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他从天上来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

第二十五章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

        一向都只有男教习参与教学的星夜学院,竟然来了一位美女教习,而且看上去还这么年轻,一向被视为鸡肋而很少有人愿意去上课的骑射课,瞬间便人满为患,星夜学院这一届的甲乙丙丁四个班级第一次到勤率如此之高,众人几乎全都是在抱着一个目的,那便是想来看看这位美女教习,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白无言作为秦国曾经的刺客之王,本身实力不低,经验又如此丰富,在星夜学院之内教一个骑射课,自然是小菜一碟不在话下,但唯一有一点与池教习不同的是,白无言教课的方式完全不同,不仅没有一个女教习应有的温柔,反而要残酷上无数倍。

        于是乎,在许多人多次摔得人仰马翻之后,前来上课的学生们就开始逐渐减少了,直到后来,便恢复了与其他课程到课率差不多的地步,甚至有时候还有所不及。

        白无言不是真心想要做这个教习,或者靠这份工作吃饭,而且她对于被胡院长用丹药锁住自由这件事情本身就非常的不爽,所以根本也不在乎什么其他的东西,学生来的少了,她也落得个清闲,只是很快没多久,学生之间很快就传开了新来的白教习是一个“带刺的玫瑰”的事情,虽然看上去美丽可爱,但却是个带刺伤人的家伙。

        陈临辞一直在修行冥想恢复着自己体内的星元之力,并不知道学院里的这些事情,更不知道白无言的故国、千里之外遥远的越国境内,到底发生了多少的事情。

        永正小皇帝白无衣登基之后,封了恒裕大师为国师,拜佛宗为国教,越国之内,自然便开始大兴土木修建寺庙,和尚们的地位超越道士成为了主流,一时间有数不清的人家的孩子选择了剃光头发,投身入了寺庙之中做起了和尚,佛宗以度化世人为由来者不拒,到不一定真是为了什么教义,或许只是为了扩展自己的势力影响,那些出身贫苦的孩子有许多甚至都愿意净身入宫,剪个头发就能进寺庙混口饭吃,那何乐而不为呢?

        由于皇帝陛下出身佛宗,所以上行下仿,整个越国甚至隐隐然有成为无尽大陆上除了梁国之外的第二个佛国的趋势。

        佛盛则道抑,道盛则佛抑。这是千古以来就未曾改变过的规律,但无论是佛家昌盛还是道门崛起,唯一不变的就是,不管是哪个国家哪个皇帝上位,肃清政局,整治天下都是首当其冲的事情。

        永正小皇帝即位之初,由于忙着整顿朝政,所以对于一些地方的势力,也就没有腾出来手去整治,所以才会有赵国腾杀人之后落草为寇但官府却无可奈何的事情发生,但永正小皇帝有佛宗在背后挺着,所以很快就解决完了这些事情,解决掉地方上类似于赵国腾独占山头的势力,便成

        为了当务之急。

        所以很快便有圣旨降下,由于永正山上赵国腾等人占山自立的事情,将原来的钟阳郡的郡守大人直接降了三个品秩,然后提拔了一位新的郡守大人走马上阵。

        新皇登基,想要做出点事情,新官上任,自然也想点下三把烈火,于是永正山上的赵国腾一伙人,便首当其中成为了郡守大人的目标。

        朝廷加派了兵马,围在了永正山下,赵国腾等人虽然勇猛,说白了也都是肉体凡胎,胳膊拗不过大腿,手底下投奔前来的那些年轻人虽然每个人都很厉害,但却根本不可能是越国精兵的的那种水平,所以思虑再三,为了保全手底下人的性命,赵国腾还是选择了投降,他倒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和压力,反正越国人降越国人,也不丢人。

        安置好家里人,赵国腾与唐厚宁以及二柱子老熊等人便悄悄溜走离开了钟阳郡,距离展慕宏与他们约定的莽苍山相聚的时间还有些时日,但赵国腾不喜欢越国朝廷如今的做派,留下来说不得便是夜长梦多,倒不如早点离开。

        ......

        ......

        如今这世间一等一的宗门,首先便要数遁世山上的遁世仙宫以及佛门的大禅寺,而后是中州派与青山宗,儒家的儒生道场行事历来低调,甚至有时候别人提起宗门实力的时候,会下意识的忽略掉它,但却从来没有人敢忽略儒生道场对于天下人的影响。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

        儒家的那位孔圣人对世人有着教化之恩,被奉为万世师表,影响了后世无数年,儒家的子弟也向来以清高孤傲闻名天下,更有传言说,儒生道场之中的弟子,全都是一些狂傲之辈,个个都以为自己是世人的楷模,眼中从来容不下任何人,便应了那句文无第一的话语。

