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剑斩破九重天在线阅读 - 九、凡夫俗子,知行知止

九、凡夫俗子,知行知止

        安夫人凄厉长啸,头也不回的穿山越林而去,林中安巡右和两个孩儿,都被人生擒活捉,老家人和健仆死伤狼藉。

        一个黑袍大汉,冷冷的瞧了安夫人的背影一眼,淡淡说道:“袁家小娘子的胆子,也着实不小,居然敢跟我们黑空山作对。只是黑空山须不是几头猿猴,可以抗衡,你跑了和尚,须跑不得庙,待我回山,禀明大王,灭了你袁家满门。”

        安巡右脸上尽是血污,痛苦的叫道:“你有什么,冲着我来,莫要为难我家娘子和孩儿。”

        黑袍大汉冷冷一笑,伸手一拍,顿时就把安巡右打的脑浆迸裂,喝道:“一个凡夫俗子,哪里有跟我等辩驳的权力。”

        黑袍大汉一拂袖袍,转身便走,他的手下不用主人吩咐,就抓了两个孩子,紧紧跟了上去。

        王崇多了一匹坐骑,赶路倒是方便,不数日,就再次回到了扬州。

        他也没想在扬州久呆,只想要取回自己的元阳剑,太浩环,还有两条冥蛇等事物。

        待得燕北人,尚文礼带了小狐狸等人来跟他汇合,王崇就要开始考虑,怎么做二十年乞儿。

        王崇把须晴园送了乔寿民,故而此番回来,并不打算现身,免得又有纠缠,他仍旧去红叶寺,拜见了清月大师。

        清月大师见到了王崇,也是喜出望外,把他请到自己禅房,吩咐小沙弥看茶,待得只剩下了师兄弟两人,这才问道:“唐师弟!你不在毒龙寺修行,为何又来扬州玩耍?”

        王崇老老实实的说道:“小弟要受二十年乞儿的承诺,故而被令师打发下山。我来扬州是为了结一些俗事,也好能无牵无挂,混迹滚滚红尘。”

        清月大师惊喜交加,叫道:“你也跟二师兄徐伯牙,八师弟赵剑龙一般,成了本门真传吗?”

        王崇答道:“既然答允了师父,自然要一诺千金。不过小弟只学了七二炼形术和十二兽形诀,哪里算得真传。”

        清月大师呵呵一笑,恭喜了几句,意颇嘉许。

        说起真传之事,王崇心头好奇,忍不住问道:“师兄,你为何不选择做二十年乞丐,却来红叶寺修行?”

        当初令苏尔提过,清月也有机会成为真传,却选了来红叶寺,王崇也不敢多问,此时见到了清月,他忍不住好奇心浓烈,故而多问了一句。

        清月禅师笑了一声,说道:“做师兄资质驽钝,我如今才不过是大衍之境,没有百年以上苦修,金丹都无望,也不贪图太乙之境的玄妙,又何必废了一身功力?”

        王崇心头哑然,他也知道这个道理,世上有机缘入修行之门的修士,也该有数万之数,但能踏上天罡之境,号为剑侠之辈,十成一二都无有。

        大衍之辈更少,金丹之辈,可开宗立派,传承道法,天下间也不过百数。

        阳真以上,不是道魔两家巨擘,就千年散修的前辈高人,再不就是一方宗主,大派的长老,天下间正邪各派加起来也不过屈指之数,轻易不在俗世间现身了。

        就如清月所言,能够修成阳真,已经是世上顶尖,又有何不知足?还要贪图太乙之境?

        王崇出身天心观,他在天心观的时候,也不过指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道入天罡。

        在峨眉窃得元阳剑诀,也不过稍微高了一丢丢,想要修成大衍之境,做个出入青冥,自由自在的散修。

        如今得了令苏尔的真传,也还未有来得及,有什么宏图远展,被清月提醒了一句,他暗暗忖道:“其实得不得真传,又有什么区别?我就算日日千里,时时进境,几百年后能成金丹,就已经侥幸,谁还知道会不会中途陨落?”

        修道如履薄冰,自古以来的各派修士,能够十之六七,都是中途陨落,寿终正寝者都稀少,哪里有就一定能修成最高境界的道理?

        王崇心头本就没有执念,此时更觉得心胸一宽,少了许多块垒,他陪自家师兄说了一会儿话,讨了一间禅房去休息了。

        他来红叶寺,就为了把黑良马和翠玉清音蝉都寄留,方便随意行事。

        王崇觉得白天回去须晴园,不甚方便,故而到了夜间,这才翻身出了红叶寺,施展轻功,直奔扬州城。

        他如今突破了胎元之境,轻功比原来高妙许多,区区数十里路程,不过一个时辰。

        扬州城虽然有宵禁,夜间也闭了城门,有如何难得住王崇这等人物?

        他翻墙入了扬州,直奔须晴园,正要去园子里,寻找自己的东西,忽然就听得一声喝:“哪来的小贼,居然趁夜入室!”

        一道大手,宛如簸箕,兜空抓下。

        王崇心思如电,反应奇快,急忙高喝道:“可是玄鹤仙师?我是唐惊羽,非是歹人。”

        大手仍旧往下一捞,捉住了王崇,缩回了小意怜星楼。

        在小意怜星楼上,玄鹤道人也露出了惊讶之色,叫道:“怎么是你?你不在毒龙寺修行,又来扬州玩耍?”

        王崇当真有些哭笑不得,急忙说道:“我乃是奉了师命下山,非是出来玩耍。”

        玄鹤道人虽然跟令苏尔是好友,却也不知道毒龙寺的规矩,也不知道真传弟子,须得做乞儿二十年,王崇也不好解释,故而都推在自己师父身上,含糊应付了事。

        玄鹤道人听得王崇,是奉师命下山,顿时不好仔细问了,急忙撤了先天一气大擒拿的手法,笑呵呵的说道:“原来如此,却是错怪你了。”

        王崇左右瞧不见莫虎儿,心头虽然惊讶,却也没打算问这个熊宝宝的行踪,反而饶有兴趣的问道:“玄鹤仙师怎么还在扬州?”

        玄鹤脸色微微黯淡,说道:“扬州城有大妖重离子的洞府。掌教师弟虽然封了这处妖窟,但却不知怎么,消息传了出去,有几个妖人惦记,屡屡来搅扰。老道担心这些妖人,得了上古大妖的传承,祸害人间,故而才留在此处,想要彻底解决了这个问题。”

        王崇急忙肃容说道:“仙师悲天悯人,果然是有道高人。王崇师命并不急促,若是仙师有所差遣,惊羽绝无推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