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拜见教主大人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血祭大典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血祭大典

        苏哈那想要借着大典的日子来打击昆仑魔教这么一个新建势力的威望,但殊不知此时楚休却也打的是一样的心思。

        昆仑魔教初建,怎么也要给众人一点信心才行。

        他楚休的实力足够强了,覆灭毗湿奴殿的战绩也是足够强悍了,但现在唯一缺的便是在众人面前出手的机会。

        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嘛。

        苏哈那喊出来一名极其年轻,相貌俊美的年轻武者,沉声道:“萨多,第一战你来,楚教主,派一位真丹境的武者出战吧。”

        楚休的实力梵教虽然没有正面见过,不过对方能杀阴陀罗,这已经能够证明很多事情了。

        所以这次梵教派苏哈那来找楚休的麻烦,他也并没有想直接对楚休出手,而是对他手下出手。

        他们就不信,楚休的实力强,他手下这些人实力也跟他一样强!

        楚休将目光转向褚无忌:“真丹境的武者里,选出一个能打的来。”

        到了楚休现在这个位置,他对于手下真丹境的武者还真不怎么了解。

        而褚无忌长期在大罗天和下界统管这些事情,他可比楚休了解这些。

        不过褚无忌也是挠了挠脑袋,对唐牙道:“你麾下有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人?”

        褚无忌虽然对手下这些武者了解的比楚休多,但可也没多到对每个人的实力都了解的很透彻的地步。

        相反唐牙这种经常拼杀在第一线的昆仑魔教堂主了解的肯定多。

        不过还没等唐牙说话,便有人道:“教主,这一战让我来吧,我肯定不会输的!”

        突然说话的这人竟然之前守门的那名武者,此时他周身杀气腾腾,怒意简直犹如火山爆发一般。

        今日是他们圣教的建宗大典,大好的日子,他能被派来守门,代表的是昆仑魔教的门面。

        结果之前江家闹事他就没有处理好,虽然最后被唐牙给解决了,但他还是感觉有些丢脸。

        而方才梵教可是直接无视他闯进来了,这就让他更加愤怒了,此时竟然也不顾规矩,主动请战。

        楚休看向了唐牙,见到唐牙轻轻点了点头,楚休淡淡道:“那好,这一战便交给你了,不过今天是我昆仑魔教大喜的日子……”

        听到教主点头同意,那名武者有些激动的抢答道:“教主放心,我知道规矩的,大喜的日子不宜见血,我会注意的。”

        楚休眯着眼睛道:“错了,怎么就不能见血?有人主动送上门来祭旗,血当然是越多越好!”

        苏哈那冷笑了一声,这楚休还当真谁狂妄到没边了,竟然派出一名守门的弟子来跟他梵教对战。

        他难不成以为,自己这边会派出寻常的弟子来吗?

        梵教那名真丹境的武者走出去,俊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笑容来:“梵教梵天殿天神宫萨多,天神宫宫主的亲传弟子,报上你的名字吧,死在我手中的同阶武者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但可没有无名之辈。”

        天神宫乃是梵天殿当中最强的一个神宫,甚至历代梵天殿殿主,八成都是天神宫出身。

        对方身为天神宫宫主的亲传弟子,想必也是梵教年轻一代当中的出色俊杰。

        那守门的弟子冷声道:“昆仑魔教血牙堂李潜,跟随教主历经十余战,从先天到真丹,攒有同阶武者人头过千。”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看向那李潜的目光都带着怪异之色,这昆仑魔教的弟子,怕是在吹牛吧?

        手刃同阶武者跟杀过多少人是两个概念。

        你用真丹去杀先天,那叫屠杀不叫交手。

        所以手刃同阶武者过千人,那表示他已经经历过上千场同阶恶战,以先天杀先天,以天人合一杀天人合一,以真丹杀真丹。

        在这种同阶恶战下能够保持不死的,就已经是相当强大且幸运了,他竟然还能杀了上千人?这怎么可能?

        只不过楚休知道,其他昆仑魔教的弟子也都知道,李潜并不是在说谎,他是真的有这个战绩。

        这李潜隶属于血牙堂,之前便是青龙会天罪分舵内的杀手,搏杀经验丰富。

        后来便一直都跟着楚休,历经大小十余战,现在他活着站在这里,有着这种战绩丝毫都不奇怪。

        萨多冷笑了一声:“战绩是靠打出来的,而不是靠吹出来的!”

