在看着一块青铜碎片,仿佛没有听见虫二的声音。

        那是世界之盒的碎片,开启新世界的时候世界之盒爆炸了,他花了整整一千年时间才找到一块碎片。剩下的碎片飞去哪了,他也不知道。这个新世界一直都在膨胀,才只是一个千年零的新世界,那些碎片会随着新世界一起飞行,什么时候会坠落下来,开启一段什么故事,那就无从得知了。

        “宁爱卿,是青主母打来的电话,你要不要接啊?”虫二叹了一口气,“你要是不接,我就帮你回啦,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由你承担。”

        宁涛猛然惊醒,移目看着虫二:“是青追打来的电话?”

        虫二点了一下头:“是啊,你要不要接呢?”

        宁涛慌忙走了过去,从虫二的小短手中拿起了一件手机形状的法器,然后点了一个按钮。

        青追的声音传出来:“宁哥哥,是你吗?”

        宁涛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是我,青追你说,我听着呢。”

        虫二在旁边摇了摇头:“耙耳朵啊。”

        宁涛瞪了它一眼。

        虫二扬起了头,看别的地方。

        “你这一走又是几天,姐姐们担心你一周又是一千年,让我打电话叫你回家,她们要收作业。”青追的声音。

        宁涛:“……”

        这作业收得,标准的跨宇宙收作业。

        “你在听吗?”

        宁涛触摸着手中的盒子碎片,笑着说道:“在听呢,我在找盒子的碎片,马上就回来。”

        “你又找到行的盒子碎片了吗?”

        “没有,还是那一块,等我回来再说吧。”宁涛说。

        “嗯呐,我姐姐已经铺天赐天生床了。”青追的声音。

        宁涛:“……”

        虫二抬起一只小短手想要捂嘴,可是手太短没捂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宁涛又瞪了它一眼。

        虫二赶紧地下了头。

        法器里又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你个没良心的,早点回来呀,我给你煲好了鲍鱼粥。”

        这是污妖王白婧的声音。宁涛笑着说道:“好的好的,我马上就回来。”

        “花郎,带点好吃的回来。”这又是湿木润花的声音。

        “必须的,我给你们带一大堆好吃的回来,香蕉要不要?”宁涛笑着说。

        “臭不要脸的。”喜儿的声音。

        感情,青追的身边围着一大群女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跟他说话,那画面一定很喜感。

        结束通话,宁涛将法器递还给了虫二。

        虫二说道:“宁爱卿,你是现在回去还是回大夏吃过午饭再走,我刚刚收到飞天主母发来的短消息,她给你煲好了鲍鱼粥,让你回去吃。”

        又是鲍鱼粥。

        是吃了饭回去,还是现在就回去?

        宁涛有些纠结。

        虫二又说了一句:“宁爱卿,明珠主母刚刚又发来一条短信,她说你儿子尿床了,她在跟烈火主母、灵儿主母和潮汐主母打麻将,让你回去处理一下。”

        宁涛:“……”

        这就是英雄的烦恼。

        青追她们的确在虚拟世界之中,可虚拟与真实都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人在阳光下,不也有影子吗?

        他其实有想过动用他的法术神通,将她们接到天机上来,或者安顿在新世界的某一颗美丽的星球上,可是考虑再三,他还是放弃了。她们并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样的世界里,来到这里,她们的法力,她们的神通都会消失,她们都习惯了做女神的日子,再来过普通人的日子,那落差之大他深有体会,他不想让她们再体会一遍。

        这样挺好的,他时不时的回去待一段时间,开个车,回到这里与飞天、潮汐、灵儿、烈火、碧明珠待一段时间,然后就去新世界中寻找世界之盒的碎片,播种文明,执行送子神的专业使命,这日子也过得充实。

        他一直期望着能在某个星球上见到他想见到的那个人,唯一。

        他不相信一个能创造出天机的主导者就这样消失了。

        “宁爱卿,你是去哪边,告诉朕,朕好回话。”虫二说。

        宁涛说道:“我去你青主母她们那里吧。”

        “那朕怎么回飞天主母和明珠主母的话?”

