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洲异事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智斗京城 第五十三章、似无还有

第一卷 智斗京城 第五十三章、似无还有

        大乾康元七十年十二月十五,未时,长安城天宝阁。

        徐无病自刑部大牢中出来之后,除了到户部上值之外,便也一向无事。有几日,他与胡依依、舒恨天置办些馒头包子,也会到城南去亲行施舍。这时,那京兆少尹钟兴鸣从户部领了银子之后,对赈灾之事倒也格外尽心了起来。钟兴鸣亲率手下,在长安城南的城门内外,各开了四个粥场,每日早晚施粥不停。徐无病与胡、舒三人亲身查看之后,都觉得米粥还算稠厚,馒头也是白面所制,这一下,他们总算放了心,都道这长安城的灾民终于不致饿死了……

        这一日,徐无病左右无事,便想着去一趟天宝阁,好向慕容少阁主筹募一些银两。那半解书仙舒恨天得知之后,担心前路凶险,定要与无病一同前往。

        此时,徐无病与舒恨天正在慕容府的前厅中就坐,少顷,便自后堂中走出来一位气宇轩昂的老者。只见那老者五十余岁的年纪,身材修长,颧骨高耸,两眉如剑,双目含威。大冷天的,他只是穿了一件玄色的长衫,内里衬了一件薄薄的夹袄,虽只是一副寻常富家翁的打扮,但穿在他的身上,却自然而然地生出一股王者的威仪……

        人未到,那玄衫老者爽朗的声音,便远远地传了过来:

        “我看了拜帖还不信呢,果然是老舒啊!今日吹的是什么风,竟把你给吹来啦……”

        舒恨天朝着徐无病递了一个眼色,两人连忙起身,尽皆拱手作揖,书仙也朗声说道:“慕容阁主……浮云沧海、世事如梦啊!昔年天山一别,一晃便是十年啦!慕容阁主……这一向可安好?”

        那玄色长衫的老者自然便是天宝阁的总阁主慕容远山了。他身后跟着的是他的长子,天宝阁少主慕容泯。两人依次坐入主位,侍从奉上茶盏,慕容远山略略呡了一口龙井之后,抬手示意众人尽皆入座,方徐徐说道:

        “咳!……这一向,都挺好……只不过,老啦……”

        舒恨天笑道:“阁主春秋鼎盛,何言一个‘老’字?……要说老也是舒某啊……”

        慕容远山也笑道:“你老舒……可是不会老的……你那一副白胡子,可是越老越精致啊!……”

        两人互为寒暄了几句,舒恨天便手指着徐无病向慕容远山说道:

        “慕容阁主,容舒某为你引见……这位便是徐公子,他如今在大乾的户部里,做一名七品的经历官……”

        徐无病忙起身,向对面的二人拱手施礼道:

        “在下徐无病,见过慕容阁主与慕容公子!”

        对面的慕容泯也起身向无病回礼,并向舒恨天行了见长者之礼……

        舒恨天见慕容远山顾自端着那一碗杭州的龙井茶慢慢啜饮,神色中有些不以为然,心中一动,便又加了一句,只听书仙朗声说道:“徐公子……还是蜀山剑仙上官雨的大弟子……”

        这一下,慕容远山耸然动容,他不禁放下了手中的茶盏,仔细地上下打量了徐无病一番,说道:

        “徐公子竟是剑仙的传人,老朽失敬……失敬啊!”

        徐无病不由得心中窘,他暗自想道:“那一日在太湖捉妖大会上,我三弟秦孤风说我与他皆出自蜀山门下,原不过是一句戏言罢了,后来在船中他业已同我讲明,其实根本不认识什么剑仙……不想我三弟的那句戏言,却被书仙听了进去,实实未料到在今日这个场合,书仙竟将那档子事,给当众说了出来……”无病想着早知如此,就该尽早将此事的来龙去脉,说与书仙知道。如今,无病欲待解释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当下认也不是不认也不是,只得硬着头皮,低声回了几句:“岂敢……岂敢……”

        慕容泯却说道:

