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剑斩破九重天在线阅读 - 四、一袖星斗,满腹离殇(三)

四、一袖星斗,满腹离殇(三)

        仙鹤舞空劲最为奇妙,也是一路轻功。

        只是这路轻功已经彻底脱出了凡俗武学的界限,跟峨眉的太清玄羽诀一般,都是御气行空的法门。

        以王崇现在的胎元境的修为,只能当做一门吐纳清浊的炼气心法,还修炼不得真正的仙鹤舞空劲!

        王崇闭关苦修,忽忽就到了年底。

        饶是毒龙寺一脉,乃是修行门户,却也热闹起来,到处都张灯结彩,甚至好多洞府外都贴了春联和福字,也颇喜气洋洋。

        年底将至,毒龙寺一脉除了人间的喜庆,还有一件大事儿,那就是——三脉斗剑!

        原本令苏尔门下空虚,并无半个徒弟,自然也不会参与,但这一次却又不同了。

        红叶禅师一脉,还留在毒龙寺的有五个——天音子,一龙上人,张凤府,五龙子,黑山上人。

        葵花道人转劫而去,但是门下两位弟子,却留在了毒龙寺。大弟子叫做寇白楼,二弟子叫做顾横波,门下也各有数十名门徒。

        再算上令苏尔门下的王崇,如今三脉齐聚,也算是难得的盛况!

        王崇来了毒龙寺这么久,也一一拜会过几位师兄。

        不拘是红叶门下的天音子,一龙上人,张凤府,五龙子,黑山上人,还是葵花道人门下的寇白楼和顾横波,态度也都颇和善。

        这几位师兄,在王崇去拜会的时候,每人都赠了一两件礼物,作为他拜师的贺礼,论起表面来,肯定是其乐融融。

        王崇几次拜会诸位师兄之后,觉察出来这些师兄的态度,其实颇为微妙。

        有几位是“真”和善,比如葵花道人门下的寇白楼和顾横波,又比如红叶禅师门下四弟子张凤府。

        只是王崇跟这几位师兄年纪相差颇大,又非是同一个师父,再加上另外一些不好说出口的原因,所以大家也不算亲近。

        另有几位师兄,却只是表面功夫,比如天音子和一龙上人、五龙子、黑山上人等几位,其实心底对他颇为不屑。

        若不然也不会有他们门下的晚辈弟子,屡次三番地私底下顶撞王崇这个小师叔了。

        若是换一个鲁钝的,看不清形势,兴许还会跟这几个师兄告状,说被他们门下弟子欺负,但王崇怎会连这点都看不透?

        没有天音子等人放纵,这些四代弟子如何敢如此明目张胆?

        红叶禅师和葵花道人入门比令苏尔都早了二三百年,他们门下弟子修道的年头亦颇久。

        红叶禅师首徒天音子,拜入毒龙一脉,已经超过两百年,功力深厚,不输给峨眉的几位长老。

        当然……是峨眉二代长老中,剑术最差的那几位。

        就算其余几位师兄,除了红叶末徒赵剑龙之外,也都学道超过百年,剑术精妙,道法深邃,非是寻常旁门之士可比。

        铁犁老祖把掌教的位子,传给的小徒弟令苏尔,无可改换,但三代掌教却未必一定是令苏尔门下,红叶门下何尝不能争求?

        更何况,令苏尔只有一位弟子,还是新入门的小徒弟,不但势单力孤,修为更是不济。

        如何比得上红叶门下,不但有八大弟子,更有数百徒孙,就算重徒孙也有百余,不管是论修为,还是论丁口,都大占上风。

        真正想要做毒龙寺三代掌教,并且暗暗图谋的,自然就是红叶首徒天音子。

        除了张凤府,性子恬淡,红叶门下其余几人,也都一力支持这位大师兄。

        至于葵花道人门下的两大弟子,自成一脉,也不来掺和这种事儿,倒是做了一个袖手旁观。

        王崇作为令苏尔门徒,正是天音子想要成为三代掌教的唯一障碍。

        此番三脉斗剑,天音子几次三番放话,要让王崇来主持,这却不是一个好差事。

        王崇也不去跟燕北人,尚文礼和小狐狸说起这些,他眼瞧三脉斗剑越来越近,心下烦闷,出了自己的洞府,去寻毒龙说话。

        王崇到了东山壁下,望着不管看了多少次,都深为震撼,气势磅礴,宛如神魔的毒龙,自言自语道:“我不过才胎元之境,都不会剑术,如何就能主持三脉斗剑了?”

        “只是想安心修道而已,何来这么多腌臜?”

        王崇发了几句牢骚,却听得一个声音传入了耳朵:“你可知道,为什么铁犁传位给你师父吗?”

        王崇吃了一惊,见毒龙仍旧懒洋洋的,一双巨大的龙睛,只睁开了一条缝,似乎颇有些戏谑之意。

        他态度恭谨的说道:“并不知道!”

        毒龙呵呵一笑,又复问道:“你来这里已经有些时日,没有见过铁犁和红叶吧?”

        王崇答道:“不曾!”

        少年心底颇有些好奇,为何今日毒龙会这般和善,跟他提起此事。

        毒龙呵呵呵怪笑了几声,忽然说道:“你走到我眼里来。”

        王崇微微惊讶,但他自信,没有听错,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古怪来。

        毒龙把一只眼睛睁开,宛如明镜寒潭,光怪陆离,深不可测。

        王崇稍稍迟疑,向东山壁攀援上去,他如今也有胎元境的修为,更修炼了十二兽形诀的灵鹫裂骨爪和灵豹十八翻,一双手宛如钢钩,抓在山石上,稳如铁铸,身法又复灵巧,不一刻,就爬到了毒龙的眼前。

        毒龙催促道:“快些进去!”

        王崇抖擞精神,试着举步,毒龙的龙睛,宛如一泓水潭,并无丝毫阻碍,让他径直就穿了进去。

        走入毒龙的眼睛,王崇眼前云雾升腾,不知有多源深,他正犹豫,是否该继续前行,就听得毒龙喝道:“转过身来!”

        王崇依言转身,毒龙的龙睛,此时却化为一面巨镜,他站在龙睛之中,便可眺望千里万里,不要说毒龙寺的内山门,毒龙谷的景致,就算外山门,迢迢千里山河,都尽在眼中。

        “好生神奇!”

        王崇才自感叹出口,毒龙就喝道:“莫要看那些没用的,去瞧一瞧通天殿。”

        王崇向通天殿望去,这座九层的大殿,竟尔被一眼看透,宛如琉璃,内外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