        宁涛说道:“你还真是笨啊,你就说我在新世界边沿找盒子的碎片,遇到一只大怪兽,正在打大怪兽,一时回不来。”

        “好叻,朕已经回了,门也开了。”虫二说。

        虫子的脑袋上空出现了一个漩涡形状的门户,天之符文闪烁。这门就是进入虚拟世界的门,虫二执掌天机,这门也得由它来开。

        宁涛纵身一跃,飞了进去。

        神山。

        数以千计的神庙林立,最大最雄伟的神庙自然是矗立在神山之巅的送子神神庙。

        一道金光从天而将,送子神脚踏金色神云飞临神山。

        “哎哟,老爷子回来啦!”

        “什么老爷子,那是你姥爷!”

        “爷爷!”

        “祖父!”

        “爸爸!”

        “老祖宗啊,可盼到你啦,我是你十二代曾孙啊!”

        神山上众神跪拜。

        一些外姓神灵一张张苦瓜脸。

        尼玛,要这么腐败吗,这神山都成你们宁家的了!

        宁涛在云头上挥了挥手:“都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

        金色神云飞进了送子神神庙。

        一大群女神迎面走来,青追、白婧、江好、林清妤、唐子娴、不死火凰、喜儿、湿木润花、希米亚……

        宁涛笑着走了过去,老早就张开了双臂。

        一大群女神突然左右分开,露出了一条通道,那通道的尽头是送子神的神像,那神像的脚下摆着一张大床,起码两三万米长,一万多米宽。那床上铺满了鲜花,还有旋转木马和秋千,还有塞车跑道和球场,玩意儿多得很。

        那是天赐天生床,它能耐了。

        宁涛苦笑道:“你们不用这样吧。”

        白婧笑着说道:“我们一致觉得,要想你不在外面鬼混,就得给你布置更多的作业,今天我们就小小的意思一下,一人给你布置两份作业。”

        宁涛:“……”

        一人两份作业,送子神也扛不住啊。

        一大群女神一涌而上。

        十几个时辰后,一朵金色神云飞向了天空。

        来的是时候,那神云饱满,是云中法拉利。

        去的时候,那云瘦不拉几,变成了云中五菱宏光。

        来时的神王,傲立云头,意气风发,何等的潇洒。

        回去的神王,瘫在云头,萎靡不振,两眼无神。

        一道能量门户打开,弱弱的金色神云飞了进去。

        那是盒子世界。

        一座金色的神庙悬浮在天空上,无比的巍峨。

        宁涛来到了神庙门前,一个法印拍出,今时变往时。

        他来履行一个承诺。

        当年,他杀无的时候,无向他提出了一个请求,若他离开盒子世界去了外面,回来告诉他外面有什么。

        现在,他来了。

        神庙的大门打开。

        一个白发白须的老头子出现在了神庙之中。

        “你果然还是来了。”无说。

        “我来了。”宁涛说,他向无走去。

        无冷哼了一声:“这是我的神庙,我的绝对领域,你有把握杀我?”

        宁涛笑了笑:“我不是来跟你打架的,我是来告诉你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无顿时愣在了当场,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无法确定。

        宁涛在无的身前停下了脚步:“过天眼,外面是一个种子,我们这个世界只是三亿多个虚拟世界之中的一个,每个世界都与孕育出一个三界之主,每一个三界之主都是一个种子,最终能走出种子世界的只有一个。”

        “你在胡说些什么?”

