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剑斩破九重天在线阅读 - 五、人间无限好(九)

五、人间无限好(九)

        王崇找到了杨拙真老道的道观,不由得大是吃惊。

        这座道观就好像被人拆过了一般,到处残垣断壁,里头荒草丛生,不消说,肯定是没人住了。

        王崇这才觉得不妙,他转大街走小巷,绕了半天,在一处热闹街道的角落,找到了一个当初手下的小乞儿,径直走了过去,问道:“王相和杨尧呢?”

        这个小乞儿,本来脸色木然,见到王崇的时候,眼珠都不会转,过得了好半晌,才恢复了几分生气,扑过来搂住了他的大腿,就痛哭流涕起来。

        王崇伸足把他踢了一个跟头,喝道:“问你话来!啼哭作甚。”

        小乞儿被王崇踢了一脚,反而恢复了几分清明,叫道:“咱们糟了人毒手,死了好些人,王相和杨尧都被人给打成了残废。”

        王崇心头再吃了一惊,问道:“他们现在哪里?”

        小乞儿急忙说道:“我带公子去!他们都在武侯祠附近落脚。”

        王崇跟了这个小乞儿,走了几条街,便看到七八个小乞儿,凑在一堆。

        这小乞儿见到了王崇,都发一声喊,扑了过来,就似看到了亲人,痛哭流涕,悲喜交集。

        王崇也不耐烦跟这些小乞儿“真情流露”,他走了过去,却见王相和杨尧都奄奄一息,躺在地上。

        王相被人打断了两条腿,杨尧没了一条手臂,两人也没钱请医生,只是敷了一些小乞儿们采摘的草药,只是并不对症,身上的伤口都已经流脓,只是哭捱,差了一口气,就要死去。

        这两个少年,都已经不会说话,昏迷了过去,纵然被几个小乞儿狠命推摇,也不见醒来。

        王崇当日也不过随手收了两个童子,若非有做小乞儿二十年的门规,离开成都府,他是绝不会再回来。

        但此时见到两个昔日童儿,被人弄成这般惨,也不由得怒火上撞,喝道:“是谁人把他们伤成这样?”

        有个比较伶俐的小乞儿,急忙走了出来,说道:“当日公子走后,我们想着要给公子守住这片家业,王相和杨尧带着我们,倒也做的好生兴旺,尤其是鲜果生意,占了成都府能有两成……”

        王崇一摆手,喝道:“莫要说这些没用的。”

        那个小乞儿,才不敢啰嗦,说道:“起因却非是我们这边,有个自称叫红线公子秦旭的独眼年轻人,带了一群武林人士,要杨拙真老道献出什么符本。”

        “杨老道不敢支吾,乖乖的献了,结果那些人还不肯放过杨老道。那个叫秦旭的公子,出手一掌就把杨老道给打死。”

        “杨明远带了小师弟,就逃了出来,他也没地方逃命,就逃奔我们这边。王相和杨尧义愤填膺,出手抵抗那些武林豪杰,结果就被打成这样。”

        “杨明远被当场打死,杨银承在混乱中不知所踪,估计也是死了……我们也死的就剩下这几个。”

        王崇眉头紧锁,这才晓得,居然事情还是出在了红线公子秦旭的身上。

        当日他和令苏尔,玄鹤道人都以为,秦旭已经被重创,必然会放过此事。

        令苏尔和玄鹤道人都是大有修行的人物,哪里有闲工夫跟秦旭这个罡气境的小辈穷耗?

        谁会想到,秦旭丢了一只眼睛,还不肯放过杨拙真老道,不但夺了他的符本,还出手杀了杨老道。

        “秦旭这厮,真个该死,等我也修成天罡,再遇到这厮,比如那要给他一个好看。”

        王崇一摆手,喝道:“把王相和杨尧抬着,先都跟我回去!”

        王相和杨尧虽然伤势极重,但也还能救回来一条命,只是在这种穷街陋巷,却不合适养伤。

        七八个小乞儿,有了主心骨,都开心不已,他们弄了两幅担架,把王相和杨尧抬了,跟着王崇就走。

        王崇带了一群小乞儿,回了旧宅,燕北人和尚文礼都吃了一惊,急忙过来帮手。

        胡苏儿不知道自家公子,怎么有这个嗜好,胡乱捡小乞儿回家,但是她是知道,自家都要跟王崇一起做小乞儿的,也只能一脸无奈,张罗着把王相和杨尧,抬入一间稍微好点的房间。

        王崇让小七儿们散开,叫杨被人和尚文礼过来帮忙。

        他们两个都是武人,行走江湖,对这些刀骨外伤,颇有心得,甚至还精通医术,最合适帮忙。

        王崇先和燕北人,尚文礼,把王相和杨尧的破烂衣衫都脱了,去了一口短剑,把两人身上腐烂化脓的伤口清理,又复取了两粒灵丹,塞在他们嘴里。

        王崇手里的灵丹,还是被撵下峨眉的时候,花飞叶所赠,屡次派了大用场。

        做完了这些,王崇对燕北人和尚文礼说道:“麻烦两位先生,用真气护住王相和杨尧的心脉,若是他们今日能够醒转,便没事儿了。”

        燕北人和尚文礼,不敢怠慢,各自催动了真气,输入了王相和杨尧的体内。

        王崇救人一场,倒也不劳累,只是心头烦闷,暗暗忖道:“不过一件符本,何至于就要下如此毒手?”

        他出门魔门,也不是仁义道德君子,但魔门做事儿,总要有个目的,胡乱嗜杀,过不去炼心一关,天魔夺道的时候,这些放纵都要加一万倍的还回来。

        纵然玄门正宗,不需要天魔夺道,但这般嗜杀,终究也有损修行。

        王崇心头烦闷了一刻,忽然就领悟到了,为什么令苏尔让他做二十年小乞儿。

        王崇也不是没想过,反正修行之辈,二十年容易过,自己混迹乞儿也罢,游历江湖也罢,谁管他如何过这二十年?

        他做个乞儿打扮,又不是不能享受美食美物,日子过得穷困还是滋润,岂不是都在一念之间?

        如今王崇却有些领悟,此是红尘历练,并不是非要做乞儿吃苦,而是感悟人间百态。

        比如他见王相和杨尧的惨状,就有所领悟,比他自己真去浑浑噩噩,做几年乞儿,都更有体会,人生之残酷,人性之恶劣。

        王崇有感悟于心,寻了一个空的房舍,闭关打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