        “爹爹,孩儿听说,徐公子还是一位‘捉妖盟主’呐……他‘捉妖盟’中能人不少……竟连我四弟练功时受伤这点小事,也能知道……”

        “捉妖盟主?……”慕容远山不觉重复了一句,脸上不禁露出了狐疑之色,他心道你徐无病的旁边明明就坐着个鼠妖,还是个大妖,如今,你还当上了什么“捉妖盟主”!捉的是哪门子妖?这究竟算怎么一回事?……

        舒恨天原本就是想吹捧一下徐无病,好壮一壮他的声势,免得到时他徐无病出口借钱时说话太没分量。此刻一听慕容泯居然还帮着吹了起来,书仙的心里便有些难为情了。况且,书仙也心知,他慕容泯所吹捧的事情,在他父亲心中,无非就是一个笑话罢了……

        舒恨天心里无话可说,徐无病却抱拳说道:“这次听说慕容小公子身体有恙,在下特意带了些疗伤滋补的药材,区区薄礼,略呈心意……”说罢,无病从囊中取出了一些药材,尽是些虎骨、红花、苁蓉、肉桂、黄精、人参之类,交与一旁的侍从……

        慕容泯抱拳回礼道:“徐公子这番盛情,在下就代舍弟谢过了……”

        徐无病见那慕容泯身为天宝阁的少主,不仅长得儒雅斯文、风度翩翩,竟还能如此礼贤下士、恭行谦让,不禁心中又平添了许多好感,便也连着说了几句客气的话……

        这时,慕容远山却问道:

        “徐公子既是上官剑仙的高足,又身兼着这个什么……‘捉妖盟主’,自当在江湖中立一番事业,怎么还在朝廷里为官?听说,你是户部的什么……”

        “户部经历,品秩是从七品……不过,说起来,徐公子还是户部尚书秋大人的学生呐,爹爹……”坐在下的慕容泯忙回道。

        慕容远山心下不觉有趣,他冷眼旁观,心中却暗道:“蜀山剑仙上官雨的徒,竟会甘心去做朝廷的一只鹰犬,还仅仅是一个从七品的末吏?!此事说出去,有谁会信呐?!你舒恨天十年前与我在‘天山斗剑大会’上相识。当时我与那天山剑门的门主叶长风比剑,我二人斗了三个时辰兀自不分胜负。但我那时求胜心切,运功太急,一时间气息竟走了岔,若再斗两个时辰势必落败。那时,是你半解书仙上场,说了一些个客气的话,让我们得以两相收手各成平局,明面上你是在恭维那天山剑门的总门主,暗地里我却是承了你一个老大的人情……如今,你遽临我府,却如此信口雌黄,满嘴大话,我且看看你到底是何居心……”

        这时,徐无病却起身说道:

        “慕容阁主,在下如今忝居户部司金经历一职,日常署理的乃是我大乾国库的钱银。今日在下与书仙老爷子一同来到贵府,除了给令郎带来一些疗伤滋补之物外,无病心中,亦有一个不情之请……”

        慕容远山眉毛微挑,说道:“徐公子,请说……”

        徐无病挺身而立,双手抱拳,侃侃言道:

        “方今,我大乾山东、山南、淮扬、淮南,四道十六府,大旱成灾,灾民已达百万之上。山东两淮之地,已是饥民遍野、饿殍载途。据闻,有些受灾之地竟已出了‘易子而食’、‘买卖人肉’之诸般人间惨状。皇上虽已下旨尽开国库存银,全数买粮赈灾,然此次灾情之巨,实属百年之未遇也!而国库中的存银,亦已不足七十万两,远远不能满足赈灾之需……如今,灾情一日不能等,救灾却迟迟未见钱粮……无病久慕天宝阁慕容阁主仁心厚德、大行高义,若能于此国势艰危之时,慷慨解囊、捐银献粮,助朝廷解得赈灾之急,使灾民免受倒悬之苦,如此泽被苍生、福施万民之举,必令天下人无不景仰矣……”