        宁涛笑了笑:“你就当我是在胡说吧,但我还是要说完,然后你再动手。”

        无冷冷的看着宁涛。

        宁涛接着说道:“出了种子空间,那是天机世界,上一代的天神创造了它,他留下了一只盒子,用来开启新的世界。是的,我们的世界早就毁灭了,得用那盒子开启新的世界。”

        “哈哈哈……”无大笑了起来。

        宁涛只是看着他笑,心中一片唏嘘。

        这个过去时空之中的无并不知道他已经死了,也不知道盒子空间外面是什么。

        “你疯了。”无说。

        宁涛点了一下头:“有时候我也觉得我疯了,我这次来就跟你说这些,好了,我说完了,我走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

        无突然动了,身形一晃,一拳轰在了宁涛的后背上。

        他的拳头从宁涛的后背轰进,然后从宁涛的前胸穿出。

        宁涛回头看着无,脸上满是幽怨的表情:“你……竟然偷袭我!”

        无惊愣当场,他自己也没想到就这样成功了,一拳干掉了让他头疼的对手。

        “你、你好卑鄙……”宁涛闭上了眼睛,呼吸全无。

        无从宁涛的后背上抽出了拳头,宁涛的身上多了一个拳头大的洞,他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你死了,你终于死啦,哈哈哈……从此再无人能挑战我!我就是这天,我主宰一切,哈哈哈!”

        突然,一切都静止了下来。

        无保持着疯狂大笑的姿势,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

        宁涛睁开了眼睛,身上的洞快速还原,转眼就恢复了正常,连一个疤痕都没有留下。

        “你应该很开心吧,这就好了,我走了。”宁涛伸手拍了拍无的肩头。

        无的虚影寸寸崩塌,这神庙也崩塌了。

        一万年后……

        宇宙边沿。

        新世界还在向黑暗深处扩展,隔着那能量屏障一眼就可以看见外面的无尽的黑暗,也能感觉到那什么都没有的冰冷。

        宁涛悬浮在虚空之中,看着能量屏障外面的黑暗发呆。

        滴滴滴……

        腰间传出了法器通讯器的声音。

        “又是谁啊?”宁涛唠叨了一句,取出那法器通讯器并激活了它。

        虫二的声音传来:“宁爱卿,白主母来电,让你回家交作业了。”

        宁涛:“……”

        尼玛,收作业都收到宇宙边沿来了,污妖王你能耐啊!

        老子不交,你们敢怎么样?

        突然,一块青铜色的碎片从虚空之中飞来,以仅次于光的速度往新世界的能量界壁撞击过去。

        宁涛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作业不作业,身形一晃就追了上去。

        一万多年了,他终于发现了第二块盒子的碎片,这对他来说那意义远比免交一万次作业还重大!

        眼见就要追上了,盒子的碎片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能量漩涡,那碎片一头扎了进去。

        宁涛紧随其后追了进去。

        天旋地转,流光飞逝如电。

        有景物浮现,从模糊到清晰渐变。

        这是一个建筑工地,一个青年正蹲在地上烧电焊。

        宁涛瞧见了那青年的脸庞,顿时惊愣当场。

        那个烧电焊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他苦苦寻找的唯一。

        宁涛环首四周。

        高楼大厦,电线飞机,汽车和卖鲜花的小姑娘。

        这又是一个什么世界?

        全书完,谢谢阅读。

        ps:诊所写到这里就画上句号了,感谢七百多个日日夜夜里的你们的陪伴,你们是我的衣食父母,在这里向诸君三鞠躬,致以最诚挚的敬意与谢意。也祝大家春节快乐,一家安康。这个春节病毒肆虐,大家注意安全啊。我这里跟送子神打过招呼了,他会保佑大家的,但你们出门还是要戴口罩,尽量不要去人多的地方。

        好了,再说说新书吧。

        新书《赘婿出山》也是今日发布,大家搜索这个书名或者我的笔名“李闲鱼”就能找见。

        新书是一辆开往幼儿园的车,要上车的赶紧啦。

        如果你们这个村不上车,我在下个村等你们。

        咱们新书见,不见不散哟。

        再次祝福大家,平平安安,心想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