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剑斩破九重天在线阅读 -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四十七)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四十七)

        玄鹤道人微微一笑,说道:“既然这边的事儿,掌教师弟已经有了安排,我就先送惊羽,去见你师父吧。”

        王崇还未开口,燕北人,尚文礼就一起跪下。

        小狐狸胡苏儿也赶紧跪了下来,眼珠咕噜噜的,心底极是忐忑。

        玄鹤道人笑道:“你们不用如此,我一并送你们去就是了。”

        峨眉已经收了尚红云和燕金铃,按照峨眉的惯例,也会顺带推荐两人的亲眷去相熟的门派,又或者如莫虎儿一般,收在不要紧的长老门下。

        若非如此,日后这些门人弟子的亲眷,被邪派的人捉了,威胁他们,如何区处?

        甚或被敌对的门派,故意收入门中,指使了去攻打峨眉,让亲人成仇眦,又该如何?

        也不说峨眉,正邪各派都有相类的规矩,谁家门派也不怕养多几个闲人。

        反正两三代人之后,这些亲眷也就淡了,并不会干扰门中弟子修炼。

        玄鹤道人卖这么一个人情,也并不算多大的事儿,反正就算令苏尔不收,也不是他的事儿了。

        燕北人和尚文礼都是大喜过望,小狐狸胡苏儿见玄鹤似乎没提她,却也不会愚蠢到去问一句,只是悄悄的凑在王崇身边,打定了主意,就算抱着自家公子的大腿,也要死活都跟了去。

        王崇倒也没想到,玄鹤道人如此豁达,他出身的天心观没有这种规矩,所以他也不知道,大派会收容弟子家眷的事儿。

        天心观这种魔门外道,门人弟子都不算什么,说不定哪天就弄死了,谁还会在乎这些弟子的家眷?

        王崇虽然是天心观最出色的弟子,仍旧不为门中看重。

        毕竟王崇将来修为如何,又跟这些天心观的长老有什么关系?难道王崇修为高了,就会提拔这些长老也一个个突破境界?王崇在天心观,也不是宝贝疙瘩,受了无数欺压,难道学道有成,就会仇将恩报?

        魔门大派,看重传承,师父弟子还会有些恩情,小门派哪里有许多讲究。

        玄鹤道人毕竟是金丹级数,他掂量了一下,自己要带着五个人,自己的徒儿,唐惊羽,燕北人,尚文礼和小狐狸胡苏儿,长途飞行,倒也勉强可以办到。

        当下就让几人寻一个空地,准备御剑腾空。

        王崇匆忙留书一封,把宅子送给了乔寿民。他知道乔寿民喜爱这个宅子,但却不是贪财之辈,未必肯要,所以信中写的委婉,言明自己一去不知经年,若无人打理,须晴园就要荒芜,殊为可惜,托乔寿民看顾。还留下了一万两白银,让管家收了,作为须晴园的开支之用。

        玄鹤道人见王崇,说走就走,须臾间就把各种事情,安排的妥帖明白,心下颇为赞赏,越发可惜,这个少年不是自家的徒弟。

        燕北人惯走江湖,女儿又被玄德道人带走,身无长物,故而只带了随身的兵刃,连行囊都抛弃了。

        尚文礼亦是如此,他背了八宝驼龙刀,收拾的利落。

        只有小狐狸胡苏儿,背了一个小包袱,里头除了几件衣服,却是藏了她从燕家父女手里骗来的五色梅花罡煞和大葵花神罡的心法。

        这小狐狸心头忐忑,却也有几分得意,暗暗忖道:“胡家上下几百口,也没有我这般机缘,不但能化形成人,还能有机缘跟随公子去学仙,日后……说不定,也有一分功果。”

        王崇早就把两条冥蛇,还有太浩环,元阳剑,甚至东方鸣白的道书,天蛇真经等事物,藏在了须晴园的枯井里,随身只有当初红线公子秦旭的法宝囊,这却是洗白了的,身外再无长物,倒是比其余所有人都潇洒。

        玄鹤道人见众人都齐了,把一口飞剑祭起,化为一道长虹,剑气如暖暖霞蔚,包裹了一行数人,然后才喝了一声:起!

        剑光笼罩之下,众人渐渐双足离地,眼瞧下方房舍越来越小,初还如玩具,极后如豆,再不可分辨细节,只能约莫看得山川河流。

        待得玄鹤道人冲入云中,便是地面的山川河流,也时常为云层遮掩,不能时时看着了。

        燕北人和尚文礼互相瞧了一眼,都见对方的眼里,有安耐不住的兴奋,两人都暗暗忖道:“没想到劳碌半生,江湖风尘,临到这把年纪,居然还有学仙之望。跟了唐公子,纵然不得上乘功果,能够学一个延年益寿,御气飞空,也足慰平生之气!”

        胡苏儿伸小手,按住了小嘴,一颗心砰砰乱跳,小脑子里一片空白,却是欢喜的傻了。

        也只有王崇,淡定如恒,他好歹也出身魔门,也跟随峨眉和令苏尔在天上飞过,此时却无半点惊容。

        莫虎儿瞧着这些人,心底就有好些瞧不起,暗暗忖道:“这些没开眼的土包子,居然也有机会学仙,当然他们只能去旁门外道拜师,不能如小爷我一般,拜师峨眉大派,日后成就,那是拍马也比不上我了。”

        且不提众人心思,玄鹤道人带了这许多人,御遁飞行,比平常终究还是慢上一些。

        西川毒龙寺,距离峨眉不远,只不过玄鹤道人尚是戴罪之身,也不好回去本门,还特意饶了一点路,没有经过峨眉山。

        玄鹤道人剑遁也算快速,三五个时辰后,他渐渐按落剑光的高度,地面景致又复清晰起来。

        王崇远远的看到了一条大水,澎湃奔流,不由得心头一畅,暗暗忖道:“却不知这条大河是什么名头!”

        玄鹤道人正全力御剑,王崇也不好去分他的精神,只见剑光绕着这条大河,盘旋了一会儿,就向夹岸秀出的一座高峰落下。

        在天空上,有山峦遮挡,还看不清楚,待得剑光接近地面,王崇等人就看到了一座大寺,山门高有二十余丈,殿宇巍峨,一切建筑都比寻常寺庙高大十倍,气魄雄浑。

        王崇眼光锐利,早就看到山门上,有三个梵文大字,笔走龙蛇,每一笔勾都似乎生出勃勃生机,有一条小龙要飞出来一般。

        ——毒龙寺!