        慕容远山听罢却沉思良久……徐无病的这一番皇皇之语、宏宏高论虽无可辩驳,但若仅凭这几句话就想打动慕容远山,让他乖乖拿出银两,却几乎是不可能之事。

        不过,慕容远山还是被打动了,其因为何?却不是徐无病抬出的这一顶“令天下人无不景仰”的高帽,也不是“饥民遍野、饿殍载途”的紧急灾情,恰正是徐无病自己——他自己的这一身相貌。

        慕容远山平素最引以为傲的,并不是他独步天下的武功,而是他精研一生的相人之术。此时,这位老阁主观察了徐无病半日,他见无病身形眉目,举手投足间无一不是龙凤之姿、天人之表,不由得心中暗自惊叹了许久,遂接口言道:

        “照徐公子的意思,老朽该当捐赠多少银两?”

        “一百万两银子!”徐无病不假思索,暗自将心一横,脱口便说了出来。

        坐于无病上的舒恨天闻听此言,心内“突”的一声,差点从椅子上跌落下来,口里刚刚喝进的一口龙井茶,也“噗”地吐在了茶碗里。他心道,你徐无病是当他家里开银矿的吗?你户部还积欠着人家一百万两,此时竟还舔着脸跟人家再要一百万两银子,一百万两——亏你竟说得出口!你这户部经历可真是……一个字……牛啊,比户部尚书还牛!

        坐在下的慕容泯也觉着徐无病所言,实在是太过异想天开了,他正要言语相驳,却被他父亲抬手止住,只听得那老阁主却温言说道:

        “徐公子所言,老朽记下了……且容老朽思量几日,再答复与你,可好?”

        徐无病忙拱手施礼道:“如此,无病就多谢慕容阁主了……”

        这一下,可轮到那半解书仙舒恨天看不透了,他心道昔年我不过是在“天山斗剑”上动了动嘴皮子,难道你慕容远山能回报我这么大一个人情……不可能啊!

        不过,话说到这里,宾主之间业已言尽,舒恨天与徐无病便起身告辞,慕容远山让儿子慕容泯代为送行……

        三人出得正厅,走过甬道,徐无病向慕容泯问起了慕容吉的伤情,慕容泯只说“身无大碍”,对他四弟受伤的原委却是只字不提,倒是连着说了许多“多谢惦念”、“他日舍弟定当登门回礼”之语。

        走过甬道,便是前院和门楼,在徐无病坚辞之下,慕容泯只得在前院止步,双方又说了几句客套的话,这才施礼别过……

        徐无病这一路走,却也在一路地回头,原因自不必多说,他正是在渴盼着,那个在心中无时不刻魂梦挂牵的身影,此刻能翩然出现……

        眼看着便已出了门楼,无病又向大门内的重重楼阁、深深庭院,连着望了几眼,那个翩然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

        无病失望之余,却听见舒恨天在旁边兀自怪笑道:

        “别看啦!你这宝贝女婿还未上门,开口就是一百万两嫁礼!你不把人家吓坏才怪!人家小姑娘,早被你吓得逃走啦!……哈哈哈!”

        ……

        “咳!……哎!……”徐无病连续哀叹了数声,一脸的嗒然之色,这与他刚刚在慕容府前厅中义正辞严、侃侃而谈的一派潇洒之状,几乎是判若两人。

        “我这般辗转前来,寻了一大堆理由,连自己都差点相信,就是为赈灾募银而来……但直到此刻,才不得不信,我无非就是想来……看看你罢了……什么天宝阁、天下三阁,哼!就算是这天下再了不起的一处所在,倘若没了你……我来此作甚?!……”徐无病心中想着,不禁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舒恨天拍了一下徐无病的肩膀,说道:“好啦,好啦!我的无病老弟,别唉声叹气了……今晚老哥哥去弄一坛八十年陈的汾阳醉,连皇帝老儿都喝不到的好酒,陪你一醉方休!……再说了,天涯何处无芳草啊!……咱们到榛苓居里,去喝个痛快!”

        ……

        徐无病此时,却一句话也不想多说,他只管低头走路,心中怅然若失……

        见无病神情淡漠、意态萧索,径自往前走了,舒恨天心中也觉无趣,只得默然跟在他的身后。两人出了天宝阁的大门,往南行了几十步后,却突闻背后有人叫了一声:

        “徐……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