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剑斩破九重天在线阅读 - 四、一袖星斗,满腹离殇(六)

四、一袖星斗,满腹离殇(六)

        天音子沉吟良久,说道:“刘斐只怕就是为了明日的三脉斗剑,才不惜冒险,想要借助魔门邪术突破境界。他哪里知道,魔门若是这般容易,就能突飞猛进,也不会被玄门正宗压制了。”

        “我们毒龙寺一脉,佛道兼修,乃是极上乘的道法,苦苦修炼,日后也未尝没有一番功果。”

        “此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

        “尔等都要记得,内心警惕!不可再有行差踏错,走了刘斐这种道路。”

        天音子借机训诫了一番师弟们,几个师弟都点头称是。

        葵花道人一脉的寇白楼和顾横波,脸上倒是恳切,心底却都有些偷笑,乐得看天音子出丑。

        天音子也是无奈,他交代了几句,就另选了一处洞府,带了门人和仆从住了进去。

        天音子才入住新洞府,选了禅修道室,就有人来趁夜来求见。

        趁夜来拜会的都是他的徒弟,尤其是最杰出的那几个,一个不落,都凑了过来。

        天音子作为红叶首徒,三代首席大弟子,自己也收了数十名弟子,成材的不过三五人,其中就有刘斐。

        刘斐出了事儿,其余的师兄弟哪里有不来邀宠的道理?

        天音子颇为烦闷,应付了这几个徒弟几句,就吩咐他们滚蛋。

        有个叫做徐黑明的徒弟,平日早就垂涎刘斐的那柄玄罗扇,忍不住就问道:“师父!刘斐师兄的那柄玄罗扇,可须我去取回,毕竟也是一件罡气之宝。”

        天音子犹豫了片刻,罡气之宝虽然不如飞剑,但也极为难得,他才不过大衍境界,玄罗扇这种宝物,手头也没几件。

        当下就对几个徒儿说道:“玄罗扇在我的旧洞府里,当时急于诛杀刘斐那个不成器的东西,未有来得及收回,你们去挖掘出来,送至我处。”

        几个徒弟都欢喜不尽,急忙一窝蜂的去了。

        王崇是第二日,才知道刘斐“去了”。

        他就当做没有任何事情发情,仍旧按照原来的安排,汇集毒龙寺四代和五代弟子,开始了年关的三脉斗剑。

        铁犁老祖旧不出现,红叶禅师“闭关”,葵花道人转劫,令苏尔也是闭关,故而毒龙寺日常诸般事情,都是三代第一人天音子主持。

        这一次,天音子推给了王崇,所有的四五代弟子,都想要瞧看这位小师叔,或者小师叔祖的笑话。

        三代弟子按照各自的师父,分成了九堆,红叶门下有八个徒弟儿,但最小的徒儿赵剑龙却没有收徒,故而算上寇白楼和顾横波的门下,也只有九支。

        其中又以张凤府门下,为最少,只有两人!

        不过若论实力,也是张凤府门下最强,他的两个徒儿都是天罡境,毒龙寺四代弟子,也只有这两个是天罡境,其余都是胎元和炼气的层次。

        故而,虽然说是三脉斗剑,其实并不能真的比斗剑术。

        因为四代弟子中,懂得剑术的不过寥寥数人,五代弟子更是一个不会,就算是会舞剑,那也是凡俗的剑术,不是仙家剑术,算不得会剑术。

        王崇高踞观台之上,眼瞧下面这些四代五代弟子,一个个呱噪嘈杂,根本没有人在乎自己,便也不开口,心头暗忖道:“他们这是欺负我功力浅,镇不住场面……”

        王崇虽然没主持过,这种门派大比,但好歹也曾是天心观弟子,知道一些规矩。

        这种门派大比,为了激发门人弟子的热情,多半都有奖励,不是法宝丹药,就是门中秘法,绝无空口白话,就让门人弟子比斗一场的道理。

        天音子故意为难,所以什么奖励都不出,他一个新入门的弟子,哪里有什么东西可奖励?

        做师叔,乃至做师叔祖的,连区区门中大比的奖励都出不起,自然就要颜面扫地,没了脸面,日后自然也执掌不得门户。

        天音子的算计,一环又复一环,也算的阳谋了。

        王崇望着这些四五代弟子,忽然露出了微笑,叫道:“我偶得机缘,得了云台山一脉的十二花神罡煞的修行法门。此番大比,头十名可以传的一门炼花神罡之法!可以任挑选一门,第一名可独得三种炼罡法门,也是可任尔等挑选!”

        此言一出,就连张凤府门下的两个徒儿都心动了,罡气又非只能炼一种,多炼一种,就多一层威力,好处无穷。

        那些还没有得传炼罡法门的四五代弟子,更是欣喜若狂,都高声喝叫起来:“请唐师叔,唐师叔祖主持斗剑!”

        王崇一句话就扭转了局面,当下笑吟吟的,按照规矩,吩咐这些毒龙寺弟子,一一领取的号牌,然后分了比斗的顺序。

        王崇对这等炼气和胎元境的拼斗,全无兴趣,他在观台上,眯着眼,养蕴真气,除了有人胜出,宣布一声,就再无其他事情可做。

        晃眼到了下午时分,虽然还未决出前十,但还有资格争斗的四五代弟子,已经只剩下了二三十人。

        其实这种门派的斗剑,比赛颇为混乱,也说不上有太多规矩。

        王崇虽然揣摩过几种,比较便利,又复效率极高的斗剑规矩,但他哪里有心思,放在这种地方?

        反正大家热闹一场,最后有十个人出来,他传了法门便罢。

        张凤府的两个弟子,修为为四代弟子中首屈一指,早就没了人挑战。

        王崇伸手一招,把两人叫了过来,问道:“两位师侄儿,都叫什么名字?”

        一个身材高瘦的答道:“弟子叫做乔良,我师弟叫做言生!”

        王崇笑道:“我已经有些困倦了,就把十二花神罡煞的法门交托你们,待会替我主持,奖励给其余人等。你们两个修为最高,第一必然是你们其中之一,愿意选择修行哪几门,也尽可挑拣,待得把法门抄录后,原本送还。”

        王崇早就有所准备,提前抄录了一份十二花神罡煞的口诀。

        他本来就有心,把这套法门洗刷干净嫌疑,如今光明正大的拿出来,作为三脉斗剑的奖励,日后跟师父说起来,也会“理直气壮”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