        随着萨多的话音落下,周身顿时泛起了一阵朦朦胧胧的混沌雾气。

        那些混沌雾气在他身后扭曲演化,竟然成了四个手臂,每个手臂当中都拿着混沌雾气所演化成的兵刃,刀剑枪锤,栩栩如生。

        在场的众人都是轻轻点了点头。

        梵教出身的弟子果然不凡,真丹境便能够将罡气化形演化的如此栩栩如生,可见对方的力量底蕴之雄厚,还有对罡气的掌控力。

        不过就在下一刻,李潜的周身顿时爆发出了无边的血气。

        那些血气剧烈的燃烧着,跟他周身的魔气所融合,整个人都化作黑红色的锋刃,带着斩破一切的气势向着萨多袭来。

        在场的众人都是眉头一跳。

        这昆仑魔教的弟子都是疯子不成?竟然一上来就燃烧精血。

        萨多也是被吓了一跳。

        他的战斗经验虽然没有李潜多,但也是跟天罗宝刹的和尚有过许多次恶战的,但他从来都没见过路子如此野的武者,一上来就拼命,这是什么套路?

        以人化刃,那股锋锐的强大力量却是栩栩如生。

        萨多只得采取守势,身后四臂架住对方的身形,只听轰然一声爆响传来,罡气四散。

        无边的血气锋锐撕裂了那混沌雾气,萨多连忙手捏印决,天神宫的至高天神印轰然而落,压在了李潜的身上,顿时让他闷哼了一声。

        但他却强忍着没有吐血,而是在手中凝聚出了更加锋锐的黑红色血刃,向着萨多的脖颈逼去。

        那由强大的气血之力和魔气所凝聚成的魔刃简直锋锐至极,在缓缓的切割着萨多的护体罡气。

        但萨多也在操控着至高天神印落下,那股强大的压力甚至让李潜的身躯骨骼都‘咯吱’作响。

        再这样下来,结果一定是至高天神印将李潜压的粉身碎骨,而萨多也要被这一刀割破喉咙,同归于尽。

        萨多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古怪的打法,他一身梵教秘术甚至还没来得及施展,便已经被逼入到了绝境。

        他不禁破口大骂道:“疯子!你就是一个疯子!擂台比试,你拼什么命啊!”

        李潜的眼中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冰冷到了极致,这让萨多意识到,对方是真的想要跟他同归于尽的!

        他是天神宫宫主的亲传弟子,梵教嫡系,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而对方却只是昆仑魔教的一个守门弟子而已。

        瓷器碰瓦罐,就算是将对方击碎了那也不值得,萨多不想死,起码他不想去跟一个守大门的同归于尽!

        “疯子!你想死,我可不想死!”

        怒骂了一声,萨多猛然间收回至高天神印,周身所有混沌雾气凝聚在身前,彻底挡住李潜那血刃,不再让其前进一分。

        但就在这时,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的李潜却是忽然张开嘴,一道夹杂着无边魔气的血箭忽然间从他口中爆射而出,在萨多的力量都在抵挡那血刃上,没有丝毫防备的时候,直接将他的脑袋轰的粉碎!

        一瞬间红白浆液四散当场,无头的尸体倒地,鲜血将广场染红。

        李潜带着苍白的面色,一瘸一拐的走到楚休身前,单膝跪地抱拳道:“属下幸不辱命!”

        楚休轻轻的点了点头道:“不错,没给我魔教丢人。”

        楚休这一句称赞却是让同样受伤不轻的李潜狂喜无比,好似身上的伤都轻了一些。

        整个昆仑魔教内能够得到教主称赞的弟子可都没几个。

        唐牙走过去派了派他的肩膀道:“小子,不错,你不光没给我魔教丢人,更没给我血牙堂丢人。

        不过下次记住了,没事别那么拼命,换个方法你也能赢他的,你说你小子连女人都没有就这么死了,值得吗?”

        李潜红着脸一拍胸口:“魔教弟子,为战而生,不需要女人!”

        唐牙顿时一拍脑袋,回头看向雁不归,不满道:“这小子一直都是跟着你的吧?你看看,你都把人教成什么样了?造孽啊!”

        雁不归歪了歪头,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了唐牙一眼,懒得说话。

        昆仑魔教这边的气氛很轻松,在场的众人却都是鸦雀无声。

        李潜一个真丹境的武者不值得他们惊讶,但是,昆仑魔教随便一个守门弟子便有如此实力,如此的煞气,如此狠辣决绝的手段,这可就很恐怖了。

        一个李潜不可怕,一百个,一千个李潜才可怕。

        苏哈那此时的目光已经是阴沉至极了。

        天神宫宫主也是武仙,自己把他的弟子要来,结果死了这里,回去之后那家伙肯定会要找自己麻烦的。

        苏哈那在自己带来的人中看了一遍,沉声道:“利支奇,这一战你去,记住了,不要轻敌!”

        那名叫利支奇的年轻人站出来道:“师父请放心,这一战我梵教必胜!”

        原本第二战苏哈那是没准备让自己的弟子来的。

        但李潜的实力让他认识到了昆仑魔教的水太深,为了以防万一,他直接把自己的弟子给推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