        其实则不然,人性是复杂的,没有谁真的和谁一样,儒生道场之中肯定会有狂生,但却绝对不会全部都是些狂傲之辈,读书人清高自矜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如果万年大宗儒生道场的学生真的像世间传言那样差到这种地步,那么当代的夫子与先生们都可以自戕以谢天下,死后也不得魂归星海见祖宗了。

        大陆上面的许多学院都已经到了结业的时候,道场自然也早已开始物色新人加入,以壮大儒家的命脉,但今日几位先生齐坐在道场里面的演武场上,为的却不是商议这些东西,而是为了迎接一个人的到来。

        儒生道场虽然清高自矜,很少参与世俗的事情,但只要立身大陆之中,又哪里能够真正的将自己脱离与众生之外,所以道场里的先生和学生,都或多或少还是会沾染一些世间的俗气,但这是好事,一个人如果不沾染点世间的俗气,那还能是一个真实的

        人吗?

        比如先生和学生们也爱面子好名声,也要花那些被他们视作罪恶根源的银子来保证自己的衣食,也要像世间的所有人一样,奉宋天子为天下共主,将天波府视为最为神圣且不可侵犯的存在。

        演武场之上早就已经坐满了身着青衫或者白衣的书生,他们与诸位先生的目的一样,都是为了等待那个人的到来。

        那个人便是来自于人间的至高存在天波府。

        神将军将她送来了儒生道场,这是对于儒生道场莫大的重视,众人自然不敢怠慢。

        没用多久的时间,那个人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帘。

        一名青山少年走到了演武场前,站在了那个人的身前。

        “儒生道场张芝源,排三百四十六位,请赐教。”

        那个人不屑一笑,说道:“三百四十六位便要与我一战?你还差些火候。”

        张芝源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在场的书生们更是有些人骂出了狂徒两字,要知道,能进入儒生道场修行的学生,个个都是顶尖之辈,道场之中学生有上千人之多,张芝源能够排进三百多名,已经算是一个小天才了,但更多人想到那个人天波府的身份,也就闭上了自己的嘴巴,没有多说什么。

        张芝源不善言辞,心中感到愤怒的同时,嘴上却没有说什么,一把折扇便自腰间祭出,转成一个圆盘的虚影,刺向了从天波府里走出来的那个家伙。

        那个人面不改色,长袖一挥,便将张芝源手中的折扇给打了出去。

        “扇子是把好扇子,可惜在你的手里没有发挥出自己的用处。”那个人不屑笑道,然后越过张芝源,继续朝前走去。

        “她竟然这么干净利落的就打败了张师兄?”

        “她的袖子是用什么做的?张师兄的那把折扇到底有多大的威力我可是领教过的,他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输掉啊!”

        “天波府里面的人,都是这种怪物吗?”

        场面之上纷纷扬起了一些嘀嘀咕咕的声音,那个人却丝毫不在意,她望向场中的诸位书生,笑道:“还有人下来排排位吗?”

        排位,是儒生道场之中独有的传统,也是为了鼓励这些学生们刻苦修行,所以儒生道场之中的师兄师弟们并不是按照年龄的大小或者说是进门的早晚排名,而是依靠自己的战斗拼搏出来,比如说今日这个来自于天波府的家伙如果击败了排名第三百四十六位的张芝源而没有继续再战斗下去,那么她便是排名第三百四十六位的弟子。

        那个人的话音刚落,便又有一位白衣男子走了出来,笑道:“儒生道场李振强,排二百六十位,请赐教。”

        那个人摇了摇头,说道:“你也不行。”

        电光火石之间,双方都还未曾如何出手,李

        振强便倒在了地上。

        “儒生道场张先阔,排第二百二十位,请赐教。”

        “儒生道场葛胜群,排第一百八十位。”

        “儒生道场李兴天。”

        “......”

        演武场上,几位先生坐在最里面,那个人越走越前,离他们的位置,也越来越近。

        一个年轻人走了出来。

        他没有穿青衫也没有穿白衣,只是身着一身粗麻,手中还捧着一卷古书。

        “儒生道场吴睿,请姑娘赐教。”

        他看着面前这位看上去要比自己小上许多岁的小姑娘,微微笑道。

        那个人淡淡说道:“你还没有说你的排位。”

        吴睿微微笑道:“我还有三位师兄。”

        上面还有三位师兄,也就是说,面前的这个名为吴睿的年轻人,竟然是儒生道场之中排名第四的天才?

        那个人没有多说话,也没有贸然动手,直接便笑道:“我打不过你,不打了。”

        她一路走到这里,已经打败了十几个人,排位最高的时候,也到了第十三位的位置,面前的这个名为吴睿的年轻人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她知道自己的实力只能踏步于此了,所以便没有再选择继续打下去。

        吴睿长揖行礼,然后退了回去。

        “天波府落紫颜,见过诸位先生。”

        少女望向台上的几位先生,眼神坚毅且坚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